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玄清斗酒(二)

“喝这缸酒?那自然可以。”江帮主问道:“你分几次喝完?”

为首的一名较为老成,正是今日遇见的少林大弟子玄悲。

钟蕴朗与颜如羽不善酒道,自去青川城中游逛。钟蕴朗见青川县衙仍是冷冷清清,县令和齐捕头仍是未归,不禁微觉奇怪,但想着两人说不定路上四处游玩耽搁了,倒也并未放在心上。与颜如羽闲逛了一日,直到黄昏时分这才返身回山。

江帮主和朱闯齐声赞道:“小师父好酒量。”

看样子,他们也是来参加这‘英雄小宴’的了。

显是知道玄清的所做所为,但却也不加指责。径自走到江匡身前,双掌合十行礼:“小僧少林玄悲,见过江帮主。”少林虽不甚遵循俗世礼法,那青年僧侣微微摇头,但作为武林第一大派,这江湖见面的规矩,却也不能少了。

微微一拜,“谢过江帮主美酒。”玄清双手合十,适才饮酒时姿态尽去。此时僧袍微摆,眉目庄严,竟又是个得道小僧形象。

朝他一笑:“颜公子说得不错,玄清见他识货,这只海东青从小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分开。”说着向那海东青说道:“阿清,师哥在哪?”

一旁玄清不发一言,只微笑瞧着那只海东青。均是心中暗赞,玄悲与众人一一行过礼,这位少林大弟子果真是青年才俊,大有掌门之风。那只海东青在玄清肩上跳来跳去,交谈起来。钟蕴朗见他谈吐举止颇为得体老道,不时在玄清脸上蹭一蹭,一人一禽,甚是亲昵。

均觉有趣。待见他和这海东青说上了话,更觉新奇。正在猜想这海东青是否真的如此有灵性,众人见他喊这海东青为‘阿清’与他自己法号‘玄清’几乎重名,能与人交流,忽听得有人叫道:“玄清师弟,原来你在这里!怎么一个人跑到这来了?”

怎地了尘大师和了凡大师竟没有与他两同来。”钟蕴朗心中想着,“少林寺这两个后辈弟子都到了,颇觉奇怪,但这是少林家事,却也不便过问。

肩上落着一只猛禽,身旁一人面容清秀,神态放松,僧袍破旧,正是玄清。

正想询问比试的规矩,钟蕴朗把他肩膀一拍:“颜兄,你看那!”

发觉不对:“利爪锋锐,鹰目有神,颜如羽仔细看了几眼,毛羽有光华色泽,长于辽东,绝世猛禽。这是一只海东青啊!”

叫了声:“小师父好武功。”两人均想,少林派贵为中原第一大派,钟蕴朗和颜如羽却是被他这一手掷缸的功夫震撼,比望城观、正阳盟历时更久,果真名副其实。门下一个小弟子都有此功夫,少林寺定是人才济济。

倾泻而下,一道酒柱从缸内涌出,但见玄清喉结上下跳动,这一缸清酒已逐渐流入他肚中了。这模样还真全然不似少林弟子,倒是颇有几分英雄气概。

自然是一口喝干。”说着托起酒缸,仰头便饮,诺大的酒缸被他举过头顶,玄清微微一笑:“既是斗酒,竟似毫不费力。见这小和尚的力气着实不小,钟蕴朗心中暗赞了声,已生比较之意。

故而坐下观赏。”钟蕴朗不禁莞尔,玄清面色尴尬,这玄清不敢在师兄面前直言饮酒之事,自然是违背戒律而为了。钟蕴朗历来掌刑赏执法,最重规矩,回头望去:“师兄……我见此处临江风景极佳,但今日见玄清违背戒律肆意妄为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反倒觉得这小和尚随性而为,颇有意思。

钟、颜二人不好酒道,听这年青和尚说要喝这整整一缸酒,自然是惊愕万分。

就连江帮主和二虎朱闯也面露惊异之色。

小师父,咱们可说是同道中人了,朱闯哈哈一笑:“江帮主,这饮酒嘛我倒是有一绝佳的去处,咱三人同去正好!”他说的这绝佳去处自然就是杯窖酒窖了,钟蕴朗之前见过的。

只见一青年僧侣身着砖黄僧袍,立掌于胸前,眉目低垂,朝说话这人看去,瞧来年纪不大,但却显得十分老成,给人一种稳重之感。

姑且称他为‘英雄小宴’吧。来参与这‘英雄小宴’的后辈弟子,这后辈弟子的比试竟这么早就开始了,不分大帮小派,皆有推举的几人上场,场面自然盛大。

斜举酒缸已不能将酒水倾倒而出。只见玄清双手使力,在酒缸边缘轻轻带了一下。酒缸即刻被抛掷空中,旋转起来,缸内酒量渐少,酒水借着这一旋之力,落入玄清口中,竟是一滴不剩。

酒缸在空中停留了片刻,这才坠下,玄清伸手接住,缓缓放下地来。

只见灯火通明,进了望城观大门,热闹非凡,摩肩擦踵,人山人海。

答道:“有劳江帮主挂念,玄悲仍是双掌合十,家师一切安好,此次武林大会将与方丈大师同来,再有一两日便到。”

丐帮,崆峒,正阳盟,五岳,金蛇崖,青龙帮……就差少林了,望城观,这么多人可怎么比。颜如羽望着这许多人,不禁替掌教真人操心起来,这比试到半夜也比不完啊。

少了玄清作陪,江帮主仍是酒兴不减,拉着朱闯进客栈去了。朱闯自带着江帮主去酒窖饮酒,喝多喝少,少林两弟子走远,那不必说,反正路掌柜这许多珍藏美酒,怕是的消耗大半了。

朱闯甚是开怀,正要领着二人去酒窖。忽地天边传来一声清唳,似是猛禽所发。

钟蕴朗‘嘿’地一声,赞道,这海东青可真有灵性。这说话之人只怕就是玄清的师兄了。

谁知一见之下,尽皆愕然,这‘猛禽’体态精巧,一身柔顺的羽毛黑白相间,众人先前听它叫声,俊美异常。只道它是只猛禽。落在玄清肩上,相得益彰,十分合适。分明就是一只家禽的模样。

方丈了尘从不收徒,众弟子只以方丈大师相称。了尘、了凡二人均是有道高僧,这少林诸位弟子均是武僧院首座了凡的弟子,于佛学自有极高造诣,武艺在江湖上更是享誉已久。两人早年间便已是宗师境界巅峰,如今不知是否再有突破。

玄清和江帮主闻言均是大喜,有绝佳之处饮酒,自然是求之不得。

一声清唳,那只海东青‘咕咕’叫了几声,扬了扬左翅。玄清‘呀’了一声,说道:“阿清,你是说师兄已经到了?给他看到我这般喝酒可不好。”

“原来是少林大弟子玄悲,少年英才啊。”江帮主点头回礼:“尊师近来可好?此次可有随方丈大师前来?”

面色怅然:“江帮主,朱二哥,今日可真不巧,玄清一敲额角,师兄在叫我回去了。”清厉的鸟鸣越来越近,显然这飞禽速度极快。等众人抬眼看去时,这猛禽已飞到近前。

颜如羽顺着钟蕴朗手指往角落看去,只见五名年青僧侣正立在一旁,凝目注视台上。

便即告辞:“小僧与众师弟来此,尚有他事,玄悲与众人小叙片刻,不便在此多耽,这便告辞了。”别过众人,领着玄清缓步远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奇门遁甲演义奇门遁甲演义欧阳不肖生|武侠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宽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森罗巷,残剑乱星野。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奇门遁甲,上古奇书。其中之秘‘遁甲天机卷’内藏神鬼绝学,引海内争锋。主人公上官云峰面对家族血仇,武林争锋,官场险恶,将如何运用奇门遁甲,为自己走出一片天空呢?!
  • 草莽神话草莽神话雨水笔话|武侠掉落神坛张雨辰穿越古代为九岁孩童,遇上个师傅,修习阴阳功法,纵横武林,成就一段草莽的神话。偷偷地建个群,614890529.
  • 何以问情何以问情纳兰幽若|武侠那是一段爱恨情仇与刀光剑影交错的江湖,是他传奇和神话的巅峰。也是——心痛和眼泪的凝聚。征服天下,笑傲武林又如何?你们仍是近在咫尺的距离,心却无法触到对方半分。长叹,何用?人去楼空,刀剑无主锋芒无从,浮华如梦一场空,寒风之巅与谁同?也不过是和那个人沉睡在那一片碧草之下…离恨问情,寂寞重生,彼岸花开,此岸凋零。一切,结束在开始之后,一切,又开始与结束之后。曾经有过多少激荡的风雨、指点江山的凌厉,然而,如今剩下的只有这一片碧草、一抷黄土、和黄土之下寂寞相伴的灵魂。只希望,在所有一切都平静以后,他们能静静地相守于这一片青青的碧草之下。幸福地重生。
  • 白帝姜郎白帝姜郎冬天的菠菜|武侠很早以前,武林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赤钧青鸿,绝世无双。双剑合璧,天下无敌。金狼宝钥,神秘莫测。三者在手,坐拥天下!”一个身中寒毒,背负血海深仇的少侠,一段古老的传说,一群神秘的江湖客,这其中又会引发怎样的恩怨情仇?只有是是非非,没有谁对谁错,这便是江湖...(PS:本书已A签,请大家放心收藏!)
  • 武灵徒武灵徒熊布娃娃|武侠襄城城主陌荒良因不敌大金枭勇,再城门被大开之际,拿出了襄城禁书“毋蛮簿”话说这个毋蛮簿,不比当时的葵花宝典,此书能够让人丧失自己,更加会被书里面的强大武学迷失自己,因力量太过强大,被城主陌荒良用冰水烈火蚀炼守护着,大金兵马太过强大,陌荒良最终启动了毋蛮簿,可启动毋蛮簿必须要阴时阴月阴日一定是十四岁少年可练,而且此人要一定的机遇拥有阴阳之体,不然那就是玩火自焚。
  • 秋水至秋水至Y公爵|武侠“秋水时至,百川灌河”一句江湖密语,引出一个天大的阴谋......主人公陆羽在崖山海战中侥幸被救,经无悲大师传授内功后和纪华年长居纪家村,然青梅竹马的伊人纪芸因其母盗走密宗至宝被密宗萨迦软禁,为救纪芸,陆羽与武当玄苦踏上了天山求艺的征程,究竟一年后他们能否接下萨迦五十招,救回纪芸呢?且随公爵慢慢进入秋水至的武侠世界。
  • 琴摩剑仙归田园琴摩剑仙归田园空心茉莉|武侠人们总是从周围的环境中吸收养分!然后营建每一个人内在的心灵家园!环境对人的滋养至关重要。这个环境包含了原生家庭、社会生态、山水田园、以及天空气象和宇宙八荒……司空清风——一个出生于乡野山村的小人物,生来自带与众不同的静定之功,记忆力非凡、酷爱武术的她,在一系列的奇遇和踏实练功中,收获了一个精彩的无憾人生!
  • 花开花谢只因你花开花谢只因你雒阳尘|武侠他,四大盟主之首她,只是个小小女药师当他遇见她,彼此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变化呢?等待着他们的有事怎样的命运呢?
  • 斗玄龙战斗玄龙战飘零熙少|武侠邪恶破空而出,大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少年受人之托,为拯救这个世界,守护自己的爱人而努力,站在大陆之巅,普渡这众生……
  • 长安街长安街水乱长安|武侠这是发生在一个和我们相似的时空的故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追求,也有着自己的宿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间客栈、信天楼、李氏王朝、天机山,面对着一个个的庞然大物,一个小茶楼的老板又能发挥怎样的作用呢?身出江湖的漩涡,又如何不迷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