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不死不活

有敲铜锣的声音。

见机会来了,陈凡像疯了一般扑了过来。

上次就是这玩意儿拉了一泡屎,天空中传来了乌鸦的叫声,把万人钱给污了,害得我和薛姐差些丢了性命。

“你怎么知道安息香?”薛姐狐疑地打量起了吴老四。

用符分三魂,过更可再合。若不施经咒,金银皆白纸。

女人在怀孕之后,是不会来月经的。淋漓不绝为漏。从万凤菊裤子上的血迹来看,大量出血为崩,她不仅来了,而且还来得有些凶。

薛姐这话,像是最后的交待。

当父母的,“为了一个女人去死,还用二十几年不人不鬼,甚至赔上整个村子的代价去换你活命,对爹妈的死活不管不顾。生下来就该被掐死。你这样的儿子,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江梦用那极其失望的眼神看着我,说。

把肚子肿得像个大皮球,一脸黑气,陈慕慕打开了车门,不省人事的王凤菊,从副驾驶上抱了下来。

我甩开了江梦的手,说就算是死,我也得跟薛姐在一起。

也来了。看来今晚,你不仅要丢掉尸体,丢掉魂,“不仅收命的来了,心也得飞了啊!”只要陈慕慕一出现,不管是何时何地,这收你心的,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薛姐说话都是酸溜溜的。

上次被那乌鸦污过,因此“呀呀”的叫声一传来,万人钱是有灵性的,万人钱上原本已经泛出的光亮,立马就识趣地弱了下去。

正因为张胜被逐出了师门,不再是薛姐的师弟,才能规避掉那所立的血契。

两个小时后,其三魂就可以重新合一。在用符的时候,用符强行分开厉鬼的三魂,若不配上经文符语,就算用的是金符、银符,这话的意思是,那也跟白纸一样,对厉鬼造不成任何伤害。

人之精气、神气、元气、血气等皆汇于此。气海穴隐,百气殆尽,只存阴鬼。海纳百气。人的身上,气海穴乃气之海洋,若剩下只有阴鬼之气,自然是再难还阳的。

“想接就接。”

来电显示是陈慕慕。这个节骨眼儿上,她给我打什么电话啊?薛姐看到了我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手机响了,立马就用那种满含醋意的眼神,瞪了我一眼。

不等于一会儿没有。人肯定是要死的,不过是男还是女,“现在没有,是单还是双,暂且还说不准。”

吴老四向着黑色面包车去了,花姨摇下车窗,跟他嘀咕了几句。

四满亏,气海隐,三阴交无迹。

一辆红色的SLK拐进了路口,那是陈慕慕的车。我就说她怎么只问了句我在不在药店就把电话给挂了,原来她人都已经来了。

不去接活行脚,一个赶尸的,跑到这里来拿着铜锣瞎敲,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这家伙,哪像是赶尸的啊!就他编的这段子,分明就是一说相声的嘛!

“夏神医,求求你,快救救我妈!”

没有万人钱聚的万人气,单凭欧阳懿布的风水局,是挡不住陈凡这样的厉鬼的。

这两位,该不会是一伙的吧?

三阴交穴是太阴、厥阴、少阴三条阴经的交汇之处,寻不到此穴,便可断出三经至少是断了其二。

“妙手回春抢死妻,引火烧身害自己。”

五行八方镇坎店,玺失店破小婵亡!这是天劫,江梦来了,谁都阻止不了。快步走到了我跟前,说:“赶紧跟我回家,她穿着那身大红色的旗袍,别在这里惹祸。就算没有你,那五行八方玺也得失。”

这是当时我在八门村的时候,花姨念的打油诗。我只知道,江梦笑吟吟地对着我念了这么一句,这一句,跟我爸妈有关。

“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了,还在这里浪费时间折腾死人!”

在用银针探了王凤菊这三穴之后,基本上可以断定,她没什么救了。

五行八方玺已经让张胜从青云观偷回来了,就藏在坎店的某个角落。江梦现在说这话,自然是唬不住我的。

薛姐把保命用的银符当白纸用,这是想让陈凡知难而退。

所以,他也没有害你们。当时,血契薛老板你还是没有违的,不过那五行八方玺,确实没有在你这坎店里。他虽是进了青云观,“回归师门这事乃师父之令,但只取了装五行八方玺的盒子,并没有取玺。要不然,薛老板对其有恩,就凭那玺的气场,也得把我这样的小角色镇住,张胜自然不敢往外说。不过,哪还敢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跟你抢男人啊?”

薛姐用食指跟中指夹着万人钱,嘴里默念着经文。

瞪了那正在空中盘旋的乌鸦一眼。有那玩意儿牵制,薛姐皱起了眉头,就算强行动用万人钱,效果也得大打折扣。

除了刘大头之外,村里别的小孩都不跟我玩,那些大人也不搭理我。我当时以为,记得小的时候,是我们夏家跟村民们的关系不好,所以才这样的。

不过我却****地当了真,按下了接听键。陈慕慕问我在没在药店,薛姐说的这是气话,我刚说了声在,她便把电话挂了。

薛姐一巴掌将那银符拍在了陈凡的颈子上,符文封着的那地方,是天突穴。

一滴一滴的鲜血,陈凡已经来到了店门口,从他那肉泥一般的脸上滴下,落在了地上。

原本是暗淡无色的万人钱,慢慢有了些光亮。

薛姐虽是用了银符,用符的时候,但并没念咒。其威力才能更大。她知道陈凡的死,我多少还是有些责任的,配上符语,如果直接用银符让其魂飞魄散,对我的运道会有很不好的影响。

“还不快去接住!”薛姐凶了我一句,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屋,把沙发收拾了出来。

一个是前来收魂的,一个是跑来赶尸的。

“啪!”

二十几年不人不鬼?这说的是我爸妈吗?

我帮着陈慕慕一起,把她妈抱到了沙发上。

江梦生前如何我不做评判,说:“活人成亲可再离,但现在她是你的妻子,自然是不会害你的。要不是她怕伤着了你,你也不可能从药店成功逃到我这里。坎店之祸是天劫,红着眼睛看向了我,不是因你而起。鬼****婚终一夫。你小子命犯桃花,这辈子喜欢的女人,“别说了。”薛姐打断了江梦的话,不知道会有多少个。你既在七日之内回了婚房,不管认与不认,都算是成了这门阴亲。但生你的父母,是不可替代的。”

“我就一赶尸匠,今天来这里,是有赶尸的活儿要接。”吴老四转移了话题。

我直接把电话挂了,但很快,陈慕慕又给我打了过来。

不管陈凡识不识趣,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之内,银符已用,他都做不了什么了。三魂已分。我和薛姐,也暂时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哐……哐……”

“安息香。”吴老四“哐”地敲了一声铜锣,从嘴里吐了这么三个字出来。

陈凡冲进了大门,薛姐见状,赶紧从兜里抽出了一道符。

江梦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拽着我便要往门外走。

用银符封住那里,陈凡的天地人三魂,天突能通利气道,必然无法相互交融,甚至被强行分开。

从入夜到天明,一共是五更天,一更是两个小时。

赔上整个村子,难道是指的五林村?

“不识哪味药啊?”我问。

半罐葫芦响叮当,死人钱财也敢要。“你说可笑不可笑,身为由人不识药。”吴老四笑呵呵地对着我念起了顺口溜。

他穿着青衣,戴着斗笠。就凭这身装扮,来的这位,远处来了一个驼背,不是那赶尸人吴老四,还能是谁?

说她知道,我们已经让张胜偷回了五行八方玺。不过,江梦突然冷笑了一声,薛姐可能不知道,张胜之所以能从里面出来,见我不在意,便是因为他师父收回了逐出师门之令,并有任务指派给他。

陈凡那厉鬼,虽然暂时是消停着的,但谁又能保证,收魂的,一会儿其三魂合一之后,不会又搞出幺蛾子啊?我和薛姐的小命,收尸的全都来了,现在都是半吊着的,哪里还分得出精力去管陈慕慕的事?

四满穴亏,崩漏不止。这个崩漏,指的是女人来月经。

“这里没死人,更没有赶尸的活儿。”薛姐说。

夏二爷才离开几天,你就跟这女人缠在了一起。为了讨好她,让你不要跟这女人有任何来往。而你是怎么做的,为了给她买钻石项链,闯新祸去补旧祸,“夏二爷在把药店传给你的时候怎么交待的?千叮咛万嘱咐,祸越闯越多!直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

难道,这里面还有别的隐情?

她的回答,跟我从四满穴上判断出的结果没什么出入。她妈这几天不仅身上来了,我悄悄问了陈慕慕几句,而且还来得很猛烈,把她睡的那黑棺材都给染红了。

是欧阳懿留给薛姐,让她用来保命的。对付一个陈凡,银符?薛姐拿出来的居然是那道银符?这符我知道,就把这银符给用了,着实有些太浪费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冤魂记冤魂记孽灵子|灵异魂凝不聚,阴气成天。魄碎流离,尸遍天山。僵而不化,月揽江山。棺裂尸变,血杀漫天。众所周知,茅山、蜀山、龙虎山...众多门派自古以降妖伏魔为己任,铸就了一个又一个的灵异传奇,而在这片灵动的大地之上却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氏族,他们没有门派的光辉,却有着替天行道的使命......
  • 乡村鬼事录乡村鬼事录陈腔滥调|灵异【巅峰聚焦—品牌佳作—强推阅读】民间流传着,千奇百怪的故事,古至今日都无人能破解,种种诡异事件。一个亲身经历的鬼故事,讲述着一篇奇闻录......邪教与道教,两者之间的争斗,搅得阴界大乱,万鬼大怒,祸害人间。谁能拯救天灾鬼祸,谁又能约束苍生命劫?吾乃天命之子,逆改苍生之命,普渡天下之劫。————————申明本书是:第一人称!书荒不妨进来一阅。
  • 鬼怪魂鬼怪魂焦炳|灵异在工厂默默无闻了三年,终于等到了一次被老板器重的机会,却是要给老板请做阴阳师的三哥来做法师?作为无鬼怪论的自己无异议地去了,却好像在之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查理九世之幽灵之歌查理九世之幽灵之歌红糖谁语|灵异狼王少年回归,还有两个新成员,半夜歌声,随着凉风飘来,一封奇怪的委托信,一个奇怪的村庄…新的冒险正在等着DODO冒险队…
  • 雁不群飞雁不群飞带着尘土的风|灵异深夜空灵的召唤,通向地狱还是,天堂?遗忘,追寻。
  • 雷动九天之泪无痕雷动九天之泪无痕大爱包子|灵异世上,厉鬼可怕,还是人心可怕?堂堂南天皇子,为什么流落人间?无数次的擦肩而过,无数次的分离,无数次的装作莫不在乎,究竟要经历多少,才能拥你入怀。我想说,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南天皇子?更不想去管世界会怎么样?但如果……势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闹地府,战北天,只求你……肩负神秘使命的南天皇子,遇上平凡的人类女孩……
  • 第十三号门第十三号门背包者|灵异我是一名普通的三旧市的初中学生,过着和普通学生一样的普通生活,没日没夜的读书,我并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也不是读书的料,每天混混日子,得过且过。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第13号门的奥秘,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 昆仑地脉昆仑地脉陈白菜|灵异华夏大地历史悠久,山河壮丽,奇人异事无数,各大势力借助地址勘察队的名义在华夏大地的重要山脉中盗取地灵,其中有诸多人马,甚是厉害。
  • 花韵——迷失的眼泪花韵——迷失的眼泪随心所yu|灵异一个神秘的组织,一个神秘的宣言引出了一段神秘的故事,本书qq群419926977,我要挑战极限,欢迎读者说出你要谋害目标的名字,以及一样必须用到的道具或者必须在那个场景杀人,小编会随机抽取要求来实现的。我敢挑战你,你敢来吗?
  • 盗墓家族盗墓家族泪痕忧伤.CS|灵异家里出事后,一次偶然盗斗,此后和盗斗牵扯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