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要顺毛摸才行哟

“你……”

并未想到她真的能够做出一大桌子菜来,郑宵眉头一挑而后那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勾唇一笑道。

“恩,就开一个酒楼吧。”

“为什么不能吃?”

大概是跑的快了,她的声音带着几丝喘息的味道。

此时的肖琪很明显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在京城的道路旁边找了半天依旧没有发现有算命先生的身影这个时候就郁闷了。

肖琪一生气起来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情,所以大伙儿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此时并未有肖琪的朋友在,但是这院子里面有一个能够敏锐的发现危险气息的郑宵在。

听见脚步声肖琪抬头看便看到对方这虚弱的样子,顿时就心软了。

辛苦了半天之看到残羹剩饭,肖琪顿时欲哭无泪。

于是肖琪拉着郑宵又去买菜,然后回了国公府,最后便整饬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了,为了整饬出这顿饭菜,足足花了肖琪两个小时的时间。

“当然是因为很脏了。”

这一刻郑宵看着肖琪的眼神充满了狐疑的味道,被猜疑了,肖琪瞪了他一眼。“怎么,你还看不起我不成?”

“那是自然……”

“等等,先别走,我有事情要找你。”

“我请你去珍馐馆怎么样,据说那边的饭菜味道挺不错的。”

不知道郑宵是不知道最近珍馐馆的传言呢还是故意的,居然在肖琪的面前说出珍馐馆这个名字来。

夸奖了一把肖琪,郑宵难得有胃口于是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他面前那他不知道叫什么的菜式,这菜一入口他就眯起眼睛。“这菜味道不错,你都可以开酒楼了。”

郑宵的话淡淡的,肖琪一怔突然觉得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是无言以对,于是便摇头说道。

在自家小伙伴面前,肖琪也不忘狠狠的黑珍馐馆一把。

不是缺钱,肖琪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郑宵而已。

“不生气,我生气干嘛呢!”她分明就是口是心非,而郑宵十分明白这一点,便哑然失笑道。

说罢对方便将企划书给收起来,肖琪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出门了。她的事情很多,没有那么多时间留在这里跟对方墨迹。

肖琪杵着下巴看他。“你真觉得我开一个酒楼好?”

“谁说的,哪有的事情。”

“你会做?”

“母亲留给我的。”

完蛋了!

于是就在肖琪快要炸毛的时候他迈着优雅的 步伐走了出来,那张苍白的脸上露着虚弱的笑容。

等她纠结半天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桌子上面的饭菜被横扫了一半。

她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叠银票被递到她的面前,紧接着一把淡淡的声音响起。

没等郑宵拒绝,肖琪便拉着对方离开了国公府。

“过奖过奖!”

“所以你才会出来闯荡吗?”突然之间郑宵问了这个问题。

对方的声音实在是太让肖琪奇怪了,这一刻她猛地冲到对方面前,在看到对方的容貌那一刻她倒吸一口凉气,猛地高喊了一声。

“多看着她点。”

“……”

郑宵淡淡的看了一眼肖琪,反问了一句。

花了两天的时间肖琪将企划书做完,拿着企划书她找到郑宵直接将这东西丢在对方面前然后双手叉腰道:“看看吧,好歹也有你的投资呢,你也别那么漫不经心的要是不小心亏本了到时候你可别找我哭!”

郑宵这一次没有拒绝,他拿起那份厚厚的企划案说道:“留在这里吧,我会好好看的。”

肩膀被人抓着,那算命师傅就这么停下脚步,而后一把十分年轻而且还让肖琪感觉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

看到有这么一个算命大师出现肖琪整个人猛地一震然后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朝对方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来干嘛?”

这个时候,肖琪觉得她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现在手上的这银子好烧手,她能不要吗?

“看吧,这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没事的话你还是不要窝在国公府里面,省的好好的一个人被窝废了。”

卧槽的这有算命师欺骗了太子爷这是什么鬼?太子爷很生气这又是什么鬼?因为太子爷生气了所以全京城里面的算命的都被抓进大牢了?

想到这可能性,肖琪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她走后,郑宵这才收回投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对着屋子里面的黑暗处说了一句。

“好啊,我要一半酒楼,你觉得如何?”

没等她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郑宵幽幽的来了一句。

“你真是奸诈。”

“那很好,我决定了。”

若是此时熟悉肖琪的人在这里看到生气的肖琪的样子必定会知道此时必须安抚一下对方让对方不生气才行,否则的话等对方一炸毛那就……

肖琪一怔然后摇头说道:“其实也不是那样的,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我的事情也是那样,罢了,咱们继续逛逛,在外面吃个饭,然后就回去吧。”

“能麻烦先松开我吗,有话好说?”

“怎么样,你要不要投资一点呢?”

此时的肖琪并不清楚她走之后房间发生的一切,黑暗处传来一身幽幽的叹息,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拿出纸笔出来做策划书了。这要开一个酒楼饭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 而且厨师也要找,找到人之后还要培训,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郑宵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继续说道:“钱你可收了,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你还生气吗?”

“怎么就没有了,我告诉你不管去哪里吃饭都可以,就是不准去珍馐馆!”

说到底她还是看不惯对方那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罢了,所以才会 将企划书丢对方面前跟对方讨论的,要是遇到别人,她才懒得管这种事情。

想到自己的猜测,肖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勾唇笑道。

叹息了一声,就在她想要延缓自己的计划的时候,眼尖的她突然瞄见有一个身穿着算命师傅才会穿的那种道袍,手中还拿着算命的招牌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人影她下意识的就觉得情况不对便打听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之前的时候她可没有忘记对方过的有多么的落魄,既然对方那么落魄,那么这银子从何而来难道是偷得抢的?

说罢她就走到卖冰糖葫芦的摊子那边买了两根冰糖葫芦塞给郑宵一根。“吃吧,在我看来呢,这个世界很美好,咱们一生就那么短,一直窝在一个地方岂不是无趣至极,所以要趁着年轻还能走得动出来走走,免得等老了就追悔莫及了。”

她的速度极快,没等那个人走太远她的手就一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面,下一刻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恩,很厉害。”对付炸毛的小猫,还是要顺毛摸比较好。此时,郑宵如此想着。

肖琪可知道郑宵不是她这个现代人,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就是说……

要在开一间足够火遍整个大陆的饭店那可不是一间简单的事情,至少在位置的选择上面就有很多的讲究,就跟在现代的时候有很多人开店要找风水师看一下差不多,为了能找一个好的店铺,肖琪便打算找一个算命的瞧一瞧这京城哪里最适合她。

郑宵塞给她的银票她推不掉,饭菜她又不能让他吐出来,只好叹息看着桌子,然后一脸惆怅的说道。

对方将银票塞给她之后就立刻低头吃饭,徒留肖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面纠结。

走在国公府外面的街道上,她指着周围的一切说道。

听闻肖琪这话郑宵嘴角一抽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有一些东西在平时不需要的时候就随处能够看到,一旦到了需要的时候就到处找不到这类人的身影。

“希望你说话算话。”

“对了,你的银子从哪里来的?你不是很穷吗?”

“什么,你说去珍馐馆,你是不要命了是吧,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珍馐馆的饭菜不能吃吗?”

“这位姑娘 ,我们认识吗?”

“……”还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吗?居然不给她留点好吃的。

做完饭她得意洋洋的双手叉腰看着郑宵:“怎么样,本姑娘厉害吧。”

“好吧,算你说服我了,走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不生气就好,为了那样的人不值得,我知道你讨厌她,但是你想想对方被禁足并夺取了权利对于她来说就是要了她的命,你也算是报仇了。”

肖琪一怔,然后摸着下巴说道:“咱们买东西回去自己做。”

“自然,若是酒楼里面的菜式都能像是今日这一桌子一样,那必定客似云来。”

知道对方似乎对母亲的去世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肖琪就压根不敢追问下去了。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这一刻,肖琪狠狠的白了一眼郑宵,然后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其实这一点都不好。

好吧,她就活该这么倒霉吗?

“既然你不想去不去就是,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

“怎么会是你?”她满脸见鬼了的神色,倒是让那被拦住的人愣了愣,紧接着他勾唇浅笑道。

没有办法,她只好带着银子离开。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寒王追妻之草包二小姐寒王追妻之草包二小姐殉情|古言偶不会写简介,当然,那个群早已经是解散了,泥萌想看就看,不看就……随便啦2333
  • 梦回古代君不见梦回古代君不见樱希希|古言我只是去买个菜,碰到一只神经病,然后还一起穿越了?
  • 王妃重生之君临天下王妃重生之君临天下云上糖|古言她以和父兄断绝关系的代价求来的姻缘在异国却是一场天大笑话。片段一:“胭脂浓,只要你向本王跪下认错,本王会考虑留你一条贱命!”第一次,她知道这世上有种人人面兽心,禽兽不如。象征权利的金銮殿上,她以北夷女主的身份俯视群臣,“君莫绝,别来无恙?”女主虐渣男贱女不留半丝情面,做人格言,你怎么对我的,我十倍百倍奉还!片段二:高耸的山巅上,那人一袭黑衣风华绝代,“胭脂,我助你复仇,活下去做我的夫人!”她转身眉目轻挑,“夫人?要本宫做你的夫人,那么请问你要做我宫中的哪一位娘娘?“某人气急,“你?”
  • 娘子难求:穿越娘子不好追娘子难求:穿越娘子不好追遥海念|古言娘子难求系列第一部主打江湖穿越系,希望大家喜欢。------------初见她时,他狼狈不堪心地绝望,虽然活着,却从没有过希望!初见他时,她优哉游哉笑语满面,可却从来没有到达过心底。救他,本不是她的本意,只是因为他那双眸眼,眉目里的绝望,太过于似曾相识。爱她,本也不是他的本意,只是想带着她的温暖走出绝望,只是想遵循自己的责任。可后来,却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从此……走上了努力完成追妻大业的这条不归路……咳咳,口误,口误……只是可惜的是,他奕寒一心一意的想要当一个四好老公,可她夏清水却是一心一意的想要从哪来的回哪去,一心一意的为了回现代无所不用其极。可……这样绝决的态度背后却是究竟在逃避些什么?“清水,究竟想要些什么?”“清水,到底怎么样,你才会开心?”“清水,你到底是在逃避些什么?”“清水……”“清水……”“够了!”真的够了……她不过,是害怕而已,害怕那些……当终于,一切都似乎尘埃落定,山涧前……“清水,怕吗?”他拥着她,看着眼前的杀阵。夏清水浅笑,“怕!”又抬头看了一眼丝毫不讶异的奕寒补充,“但是更兴奋!”此文致力于用喜剧态度去面对悲剧的人生。不喜慎入,欢迎砸砖,谢绝霸王,谢谢合作!
  • 乱世:云中阁乱世:云中阁公子君七|古言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古,秦皇建阿房宫,不知为何人而建,宫内有一仙阁,名云中。秦于公元前230年发动了统一六国战争,于公元前223年灭楚,楚国项氏一族遭秦军攻击,为保护后代安全,项燕大将军拼死拖延时间,让一脉子嗣逃离……六年后,一对兄妹叱咤江湖,他们是玉面罗刹,霸王。
  • 绝世悍妃:鬼王,本宫要劫色绝世悍妃:鬼王,本宫要劫色沈念辰|古言新文-(鬼王宠妻:绝色特工妃)庶妹未婚夫闺房苟且将她打死在床榻前。一朝重生寒芒刺骨,修罗附体。外界传言,侯府嫡女楚凌凌丑陋无比蛇蝎心肠,冠以妒妇之名。晋南王手握重兵,一人之下却愿十里红妆迎娶她一人。为救她,晋南王调动四十万兵马兵临城下,血染城池;也为救她,他天之骄子却甘愿三拜九叩跪以杀母仇人。敌军压境她一身红妆为夫征战,面对敌军围剿她嫣然一笑染红了眸:“你护我一世周全,我助你百年昌盛。”
  • 便宜夫君便宜娃便宜夫君便宜娃为君等候|古言为了一句“等我!”她就痴痴地等了八年。八年的等候,八年的痴情,换来的不过是一句“好久不见,这是我的妻子和儿子......"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讽刺,是她太傻,太天真?还是怪他无情......在这人生灰暗关头,却突然冒出一个和她长得几分相似的两岁小孩拉着她衣角,怯怯的喊她“娘亲!”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祸国宠妃:毒后养成祸国宠妃:毒后养成小黄豆|古言兰馥成为联姻的棋子被纳入乾王府为侧福晋,面对乾王府内明争暗斗,她开始想要明哲保身,却是不行,吃亏之后她的手段变得凌厉,一扫昔日欺压她之人。无论是府内或是宫中,她风华绝代,一步一步踏上权力的顶峰,藐视众生。
  • 君櫹盟约:鬼眼红眸闯天下君櫹盟约:鬼眼红眸闯天下弦七郡|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为报仇而在一次意外事件中穿越到前世。在前世,虐渣渣,敌异母姐妹,上青楼,什么坏事没做过,老娘就是你不烦我,就算了,你一犯贱,拿把斧头劈了你。现代与古代的联系又是什么,现代老狼为何又遇上自己,背后的盟约又是什么。一双红眸,是神秘,是魔鬼,背后的心酸又该放在哪里?扣扣:2107408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