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初次见你01

“怀孕?”苏爸爸和苏妈妈双双望向式薇平坦的肚子,不可能,太不可能了!他们两人隔着千山万水,这都能怀孕?

傍晚,苏式薇立在门前,若有所思地望着正在院子里乘凉的爸爸妈妈,今天一整天爸爸妈妈都没跟她说几句话,看来苏爸爸和苏妈妈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式薇的气。

式薇呆呆地坐在餐桌前,望着还没有收拾的餐桌,觉得自己仿佛在满天飞雪中前行,风雪太大,打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痛,她看不清前方的路。

“式薇,式薇……”村长气喘吁吁的,话都说不连贯,只是不停地叫着式薇的名字,他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容满面,一看就知道是有好事发生,所以式薇倒也不担心出了棘手的问题。

“刚刚村长家接到一个找你的电话,是你班主任打来的!”胡不归没什么耐心,见村长喘得厉害,估计一时半会缓不过来,她抢先一步说。

苏爸爸苏妈妈望着她这个不速之客,沉默不语。

“不是你高中班主任,是你大学班主任!”苏妈妈兴奋地说。

式薇望着每个人脸上的笑容,不禁潸然泪下,她原本以为这一刻只会发生在梦里。

“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们班主任打电话询问今天报道为什么你没来,让你尽快去学校报道,式薇,你听清楚了吗?你被农大录取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录取通知书没寄到你手上,估计是被某个可恶的邮递员耽搁了,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可恶的邮递员,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幸好联系方式上你多留了村长家的座机号码,否则你就是莎士比亚笔下悲剧女主角了。”苏爸爸太激动了,浑身筛糠似的发抖,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平静不下来,最终还是由平复最快的胡不归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仔仔细细地讲清楚了。

当然,式薇的同学中也有复读的,可是式薇不会,当她只填了一所学校,只报了一个专业并且不服从其他专业安排的时候,她就不会再去复读,高三对于她来说,一次足矣。这是她的选择,即使选择错了,那么她承担后果,别说她极端,她一直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孩子。

因为时间太匆忙了,根本来不及准备什么,式薇以前又从来没出过远门,所以家里竟然连个行李箱都没有,这个情况要怎么到学校报到?式薇冷静下来想学校什么东西都有,床褥、脸盆、水壶一应俱全,其他的生活用品到学校附近的超市也能买到,所以只需简单地带几件当季要穿的衣服就好,至于冬天的衣服就等十月一放国庆假的时候再回家来取。

“你这孩子真是让我和你爸操碎了心。”苏妈妈叹了口气,到床上躺着去了,苏爸爸在家里觉得心烦,只身一个人到地里转悠。

胡不归给她一个热情的拥抱:“傻缺,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快回家收拾行李,明天就要去学校报道。”

班主任?式薇皱了皱眉头,是高中的班主任打电话询问她考得怎么样吗?那个个头矮小的老头对自己一直期望有加,可是这次恐怕要让他失望了。式薇想到这,心情不禁又有些低落。

“晓智他高兴坏了,陈妈妈也特别高兴,所以让我回来请求爸爸妈妈答应我们的婚事。”

如果可以,苏式薇一辈子也不想记起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那个暑假如此漫长看不到边际。

“爸,妈,前几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害你们伤心了,今天我坐在这里并不是来胡搅蛮缠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和晓智的故事。”

时间不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这一天还是来了,8月中旬,全国很多高校都开始组织大一新生军训,当高中同学收拾行李奔向五湖四海的时候,式薇终于认清现实,她落榜了,上不了大学,当不了宠物医生,也许她这一辈子都要重复她父母的生活,可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心里还是会稍稍有些遗憾难受。

“什么时候的事情啊?”苏妈妈一脸严肃。

那是他们生下来就被定下来的目标,也许很多外国人理解不了大学对中国的孩子意味着什么,并且他们往后的二十年都在为之奔跑不息。上学时,老师总是说辛苦这几年,幸福一辈子,可幸福到底是什么?式薇不怕辛苦,不怕种地,不怕自己一辈子摆脱不了农民的身份,她只怕自己完成不了自己的梦想,她怕爸爸妈妈失望的眼神,她怕努力后没有任何回报。如果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却还是没有办法,那么就放弃吧。

第四方案在伤心的氛围中落下帷幕。

“哦,我高中班主任打电话说什么?”她尽量装作不经意的口吻。

“那他怎么说?”苏妈妈接着问。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不会是家里失火了吧。

一大早,式薇就赶着小绵羊去宽阔的草地吃草,苏爸爸苏妈妈心疼她,让她在家里休息,但式薇笑着摇摇头,说没关系,她也要慢慢开始习惯。

小绵羊津津有味地在草地里吃草,时不时满足地叫几声,式薇想这样“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生活也挺好。

“爸妈,事到如今,我只能给你们说实话了,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着急和晓智结婚吗?”吃完晚饭,式薇对苏爸爸苏妈妈说。

苏式薇迟疑了一下,转身从屋里搬张凳子,疾步走到苏爸爸苏妈妈身边坐了下来。

给高中生活画上一个句号后,开始面对人生新的阶段,却没有想象中的喜悦,更多的是对未知的迷惘,我该去哪儿。高中同学一个一个陆续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一个一个又有了新的方向,新的旅程,而式薇的录取通知书却迟迟未到,式薇每天早晨都到村口等待,等她的录取通知书,可是每天都落空。

“他高兴,他妈高兴,他们全家人都高兴,我和你爸可不高兴,你是我们的女儿,你受到这么大的伤害,以为我们会高兴吗?”

式薇把眼镜摘下放在一旁,双手枕在后脑勺躺在草地上望着蓝天,天空真广阔,好像可以容纳人世间的一切,式薇真希望能从天而降一根绳子把她拽到天上,让她和蓝天、白云来个亲密接触。

“为什么?”苏爸爸苏妈妈非常配合。

接到式薇班主任的电话,村长立马跑到式薇家,告诉式薇家这个好消息,当时苏爸爸苏妈妈正愁眉不展地坐在凳子上发呆,听到这个消息,欣喜若狂,他们急急忙忙地冲出家门,要第一时间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式薇,在门口正巧遇到来式薇家找式薇玩的胡不归,于是村长、苏爸爸、苏妈妈、胡不归集体朝草地跑去,对门家的小狗蛋看到这幅情景以为大家在玩跑步比赛,也兴奋地跑在后面。

她一遍一遍安慰自己说录取通知书明天就会来的,明天就会来的,可是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明天的明天依旧是明天。苏式薇尽量不让自己闲着,放羊、做饭、除草、砍柴,所有家里的农活她都抢着干,她怕自己一停下来就开始胡思乱想。

式薇家都笼罩在式薇落榜的阴霾里,谁也没有心思出去游玩庆祝,胡不归曾经好几次让式薇跟她一起去逛街买衣服,苏妈妈怕式薇整天闷在家里闷出病来,一整个暑假,也劝式薇和胡不归出去散散心,但式薇都拒绝了,因此整个暑假当别人为大学生活痛下血本,买新衣服、做新造型、尝试新的蜕变的时候,式薇意志消沉。式薇高中几乎每天都是穿校服的,所以她就没有几件好看的衣服,这次上大学带的都是款式老旧、洗得发白的旧衣服,式薇对此倒不是特别在意,但是苏妈妈心里难过,怕式薇被人家瞧不起。苏妈妈连夜用缝纫机把式薇去年买的不太合身的牛仔裤改合适些后,心里依然不太舒服。

苏式薇不敢相信地睁大双眼,大学班主任,苏妈妈的意思是她没有落榜。

苏爸爸和苏妈妈不约而同地不提这件事情,每天都高高兴兴的,跟个没事人似的,可是他们却害怕每个夜晚的降临,黑夜预示着今天又翻页了,他们整夜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因为我怀孕了。”就如刘洁所说,当今社会,不怀孕都不结婚!看式薇的同学同事只要忽闻要结婚的,十之八九都是怀孕了。

“爸妈,对不起,你们别生气,我没有怀孕,我是骗你们的。”

村长50多岁的人了,居然比胡不归跑得还快,他第一个冲到式薇面前,第二名是胡不归,紧接着苏爸爸、苏妈妈,最后一名是小狗蛋。

“陈家的做法分明是欺人太甚,要娶我女儿,却连个鬼影都看不见,难道要让我们家女儿自己穿婚纱自己坐飞机自己飞G市结婚?天下间哪有这样做人的道理!”苏爸爸越说越来气,整个人都在发抖,苏妈妈也闷闷不乐,愁眉不展,这完全出乎式薇的预料,她的本意很单纯,没想想到把事情搞得越来越复杂。

苏式薇收拾完行李,给班主任回了个电话,感谢班主任对自己的关心并询问了去学校的路线后,这充满戏剧性的一天才落下帷幕。

“前一段时间,他来H市出差,我们两人情不自禁就……这次医院派我去G市出差不是巧合,是我主动要求去的,我就是想把这个好消息亲口告诉他。”

快睡着的时候,听到从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声音,她被太阳晒得晕晕乎乎,像有许多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式薇睁开眼睛,朝远处望去,看见几个模糊又熟悉的身影,她赶忙带上眼镜,这次看清楚了,她看到村长,看到她爸她妈,看到胡不归,看到对门5岁的小狗蛋,他们每个人都看起来十分激动。

如果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精彩,那么当你面对黄土的时候,你的心是平静的,可是当你读了很多书,再看看自己所在的那狭小的世界时,你会有种想见见大海的冲动。知道的少的人满足地过完了自己的一辈子,知道的多的人纠结地熬完了自己的一辈子,你说是知道少一点好还是知道多一点好?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陌尚:邪魅校殿给本公主站住陌尚:邪魅校殿给本公主站住凡城不凡|现言,此文已弃,支持新书,凡城不凡,废柴逆天:狼君快到怀里来,求读者支持不谢
  • 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云中月|现言初遇,生活被他搅得一塌糊涂;再遇,人生被他搅得一塌糊涂。阴差阳错相遇的两个人,她撩起他心底的涟漪,他将她视为囊中之物他用一纸婚契锁她一生的承诺。她以为他们已经融入彼此的骨血之中,却不想,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另一个女人,而她腹中幼小的生命因此而夭折。于小鱼苦笑,全当是凡尘如梦一场,她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他的牢笼,消失的无影无踪。五年后,再度相遇。她依旧风轻云淡笑颜如花,只是身侧多了一个英俊的男子,以及一个不大的孩子。“皇甫冀,好久不见。”皇甫冀胸中燃起汹涌的火焰,一如当年的霸道:“有男人怎样?有孩子怎样?男人打走,孩子我养!”
  • TFBOYS之记忆中的她TFBOYS之记忆中的她林予曦|现言三个闺密偶遇tfboys,她们便成了冤家,可谓冤家路窄,他们时不时碰面,她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 豪门霸宠豪门霸宠桃桃夭|现言陆素素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哪里能够想到,有一天,会有这么一个少年,突兀的出现在她的生命当中,自此之后,她的这一辈子,永永远远,都是和这人搅和在了一起……无法逃离,也不愿逃离。某少年:卖萌,装酷,只要能够娶得媳妇欢心,怎样都行。ps:此文是甜宠,甜宠,甜宠文。此文是姐弟文,姐弟文,姐弟文。
  • 灵异少女,不嫁何撩灵异少女,不嫁何撩藜光初晓|现言误入歧途,身心俱毁,宿命牵绊,不生不灭,她,怀着嗜骨的仇恨霸气归来,清纯绝美的容颜下原是狠辣孤傲的心。他是她最好的利刃,无声无息的摧毁他身边的一切,致命的伪装,满心的算计,相互提防,相互折磨,这场博弈,毁了谁的梦魇,却输了谁的心。她忘了,这世界只有这一人懂她,知她,浮沉半生,斩断枷锁的那刻起,才觉醒心底早已画地为牢,禁锢自焚。他曾视她为命,却看着她一点点侵噬他的心,明知谎言,触之必伤。你厌弃的,你毁灭的,我愿双手奉上,纵使相思入骨,纵使万劫不复,因为世上只有一个你,唯一的一个你。放我走吧。除非你亲手杀了我。作者群:2854942320,欢迎来访
  • 长发客:舞者笑看长发客:舞者笑看倾枳洛洛|现言那年的一回眸杀了全家,她不明原因。却唯独带走了他。林间偶遇,与父断绝,和他远走高飞。转眼却已不再身边,为了找他,不惜放下刀,拾起不敢触碰的舞。长发渐渐变短,但那年的他却以不认她.他为了她可以离开,不见。她为了他可以放下,起舞。再相遇,他却独宠她,爱她入骨
  • 继承者的专爱:青涩校园继承者的专爱:青涩校园苏亦莹|现言我亲手为这段回忆蒙上灰,现在,我又把灰拍了,如视珍宝。我发现,有些东西已经改变,而有些东西任然未变……女生:”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小富婆包养一个小白脸,啊不,是包养很多个小白脸。“另一女生:”那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样使高富帅眼瞎看上你吧。“男生蹦跶出来:”没错,我就是那个眼瞎的。“女生:“大四那个人为什么要讨好你?”男生:“因为他打不过我。”女生:“呵呵,是吗?”男生:“他打不过我就抱我。”女生:“我可以打你吗?”男生:“那你要先抱我。”第一卷青涩校园。
  • 迟暮行歌迟暮行歌蓦本|现言易宏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经有过希望也经历过绝望。易宏觉得自己一生永远在迷茫的道路上前行着。
  • 青葱岁月:恶魔校草恋上我青葱岁月:恶魔校草恋上我叶夜烨|现言她,女扮男装进入校园遇上了恶魔校草!“呵呵,再见哈!”“哦,撞了人就想跑,你也太不负责任了吧!”他邪恶的笑了笑……
  • 婚情告急:Boss的新妻婚情告急:Boss的新妻心不在嫣|现言精明干练的她,年方二九却顶着恨嫁剩女的帽子,功成名就的他,已过而立直奔不惑的二手男,却顶着钻石王老五的桂冠。擒贼先擒王,上心先上人,这不是女剩斗士与金龟婿之间的博弈,而是一场注定爱恨纠缠翻云覆雨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