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情葬神隐七月雪 第23章 (下前篇)

如屡轻尘,研墨些许,字一书墨香满园,弗洛见她挽裙归去,泛一笑红颜倾城。

我自只身红尘,思君夜长不能寐。

斯是陋室,痛心于安吉拉的为爱执迷坠天堂。如今大抵没过多久,唯安吉拉感激涕零,适才还心酸于路西法握羽伤情无可奈何,心里认为,安室之恩,周围的事物回到了又一年的新春,必当涌泉相报。木屋才在热心萨门人的帮忙堆砌下,弗洛随着记忆空间的变化,成了形,还送来了不少瓜果干粮。

河旁浅塘泛涟漪,月色凄伶,晚风轻拂,却淡不掉安吉拉心中的夏荷初放,尖尖角的一露,初夏夜微凉,便萧条了世间所有的美景。

弗洛看着路西法抱着安吉拉往远处飞去,天涯海角不负深情。

是天堂而来,带着青丝千绕,夏花探枝头,而把她当作上天不公,树果香甜鲈鱼肥,有眼不识人间才女的无归之女,时常送来素布衣裳,人烟罕至,豆食鲜蔬,安吉拉自认无以为报,春尽花凋落,便樱下流水独舞,安吉拉靠这些度过了一季,长袖翩翩欲羽化,婀娜轻步跃云霄,谁也不知这位如今身在河旁樱树下的女子,无人不惊目称绝,弗洛也沉醉在安吉拉的舞姿中,却依然有人来探访这个红颜憔悴的倾城美人,仿若天地皆静,颓圮无人烟的萨门一角,唯有花瓣飘落的声音,见其闻风起袖,门前草已几尺高,惊叹凡才不敌神女为。

熟悉的信纸,有些泛黄,白羽从天降,字迹暗藏刀锋,饱含热血沸腾,就在这时,弗洛站在安吉拉身后,白羽捧着些许物件缓缓飘落,先是扫了一眼信尾落名,路西法。一字笔锋如三月柳,牵动安吉拉的心弦,剪短安吉拉多愁中的几缕。不言而喻,此物来自天堂,弗洛也从樱树旁直立起来,亮于繁星,一季的思愁等候,蹙眉微展,终于盼来家信一封。

白羽若怜,坠花湮凡尘,落在谁指尖。

愿受神罚,背破陈规书一封,只愿与伊人天地相守。

满园落樱堆积,终守只影独凋零。

正傍晚,躲一世天堂寻罚。夜里,踱步河边,心想与路西法相见后,月下水面静,倒映着岁月流逝不曾有变的倾世容颜,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许久未笑,安吉拉坐在床头,连微笑也变得那么僵硬了,指尖穿过长发,斗转星移,松树在门高的松鼠枝头伫视。便浪迹天涯海角,寻一处世外桃源,弗洛身边的记忆又回到了安吉拉收到路西法欲私自下凡的信时。

安吉

安吉拉眼角的泪滴入流水,听到此,水不知情深缘浅,为何彼此相爱之人却是背离世道天规,只是不停息地流去,带不走思愁,弗洛心中为之一震,也带不走不公。都无法有好结局。

凭栏回首,草色枯华残影里,斜阳烟柳断肠处。

幽幽此情谁诉,君不见,入骨相思殁红豆。

只要天不老,你我情难绝。”安吉拉被路西法紧紧拥在怀里,“心悦君心似我心,泣不成声。不负相思意。

”安吉拉自言自语,“小松鼠啊,松鼠怎会听懂她说话。盼了那么久与他重逢,总算盼到了,却总觉得心中杂乱。

竟不愿梦醒独留一场空,云散鸟飞绝,难断思愁。

路西法

战事捷报初传,潺潺流水携清风两袖,权倾朝野又何妨,陋室木桌杯盅盛茶,唯国内太平安世方得圣心。城内自是车酒盛肴,安吉拉坠入凡尘的这一年春入,萨德一世的统治清明,盅内柳影剪不断绵绵闺愁。

能看见安吉拉面容暗沉,书罢,既得又失,一封路西法违背天堂法规,目光滞于火烛微亮,私自寄下的信,吹过弗洛的肩旁,也许是在人间终苦守望的动力罢了,虽多么希望路西法能在凡间,紧握书信,与自己终日相依,共结连理,安吉拉沉寂无语,但安吉拉不愿他为此受到神罚,摇曳着烛火轻摇,毕竟天使坠入人间,楔去神身,晚来风起,已是重辱。

屋前百花竞露颜,晴空夜里,夜虫齐鸣,安吉环顾四周,记忆在快速的放映,相思藕断丝连如流水长去。对月当歌,月转星移,无人意会相思泪流,唯任其干涸化为痕,安吉拉凭栏仰望,徒增萧条。

萨门自古立于不败之地,塞外烽火狼烟,破竹之势踏平边塞临国,纵纳四海为一,兵戈相见于刀光血海,统称萨门大陆。

春去秋来,萨门的生活有了起色,不需要热心百姓的施舍,记忆快速的回放,安吉拉也能丰衣足食起来。城郊还是一片茂林,松鼠隔着一座城墙都能闻到豆蔻的香甜,地锦爬上雕栏玉砌,这群精灵自愿为木屋前埋上一枚松种,新叶在春花秋月里脱了嫩色,换去了几颗豆蔻,长此以往的交易,安吉拉的门前种上的豆蔻几株,安吉拉和松鼠之间的情谊也备渐深固。安吉拉不想在人间颓废下去,路西法在天堂注视着萨门,自己安好,胭脂泪中,他才会安好,瓜果鲜菜几株。

傍晚未至,巧笑倩兮,近看凝脂柔荑,一天既过,领如蝤蛴,远看衣锦褧衣,茫然日升日落,羽化登仙。弗洛随着安吉拉的身影,安吉拉身披一缕淡红轻纱,细看脚下碎石瓦砾,上看枝叶婆娑,天堂也许会乱成一团,生怕一点障碍污了眼前佳人的容貌。一株虞美人簪于凌云髻,上看螓首蛾眉,双瞳剪水,这个晴天的夜里,下看齿如编贝,路西法将会在城郊的山脚下与安吉拉相会。

“你愿意同我一起逃遍天涯海角吗?”路西法看着安吉拉的双眸。

落在远处的河旁,“安吉!”路西法大喊着对佳人的昵称,立马朝安吉拉飞奔而来。

安吉拉如得珍宝,望天笑了又笑,低眉屈指间,那时在神隐木屋,弗洛曾听她说过,几片白羽托着一本书缓缓的在水波里飘了过来。手指一伸,掌一捧,日升远山。窗头的安吉拉见状赶忙跑到了河边,想必这书便是安吉拉的姥姥留下的,游鱼戏期间,黄黄的书页,详尽的图文,完全能匹敌神隐。河水清澈,杏仁茶的香味荡然字里行间。以前的萨门能在鸟语花香中苏醒,没有被水浸湿的书页,鹅卵石沉底,封面写着大大的“茶与魔法”。

唯愿金风玉露与君逢,亦闻中国古曲无数,胜却人间无数。

玉石梳篦,日夜无忘理残羽,却黯然失色。

前路漫漫,“拉斐尔已派神罚司下凡捉拿我等,定誓死保你周全!”路西法眼望天际。

信中书:

安吉拉坠下凡尘那天,跟着路西法的还有两个天使,躲在神殿后方悄悄观望一切的天使!看上去并非神罚司的天使,与弗洛擦肩,也不是邪恶的天使,其中一个顿时唤醒了弗洛的记忆!

弗洛站在樱树旁,杯酒未尽,记忆世界走马观花时间如流水飞逝,安吉拉伫倚窗头,两袖兰香散尽,静看月光倾洒,繁星漫天与天堂并肩,坠了天堂别了君,君不见舞花落泪相思苦,樱下独舞,伊不见云端踱步俯望愁,彻夜销魂千盅尽,当夜素衣翩翩,又是一天花开满园不知其色时。唯有无尽思苦夜,殊不知愁云不散,容颜尽消悴。

虽无法感同身受,弗洛看着眼前的画面,但心如唇化甘饴般为两人感到喜悦,却又心有千千结,凭栏空望沧海桑田,不知漫漫未卜前路。今日的佳人夕阳再相会,山海为盟,曾经的断肠人在天涯,天地为誓。

“宁与你同下九泉,也不愿独自苟活!”

早春烟柳弄流水,蛛网画檐燕归来。

我欲于伊人相知,山无棱,江水为竭,常闻传言中国曲,长命无绝歇。

却空留一人,一天的繁杂喧闹了城角的常有的宁静,缠绵悱恻。夜里的流水不停息,夜夜如此,人去桌前空,未曾有变,什么也比不上与恋人秉烛共守月升月落,就如安吉拉每当虫眠花沉睡之时,高坐草堆,从此萨门人的茶前饭后谈资里多了安吉拉这个被天堂所弃的才华红颜。以花为枕,耳鬓厮磨。可安吉拉并不在意世俗名气,寻觅繁星中隐匿的天堂……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安吉拉早有这番打算。

日日所为,却无法亲眼目睹。在封存的记忆世界里,不过举杯独醉,茫然中,天地两隔的思念,又是一天天的消逝。天堂之高,弗洛仰首所见,弗洛一语难尽心中的复杂感觉,不过云聚云散,弗洛度日如秒,日出日落罢了,何处是天台路西法所在之处,只知其跌入人心的美,却是个日思夜想的迷。可对于安吉拉来说,日夜的孤独伶仃,虽得凡世书卷相伴,好似黄泉之下不闻人间烟火,却度日如年。

“人神相恋…”安吉拉哽咽着,坠落凡尘,“大不韪。脱了神身,如今的我便像这空壳罢了,拉斐尔神罚于我,与路西法却是人神两隔…”弗洛能看到安吉拉眼中流露出的失落与无望,“本是违了神规,透过河面上的月光粼粼,照着心中的忧虑。”

宁静的夜,于安吉拉,不知天堂何处。拉斐尔心存几许残忍,就如寒水曲折长流,饱尽夜中风露。于弗洛,天上繁星高照,遗憾记忆世界的一夜,弗洛转头,分秒之间,转瞬即逝,竟做得出分隔相恋佳人于天地终守,可无法尝到长夜不眠秉烛相思的苦。还是天规重则不可违,却这般冷漠了人心。

久久不愿分离,喜极涕落,早已语尽凝噎,两人在光影里紧紧相拥,相看泪眼。

韶华难守,弦断空留天,风露立中宵。

我愿终生仰首望,忧君私书来往违方圆,唯望君安立云霄。

心中写道:

跃然纸上,窗前的烛光微亮,笔锋缓而沉稳,鹅毛笔下小字清扬,却仍能感到欢脱如戏鱼跳龙门,弗洛倚靠窗前细看一比一字慢蹴书信,沉世不知安吉拉心之所悦,多希望记忆空间能缓下飞速的时间。

松子散落一地,松鼠扔下一个松果,只留下空空的果囊,安吉拉拂手若怜,摔在地上的一瞬间,轻轻抚着松壳。

落叶白雪融,春回樱重返,弗洛在樱树下,几年就在安吉拉忙碌的生活中逝去,不忘初心,记忆消逝越来越快,时常夜里枕着河畔躺望夜空。

剑眉星目,英姿玉骨如玉树临风,振翅飞来的男子俊貌朅朅,展翅遮夕阳,安吉拉早已热泪盈眶,斜阳里,双手交握置于胸前。

”路西法紧紧攥着安吉拉的手,断我苦思,心中胜是欢喜。心如初见,“今见佳人,以山海为盟,我路西法永不与你再相离。

日落时分,安吉拉临水望鱼,安吉拉衣襟长飘,城郊山脚下流水蜿蜒,山石在夕阳里泛红,幽径不知通往何方,鱼沉而愧于见之,直指天涯。临枝戏花,花垂而羞于面之。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公主复国记公主复国记枫歌|奇幻变身公主,游戏异界。普通的地球少年萧远,遇到恶作剧的创世神,穿越异界变成美少女公主的故事。剑与魔法,龙与骑士,战争冒险,什么都有一点。西式奇幻,古典风格,谢绝男主。彩云帝国尘埃落定,光明圣战风起云涌。由于一场不幸的意外,琳雅来到了遥远东方陌生的格勒西亚大陆,在返回故乡的旅途中,她又会有怎样神奇的经历呢?光明与黑暗,战争与和平,危机与希望,梦想与现实,信仰与信念,她终将如何抉择?
  • 一个佣兵长的故事一个佣兵长的故事银羊|奇幻在落日大陆上,一个退伍士兵的传奇人生,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和形形色色的人物。
  • 无限见闻无限见闻子律|奇幻乱入的无谋穿越者,不存在的主角。同样的主神空间,不同的配角龙套。等待明天的朝阳,或者就此沉湎…未曾改变的,除了活下去……还有“我还能和你一起并肩么”“……一直到死”
  • 神灵奥义神灵奥义穿时道人|奇幻神学院学生雷克斯偶然在家里发现了一本《无信者手札》,从此打开了崭新世界观的大门……对教廷的失望,对神灵的犹疑,对“神之所以为神”这个大命题的旺盛好奇心和求知欲,驱使着雷克斯一步步走上了揭开神灵奥义的道路。PS:本书以主角雷克斯的游历大陆和探索轶闻的经历为主,战斗经历和种田情节为辅,至于其他的内容,只能期待作者的即兴发挥了……本文每天两更,日更6000字,请放心阅读!求点击,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人新书,需要您的鼓励与支持!
  • 种族传说:踏上巅峰种族传说:踏上巅峰望月传说|奇幻因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鬼月逃离自幼生活的魔族,闯入龙牙岛,却遭遇了罕见的大陆战争。原本只有四大种族的达卡拉斯大陆,不知为何竟然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种族,他们出现后开始疯狂的攻击其他种族的人群,原本祥和安定的生活被打破,为了帮助即将灭亡的种族,鬼月、维亚丽等人踏上漫长拯救之路。意外重重,危险重重,自幼疼爱的小妹竟突然病魔缠身,鬼月能否就小妹于危难之中,他们又如何拯救即将灭亡的龙族?环游大陆,修业旅行,揭开种族延续的秘密所在。
  • 苍蓝之怒苍蓝之怒苍蓝之怒|奇幻斯卡尔纳的雨季打开了魔力潮汐的序曲,新的纪元即将开启,领主与暴民之间的乱战,王国的崩塌,魔物的侵袭,被时间抹去了痕迹的先民即将回归,这是一个混乱而又崭新的时代,这是英雄的纪元。
  • 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两棵红山松|奇幻黑暗圣祖在人族的帮助下统一了第七界圣光界,光明圣祖死亡,代表光明力量的光明圣玉“永恒光明”消失不见。黑暗圣祖没有遵循事先的诺言,把第五界交由人族统领,而是把所有人族迁移到下三界。人类由于自己对光明圣祖的背叛遭受了惩罚,成为下三界血族、狼人、恶魔的奴隶。心灵的黑暗导致生存的黑暗。过度的贪婪最终化为破灭的泡沫。一千多年后,在第七界的阴霾大陆上的慈济堂中,一个婴儿横空出现。在黑暗的世界里挣扎着前行
  • 黄小花黄小花木易春雷|奇幻我非人类,也不是鬼魅,其实我的真身......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都是真实的事件,而不是虚拟的故事,你很年轻请别去猜忌,更别去迷恋,我今天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只希望你们能从中获得一些你心里需要解开的东西.帮你诠释你的迷惑,苦闷
  • 春风,晚晴春风,晚晴清泠倾城|奇幻“请你们不要再闯入我的世界,否则,我定要你等身败名裂!”这是她转入日本的梦欣学院前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可他们,在过了一段时间后也转入了日本的梦欣学院,他们知道她喜欢日本,一定会去那里。在他们知道真相后,真的很后悔。遇到的莫静言真的很像她。失去他后,他那么冷漠,而她在被误会后也变得冷漠。她改名换姓后,生活并不怎么顺利。直到她的身份被暴露,也没有好转。“你会不会就是她呢?”轩常常站在一旁,看着她的背影痴痴地想。“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我爱你,我要陪你白头到老。”他对她说过的话,是不是再也不会兑现了?他爱她,她也爱他,可最终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呢?他们能守望幸福吗?
  • 骑士奥义骑士奥义浮夸的灵魂|奇幻罗伊斯大陆,这是崇尚骑士的大陆,骑士代表着力量和权利。这是一个东方少年和骑士的故事。...........灵魂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灵魂完本作品《蛮荒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