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天珠项链

因为上头,正是归雁楼三楼探出来的一截朱红凭栏。

宁春草被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及耳边聒噪的声音给唤醒。

为他处理好伤口,她本就被折腾的没有力气,便一头栽到榻上,又这么一番操劳,昏昏欲睡了。

下定决心,宁春草紧紧握住挂在项间的天珠项链,一定要改变宿命。

她抬头向上看去,凭栏侧似乎还有个人影晃动。昏沉的天空,可脚下像是有根,朱红的凭栏,一步也动不了。

”景珏吩咐道。“博古架上有三七粉,去将那个拿来。

也看不到她的人,径直从她身边越过,可她似乎根本听不到她的话,脚步匆匆的往归雁楼上去了。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抹在伤口上是清清凉凉的,她记得很清楚,带着荷香的芬芳,他给她的药膏,很舒服。

更比李家好……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宁春草恍恍惚惚,“王府很好,她又连着被新的噩梦纠缠了好几日,比宁家好,早就困倦的不行。

景珏浓墨般的眉微微蹙紧,幽暗深邃的眼眸中带着些许的担忧看着她。

脚步匆匆,可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越来越高。

在这里过得不好么?”景珏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你为什么想离开王府,幽幽的格外好听。

看起来十分熟悉,从动作到身形,她瞧见那脚步匆匆的人,都莫名的亲切。

春草!醒过来!“爷叫你醒过来,“春草!”啪啪两声脆响,你听到了没有?”

那人脸的脸,和她恍如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以前怎么没见过?“这是什么东西?”景珏忽而冷声问道。

只是她仍旧做了同前世相关的梦。

包扎的纱布可能在两人激烈运动中,先前他腿上的伤口不知是谁包扎的,掉到一旁。

中间一次也未惊醒!昨日她下午被世子爷折腾够了之后,便沉沉睡去,这天珠项链果然是有用的,竟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寻找紫玄真人,怕是就算能睡好觉,她若是不前往青城山,到头来,看来此言不虚,却还是要被人给害死!

她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往自己的脖子上摸去。

这开了光的天珠项链,只能镇压梦魇,玄阳子道长说,却不能改变破除她前世宿命。

突然发现自己现在所站的地方,似乎就是当初被人推下归雁楼时,她环顾四周,摔死的地方!

哼了一声,他说完,转过脸去。

梦中一连见到自己被人害死的场景,换做哪个不想死还没活够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也就罢了,也是也不能淡定了。

要离开!她不要站在这里,她要走!

“什么时辰了?”宁春草开口,声音却有些暗哑。

景珏咬着牙,三七粉猛的倒在伤口上的时候很疼,玉面之上白了一白。

宁春草也跟着她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打紧,她抬头往上看的时候,她心头却是猛的一跳。还带着些隐隐的焦灼。

景珏抬头看了眼漏壶,“辰时三刻。”

不要上去!她上前拦住自己,“别上去,宁春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上去就会被人推下来摔死!”

可发现自己竟像是脚下生根了一般,宁春草想要追上去拦住她,一动不能动。

你个蠢货!给我下来!“别上去呀!上头的人要害死你,你上去干什么?”宁春草站在归雁楼下头大叫。

迷蒙的雾气之中,有个脚步声,宁春草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不小的湖边,正往她的方向靠近。

看着面前带着伤的俊颜,她睁开有些茫然的眼睛,“我又摔死了?”

随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面前的雾气似乎也在渐渐的散去。

也未强求,收好了瓷瓶,宁春草见他固执,又慢腾腾的拿了三七粉。

话未说完,人就已经落入沉睡之中。

透过菱纱窗漏进室内的晨光,碧翠之间还有一条条白色宛如锦带一般的花纹,带着她的体温,清透美丽。映得这天珠之上,碧翠的天珠项链,碧翠流转,温温润润。

若不是瞧着你若没了这张脸,他恰恰也在垂眸看她,便一点儿可取之处也没有了,“别太感动,爷才不舍得将那药给你!”

可当那人猛的抬头向上看,她向前迎了两步,她也恰瞧见那人的脸时,想要看清楚那人是谁,却是将自己吓了一跳。

是不是要被小厮给推下来了?接下来,宁春草越发紧张起来,是不是遇见小厮了?

将止住血的伤口,宁春草只好又取了新的干净纱布来,重新为他缠好系好。

不是别人,因为冲着她走来那人,正是她自己!

天光昏暗,抬头只能瞧见四下里雾气蒙蒙的。

她心中并不觉得紧张,脚步声的临近也并未让她害怕。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误惹邪王:废材逆天倾天下误惹邪王:废材逆天倾天下云槿诗|古言她,金牌制毒杀手,穿越到了夕家最废材最不受疼爱的痴傻五小姐身上,一双惑世绝世无双的紫眸注定了她成为世人眼中的“妖孽女子”!他,神秘莫测,颠倒众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唯独对她这个世人所不齿的草包死缠烂打!看金牌制毒杀手在异世怎样翻云覆雨,和他邂逅美好的古言......
  • 江山未老红颜依旧江山未老红颜依旧春荒|古言只为一个‘情’字,他寻遍天下,只为找到三生石上那个让他牵绊一生的女子国家没落,她履行誓言,前往那遥远的国家和亲看尽千帆,徒见潮起潮落,又该何去何从?
  • 你可愿放手你可愿放手残灯空堂|古言深情总叫人耽误,究竟是谁耽误了谁?你说要给我世间最好的东西,可你哪里知道,对我来说这世上最好的就是你。你曾说要给我逍遥,可最后先放弃的人却是你。天清玉佩,天炎赤珠,北霜寒毒,原来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注定要遇见你,注定要扶你登上高位,但为了爱上你,我已经违反了天命,或许,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一生一世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若是再来一次,你可愿放手?
  • 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丑颜王妃:二嫁嗜血八王爷(全本)妃小猫|古言她是北苍国人人避而远之的‘煞星’公主,太监不怕她,宫女能打她,连猫儿狗儿都能欺负她!不过是长的丑了些,脸上麻子多了些,可谁知道,丑容下遮掩的惊天秘密?本以为暗恋成真,谁想某一天,一封决绝书,一道圣谕。情郎取了白天鹅,她这丑小鸭奉旨和亲,远嫁东陵国……出嫁当日,她洗尽铅华,回眸倾城,艳惊天下!·花嫁摇摇,落定景王府。谁知门口不见大红灯笼,等待她的竟是两条丈长的送葬白布?喜堂变灵堂,夫君成了一块冷冰冰的‘牌位’!新嫁娘变寡妇,景王府内惊吓、疑云、神秘接踵而来!·成亲三月,她本是竟然怀了孩子……老太妃勃然大怒,一场家法生生折杀掉她腹中的生命。愤然离去,却惊闻景亲王并未死,那住在香雪园中的面具男人便是她的‘鬼丈夫’?!他暴虐,嗜血,阴冷,邪恶,越是靠近,越像毒药侵蚀着她,邪魅得教她难以抗拒。·一嫁,他是景亲王,是坐在轮椅上的神秘面具男人。她是貌比无盐的‘煞星’公主。二嫁,他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她是花容月貌的‘歌家’小姐。
  • 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杀手狂后:腹黑皇帝欺上瘾夕阳|古言一觉醒来杀手穿越成怨妇。情同手足的好姐妹竟无时无刻想置她于死地?一改往前的懦弱无能,从此教渣渣如何做人!身处冷宫又如何,照样玩转风云!渣男人,徒手斗!虚伪女,伸手即扳!遇弱,即强。遇强,她更强!看身为二十一世纪顶端杀手的她,如何玩转古代!
  • 穿越之绝色王牌傲视九空穿越之绝色王牌傲视九空九曲廊|古言她是最没用的灵力废柴,又是陵西国的公主,一夕穿越。。。。。
  • 三生石畔彼岸花开三生石畔彼岸花开终究陌生了|古言她,是忘川河上奈何桥边的一朵彼岸花,他是她在千年等待中深爱的男子。她愿为他放弃轮回,用毕生修为只为陪他三世。第一世,她是她在路边捡来的小妹妹;第二世,她只是他众多妃嫔中的一个,而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第三世,他是人,她是妖。三世他自以为他从没有爱过她,所以才任由她离去,可当他发觉自己爱上她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 邪王戏狂妃:倾城雇佣兵邪王戏狂妃:倾城雇佣兵余颖佳|古言数万年前,她是女娲后人,他是魔界之尊,她为他逃婚天帝,为免族人受罚,甘愿进入轮回。万年后,她是21世纪的王牌杀手,她是西焰国的废物小姐,当她成为她,再遇上腹黑妖孽的他,又会发生什么。
  • 田缘风华景田缘风华景小狐妖|古言暮芸因被顾老爷看上,顾夫人嫉妒,所以叫人打了暮芸板子然后将尸身扔到了小山沟里,恰巧被上山的袁氏遇见,所以将暮芸带回了家,暮芸很感激袁氏一家人救她谁知袁氏救她是为了让她替自己的女儿烟芜嫁到一个穷山沟里,暮芸迫不得已嫁给林锦言,成婚当天才知道林锦言就是当初她逃跑时救她的人。
  • 那一片桃林那一片桃林江慕淇|古言青梅竹马,抵不过那一刹芳华。为爱付出,抵不过另一个她的回眸一笑。终于,她死心了。等待他的,会是一个怎样的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