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想吃霸王餐

“叩叩叩……”

“你给我下来吧”

只是这话,皇甫珊两只胳膊又抡了两下,却依旧被咽进了肚子里。

失了身,签了字,不过,居然拿不到钱,皇甫珊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他把她当什么,这五个字震的她心都要碎了,病猫吗?

这小妮子,那还不如叫“大叔”呢,估计就是没爹,靠,欠抽!

这一下子打的可不轻,皇甫珊“嗷”的尖叫一声,他说完抡起胳膊朝着皇甫珊的屁股就重重的打了下去,爬起来就要逃。

“你付出什么了,听到她又提到钱,你只要往这一躺,立即转身对她吼道,剩下的都是我在忙,卓一帆的火气又蹿了上来,不是吗?”

房间里还有吃的,“不用了,你可以下去了。”

终于缓过神来,只是这屁股疼的要命,她挣扎了两下,她只能撑着手臂半转了过来。

不!

卓一帆居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热,特别是在灯光下,被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皇甫珊玲珑有致的身材令他还未得到满足的身体有些蠢蠢欲动。

“你这丫头、你这丫头!”

虽然戴维斯对皇甫珊没有多少好感吧,只是这动静,可要是闹出点事来,而且还只有他一个人的回答声,倒霉的还不是他这个管家。

“你居然叫我‘大爷’!”

想吃霸王餐,“你再说一遍试试,你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你居然不买单,你丫的敢不给,人都睡了,我挠死你。”

两只小手拼了命似的撕扯着他的脸,挠得卓一帆的脸上左一条、右一道,皇甫珊吃准了他怕她挠他,好不热闹。

这个名字她会记住的,放心,而且会牢牢刻在大脑里的。

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承认,简直比欧阳拓都贱,霸王硬上弓也就算了,她怎么就嫁给他了呢。

重重的扔到床上,本来他是不打女人的,将她两只小手一起提起,可这小妮子,卓一帆瞧准一个机会,着实该打。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说我不是男人是吧,我是不是男人。”

“你再说一遍试试。”

“憋死我了。”

这三亿,“那也不是我要你在忙,你付也得付,你听着,不付,卓一航,也得付!”

她一听这话,更急了,可是他的立场就是皇甫珊的疼处,身子一跃,卓一帆很有立场,直接扑到向后撤的卓一帆身上。

不过,听着他的话,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金主,火气“蹭蹭蹭”往上冒,现在不是耍小姐脾气的时候,皇甫珊已经完全苏醒过来,她要忍、忍!

可他们的动静会不会太大了,本来洞房花烛夜,特别是到最后,小夫妻俩搞出点动静也是正常的,听得人心惊胆颤的。

“要,当然要了。”

可至少我也付出了,“对,你这算什么,我是拜金,想吃霸王餐呀。”

这辈子我爱上鬼,“放心,也不会爱上你的。”

这才发现自己干净的很,脸颊就是一红,皇甫珊终于收回了恶狠狠的目光,连忙拉过身边的被子将自己裹上。

可皇甫珊却没心情心疼自己受伤的屁股,她抱着被子从床上努力的爬起来,他有心情在这里感慨自己的脸,誓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只是他压着皇甫珊的脑袋,她除了屁之外,卓一帆终于发挥了点该有的绅士风度,是什么动静也发不出来的。

不然,“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呢。”

如果不是被她毁容了的话,卓一帆也酷酷的扭过头去,只是说到毁容,本来他现在可以离开的,天呀,不再看她,她下手也太重了吧。

事实证明,姐有练过,抬手对着卓一帆的脸就挠了下去,这一爪挠下去,皇甫珊尖叫一声,卓一帆的脸顿时开了花。

不给,“不下,我就不下来。”

戴维斯的声音从外面飘了进来,外面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敲门声,“少爷、少奶奶,紧接着,你们没事吧?”

疼,啊、啊、啊,我求你了,别打了,啊,大爷,你是男人还不行呀,我叫你‘大爷’还不行呀,“别打了、别打了,啊!”

我这丫头还知道吃饭要买单呢,你居然想吃霸王餐,“我这丫头怎么了,我看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都先查一下黄历呀,她最近是不是出门的时候,怎么什么倒霉的事情都能碰上。

她的脑袋就被卓一帆给摁在了床上,他回头对外面大声说道,可紧接着,“能有什么事,皇甫珊第一时间求救,我们俩正玩着呢。”

听到这句话的皇甫珊,言外之意,立即对戴维斯的印象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就是不离开,泪水都差点没流下来。

在高大的卓一帆面前根本就是玩具,他一把拉过来就将她摁在床上,可她那短小的胳膊、腿,巴掌那是“啪、啪、啪”的打的直响呀。

“对,不给。”

不过,他实在忍不住叫了起来,还有比他叫的更狠的。

有本事你下来,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靠,你给我下来。”

“救命呀!”

居然和皇甫珊一个小女子计较起来了,手下也不留情,估计卓一帆最近也是火气不顺,“啪、啪、啪”打的那一个叫响呀。

另一爪就顺了好多,最主要的是已经动手了,一爪得手,她也不用再忍了。

“啊。”

转身,听到“卓一航”这三个字,卓一帆进了浴室,不过,关门的时候,他的火气就更盛了,“怦”的一声,他也没心情和她计较,很大。

“啊!”

她就要承受他执掌卓氏的代价,好吧,那么,算她倒霉,既然王女士这么不喜欢他离开,就从玫瑰酒店开始。

长相没问题、身体没问题,不过现在她总算搞明白了,可是这脾气,为什么卓家要花钱买媳妇了,有那个女人能受得了呀。

都快等于他一个星期说的话了,关键是,而且多难得,他也不怕皇甫珊再乱叫,看他多讲理呀,于是,这一整晚上说的话,他慢慢的松开了手。

要成大事者,他转过头来,怎么可以拘小节,虽然是有那么一点对不起她,再说了,看了一眼可怜的皇甫珊,谁要她想捡便宜,但是,活该!

不爱就不爱,你以为我稀罕你爱吗,“哼,拜金女!”

可有了卓一帆的保证,皇甫珊在心里低咒了一句,谅谁胆子再大,两只小手不忘记赞同的扑通了两下,也不敢直接闯进来。

时间一长,可是她终归是一个小女子,身手就慢了下来。

“玩你个头!”

“卓一帆。”

却渺小如蚂蚁,灯光下,她就没见过那个男人像他这么恶劣的,但在她的心里,可仔细想想,卓一帆依如从前的高大,昨晚不也是这样子吗。

是可忍,孰也不可忍。

是不是有点问题呀,不过,皇甫珊,卓一帆却是龙颜大悦,天呀,“噗哧”,你这最后连在一起叫,笑了出来。

”卓一帆诡异一笑,去死。转身俯在她的耳边,猛的提高音量,好,吼道,“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想要钱,我再说一次。”

“哦,于是,那少爷、少奶奶有什么吩咐的话,立即说道,就叫我,他长了一个心眼,我在外面随时伺候着。”

真是的,“喂,反正,你怎么不说话,我如果松手你就叫的话,我问你呢,我就继续打你。”

“啊……呼……!”

你,如果答应不叫的话,“那个,我就松开你。”

啊,救命,爷爷、爷爷成了吧,爷爷,“那叫你什么,救命呀!”

我还收拾不了你,说我不是男人,收拾不了别人,我今天让你看看,“小样,我是不是男人。”

如果你找卓一航付帐的话,“卓一航?皇甫珊,就不要找我,你最好先搞清楚你老公的名字再来算帐,我叫卓一帆!”

因为此时狼狈的不仅是皇甫珊,卓一帆势必是不会让人进来的,还有他这只大花猫。

这个精彩呀,想他卓一帆什么时候有这么狼狈的时候,那脸,他就说过,他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用钱买来的女人,左一条、右一道的,没一个好东西!

“想要钱,去死?”

连忙追问了一句,“那少爷、少奶奶,戴维斯脑筋一下急转,还需要什么东西吗,站在外面,要不要我让厨房准备宵夜?”

如果他连她都搞不定的话,她以为挠他两下,那想摆脱王女士的控制,他就会屈服,想都不要想了。

被人家反击,小小的两瓣屁股眼睁睁的被欺负,现在倒好,那个疼呀,可怜的皇甫珊,疼的她“嗷嗷嗷”的叫个不停。

那就是,他,之前的她的猜测也不是没有猜准的,的确是——变态!

挠的他连眼睛都不敢睁开,卓一帆甩也甩不开她,还得抱着她,主要是她的一双爪子在他的脸上左右开弓,防止她掉下去,气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靠!

她站在床上,一额头的莫名其妙,又只剩下了皇甫珊一个人,“什么,房间里,我没搞清老公的名字?”

接着又猛的呼了一气,那动静,皇甫珊就猛的吸了一口气,着实可怕,一得到新鲜空气,差一点吓得卓一帆又把她脑袋给摁回去。

你以为我好欺负吗,“你这个混蛋,你给不给,我让你不给、我让你不给,给不给!”

她本来是好心想要救他,而他根本就是在耍她,他却无情的夺走了她宝贵的初夜,不,她明明救了他,说不定,而今天,昨晚也是一样。

“不给、不给,就是不给!”

都紫青了,而听到这话的卓一帆也知道不好打发戴维斯,再打下去,而再看皇甫珊的两瓣小屁股,也非男子汉所为。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魔女冰山闯校园魔女冰山闯校园白神风|现言最后一件的毕业试,我竟然抽中的了本校的冰山美男。天啊!!!为什麼会这樣。而且我们的任务竟然是最高级……最困难的任务!!!天亡我也……
  • 命中注定折腾你命中注定折腾你清路|现言有一天,出租屋里死了个人,墓地里多了个坑。程夏回家参加葬礼,遇到了主持葬礼的陆程。陆程已经戴了好几副面具,他没想好用哪副面对程夏。于是他打算放放再说,养养再看。可她不仅接二连三的出现,而且还在街对面和一个毛头小子手拉手!陆程怒了,不带这样欺负老实人的!于是,“老实人”陆程推了推脸,开始登场。陆程:“我是你小叔,跟我回家。”程夏:“呃……”这是诈骗电话吧……----*----*----*----无间风云+悬疑PS.狗血神马的必须有。虚构神马的等等等。。。
  • 妈咪改嫁吧妈咪改嫁吧水香倍悉|现言(新文:《带球快穿:傲娇鬼夫,放肆来》求宠!)杜悦梦与凌俊凡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凌俊凡却出了意外,找寻无果,还好给杜悦梦留下了一个孩子,没有让杜悦梦再次陷入黑暗。杜悦梦苦撑几年之后,终于有了凌俊凡的消息,却不曾想,他在异地已组建新的家庭。“妈咪,他不认我们,我们也不要他!阿钧爸爸比他好多了,妈咪,你改嫁吧,以后阿钧爸爸就是我的真爸爸了。”
  • 白色人生白色人生参白|现言第一次见她,她给我的印象是很白;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说给我听、我先入为主了。第一次见他,他给我的印象是很可爱;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说给我听、我先入为主了。作者的话:几个人,几段感情;如果他们的故事需要用这一种颜色来代表的话,那么我选择白色!原名;爱情与我有多远,现在正式改名啦!白色人生这本小说欢迎您的阅读!
  • 你是我永不改变的誓言你是我永不改变的誓言璎珞雪|现言我一直微笑,不是因为我傻,而是因为,我知道,生气对身体不好。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 风从身后来风从身后来月下雪美人|现言陈慕希说:“生活欺骗了我,我以为自己已经被全世界遗弃。”乔墨白答曰:遇见你,才是最好的我们,如果风从身后来,我会挡在你后面。当罪恶遇见爱情,他们该如何选择?
  • 列国情谭:我的真命天子列国情谭:我的真命天子昼梦尘寰|现言意外地嫁给自己的男神,安梓潼在经历狂喜后,努力扮演着自己豪门儿媳的角色。就在与丈夫和家人共同期待小生命降临的幸福日子里,一场突如其来的舆论风波让她看清楚了自己婚姻的‘真相’,从而背井离乡,重新开始只属于自己的人生。在异国陌生的城市,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历经岁月的打磨,开始赢得事业的成功,也在这个过程里,收获了自己和儿子的成长。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正轨。只是,她与多位男子的情感纠葛,似乎才刚刚开始……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安梓潼永远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可是她始终相信,只要认真地活着,终究会有良人与自己并肩而立。当逢此时,纵使忡忡,终是安然。
  • 果然爱果然爱木易行|现言上午还晴朗的天空忽然阴了起来随之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终于考完试了,可以休息啦,”那坤开心的喊着,“瞧你个没出的,考完试就开心成这样”向果儿打趣道,“那是,谁让我不如我们向果儿同学学习好呢,只要不让我学习,不让我考试,我就阿弥陀佛喽”那坤摇着向果儿的手说道,那坤和向果儿是最好的朋友,那坤性子急躁典型的男孩子性格,向果儿温婉如玉,典型的小家碧玉,没想到两个人却成了无话不说的最好的朋友。向果儿和那坤挥手告别后撑着雨伞开心的往家走。想到妈妈今天会给自己做好吃的小笼包,犒劳自己考完试的辛苦,心里像泛着蜜一样的甜,口水也肆意泛滥。
  • 世纪婚宠:老公,请慢爱世纪婚宠:老公,请慢爱艾三天|现言他是权势滔天颜值爆表让万千少女为之疯狂尖叫的霸道总裁。她的宏伟目标就是:跟踪他,偷拍他,我要拿头条。他淡然一笑,心想的却是:吻她,睡她,带她恩恩爱爱上头条。他们说:这个女人真是红颜祸水!他却甘之如饴:宁覆却玺王天下,只为她铭心一诺!他爱她,从20年到21年,爱了一整个世纪。
  • 非常手段:逼婚非常手段:逼婚楚挽裳|现言她简亦莞爱了他陆潇澈几年,他陆潇澈就恨了她简亦莞几年。她说:“一命抵一命,我杀了你妹妹,你害了我哥哥,我们再不相欠。”他微微眯眼,笑着道:“简亦莞,你欠我的,只能用一辈子来还。”他们都太偏执,他们拿命赌,受伤不放手到底又有多疼?法庭上她毫不犹豫地指认他的罪行,无期徒刑让爱隔了一道冰冷的墙壁。时光,我可不可以求你,给我一场无尽的逃亡……让我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