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风潇潇兮易水寒

李炎和马磐向城下望去,城上的镇北军老兵往城下投掷了大量的木柴在熊熊燃烧,离城约五里处的地方,驻扎着大量的帐篷,照耀的整片天地都红彤彤的,还有一队队的持刀士兵驾马在城池前奔驰巡视。方圆几里外都看得一清二楚。

抿起嘴唇,眼神重新变得刚毅,抓紧钢枪,马磐看着这个骂醒了自己的少年的背影,快步追了上去。

马磐一翻身站起来,冲着李炎大喊:“你干什么!?”

”马磐想了想说,随即又叹了口气,是一个枭雄人物,“但那又谈何简单,草原各部落本就不是一条心,且不说眼前敌军众多,单凭满哈达自己的实力,只要杀了他,也和张将军不相上下。想杀他,胡蛮的首领叫做满哈达,难,难,为了保存实力争夺地盘,难。他们迟早会退却。”

上前一拳打在了马磐的胸膛,没有用上内力,李炎眼睛一眯,但还是打到了马磐。

李炎看向马磐,微微一笑:“我记下了。”、

”还是先度过眼前的危机吧!眼前的情形,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李炎转过了头对着马磐说。

因为夜战城墙之上不准生火,城墙上堆放着大量用来守城的滚石和巨木,所有人都紧着身上的衣服,二人来到城墙之上,还有十几个人在值守,防备着城外的敌军突然进攻。有看到二人来到城墙之上的,守城的甲士们抱着武器有大半在女儿墙上靠着休息,赶紧站起来抱拳行礼。所有人都有一张巨弓放在身边,一壶壶的箭矢整齐的摆放在女儿墙边。

为了救我,”我能来到这里,两个至亲之人为我而死。有朝一日若我回到中原,必屠尽胡家,他们联合了另外一些江湖上的高人,为我师父报仇!“李炎淡淡的说。联手杀了我师父,还发布了天字追杀令通缉我,就是拜左相父子所赐,以斩草除根。

转过身来,眼神空洞,马磐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他只顾得上伤心,马磐愣住了,却忘记了现在的情形。展云和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现在却以最耻辱的身份死去。

“喂!你想颓废到什么时候?”李炎双手环抱着斩流对马磐的背影说。

让李炎又皱上了眉头,右手托于胸前,左手抚摸着下颌,一连三个难字,眯着眼睛沉思。

“说完后李炎松开马磐,转身向城墙上走去。”所有人都在等待你命令。

只是静静的走着,李炎停下来,马磐一句话都没有,抬头看了看黑夜天空中的残月。

我对自己有信心,还是我去。此事就这么定了,城中只有你这一个将军,多说无益。”李炎摆摆手回道,“张将军如今病重,看看天色“现在已经几近寅时了,守备松懈,你要是再出事,我先混进去寻找机会。镇北军就真的完了。”

”左相定是联合了哪些武将,展云负责镇北营。张将军较于我,在朝堂上以平乱的名义请旨调离镇北军,”左相还没那么大的面子,而暗中联系投诚的展云,不经张将军而私自调离了十万镇北军!这个老混蛋为什么不想想,张将军要是死了,我与展云为副将,谁能拦住这群胡蛮?所以才放他在镇北营镇守,而自己居住在镇北城。“马磐略显疲惫的说。经此一事,可以直接命令我镇北军!文臣武将相互勾结,更加器重展云,狼狈为奸。为了权利,其中我负责镇北城,这群家伙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马磐咬牙切齿的说。我镇北军张将军为大将,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向张将军解释。

我还欠你三天三夜的酒!刚要向下,马磐一把抓住李炎,李艳看向马磐“兄弟,李炎坐在吊篮上,一定要活着回来!”

总共也就这些人,虽是城池,“如今城中只有千余名步卒,粮食充足,但是也只可能坚持两三个月而已,马磐叹了一口气,其中有左相在阻隔,还有七八千的平民,大概是不会有援军的。守城器械更是没有多少,镇北军从来都没想过,百余名骑兵,有一天会被敌人围在城池中!”

马磐凝重的看着李炎,李炎缓缓向下落去,嘴里喃喃低声说:“一定要活着回来!”

你置张将军的命令于何地?置我汉家千万子民于何地?也是最后一道屏障!镇北城被攻破,”打醒你!“李炎冷着脸说道,胡蛮铁蹄南下,抓起马磐的衣领吼道”你睁开眼睛看看现在是什么状况!而你现在却因为一个叛徒的死在城中的街道上流泪感伤!现在是你伤感的时候么!张将军把镇北城交给了你,一个箭步上前,是因为他相信你!镇北城向南就是辽东!就进入了我汉家界!到时势必生灵涂炭,血流成河!镇北城是对抗外敌的第一道屏障,除了镇北军还有那支军队可以抵挡?“

就由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城门未开,他就应该得知内奸失手,但实在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明知没有援军,虽不确定张须欢的情况,但他绝不会冒险,等粮食耗尽之后,定会全力进攻,况且满哈达那个人,那也是对镇北军来说,最差的情况。满城中论行军打仗,一座孤城被几万敌军包围,上有张须欢,等待他们的也是全灭,下有马磐,李炎皆是比不上,就算围而不攻,但论武斗刺杀,李炎也不想去做这么危险的事,短时间连张须欢都奈何不了李炎,也只有李炎,听马磐描述,是此行的最佳人选。绝非善类。

李炎身着黑色夜行衣,紧了紧手中的斩流。

挥手叫来了一个甲士去拿吊篮。马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让各位都坐下继续休息,战斗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响,老兵们都知道,马磐挥挥手,保存体力才是最重要的。

”马磐一怔,“你?算了,随即摇摇头说道。还是我去吧。

接到命令,镇北军甚至连张将军的话都可以不听?“左相的命令就那么管用么?“李炎皱着眉头说。

张将军若是出事,杀入京城清君侧!我必带着镇北军,”算上我一个!“马磐咬牙切齿的说。

“马磐紧了紧手中的钢枪,”我知道了,轻声说道。

能不能放下一个吊篮?我想试试看!”想了一会,“城门已经堵死,李炎转过头对着马磐严肃的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武侠世界游美录武侠世界游美录枯叶碟|武侠意外来到武侠世界,从此把原世界的美女教坏了。四大名捕世界:无情变了,姬瑶花变了,安世耿被坑了,捕神被利用了。天龙世界:王语嫣变了,巫行云变了,李秋水变了。绝代双骄世界:慕容九变了,张菁变了,邀月变了,怜星变了。
  • 惊鸿侠影惊鸿侠影爱雯剑子|武侠江湖诡黠,武林动荡再起。四块古玉,牵引四大家族后人纷争不断。熟悉的面容,不同的心,魔教教主上官绯羽究竟是曌梦雪还是.......天下第一剑慕容白力抗狂澜,最终能否得偿所愿,与心爱之人啸傲山林,不再过问江湖恩怨,不再踏足武林纷争?温文儒雅的慕容白,霸气侧漏的上官绯羽,善良温柔的曌梦雪,三者之间究竟是何种牵扯不开的宿命?
  • 麻栎情缘麻栎情缘竹香园林|武侠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这里繁花盛开,这里与世隔绝,这里人民安居乐业………一切的一切就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随之渐渐远去。主人公三兄弟相继来到世间。十八年后,一切都随之结束,三兄弟是这个世外桃源唯一的生还者。他们的家人究竟去了哪,为什么连尸体都没有,他们是死是活?他们的友情为何会受波澜而破裂,三兄弟谁是被叛者。天下间何为正,何为邪?小岛上的浪漫爱情,为何会消失?世间有不离不弃吗……秦风与李任为何决战,黄瑞之死与他的两个好兄弟有何关系……敬请期待《麻栎情缘》,三月与竹香园林一起去麻栎。
  • 武侠创业录武侠创业录龙动2016|武侠一个武侠与经商创业结合的故事。所有门派都如同现代化的公司,它们有着各自赚钱的手段。只是这些公司中,都有一个部门——杀手组织。这些门派的掌门,就叫作董事长、总裁。
  • 武侠旅记武侠旅记酱油打底|武侠这是一场意外的旅行,没有圣母,没有种马,没有无敌。萌才是正义,可爱才是无敌。..........好吧,这是猪脚伪萝太收养萌物的无节操武侠旅行。预计位面:《风云》-->《倚天屠龙记》-->《天龙》-----
  • 剑意长存剑意长存万俟一剑|武侠一名剑客,幼年惨遭横祸,家破人亡,幸得老管家所救并抚养,后又得高人指点武学,技成之后,单剑独走江湖,掀起一阵阵血雨腥风,快意恩仇。阴谋暗算背后又有多少人性闪耀,刀光剑影之间又伴随着多少侠骨柔情……
  • 道侠情缘道侠情缘音菪|武侠田家因一本《万道》秘籍壮大,建立田府,恶霸一方,修得恶犬满堂。田府中有一下人,相貌过人,聪慧耐忍。正因嫉妒他的相貌,小少爷赐他田丑名号。田家得一本秘籍崛起,这本秘籍也给他家带来了灭门之灾。那晚田府通天光火,只有田丑一人携秘籍脱逃。田丑卖傻十年,总算等得契机。但他携秘籍而逃,杀手很快追来,眼看命在旦夕,还好得侠士出手相助。结果更多杀手穷追而来,侠士干脆把他带回“道石派”中保护。田丑总算落得安身,觉得与“道”字有缘,改名谢道。杀手之中有一小姑娘,绰号小精怪。凭着与道石派尊者孙爷关系,追上了山。。。谢道没有想过要成为一个侠客,但他的性格却让他使着侠客行径。就因他这性格,结交了不少朋友,甚至小精怪最后也认了他做哥哥。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黑燕侠黑燕侠望云飞|武侠明朝万历年间,池州府铜陵县大通镇平民少年洪天赐,因为父母无辜冤死,被迫跟人远走大巴山,学习武术希望复仇。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为了弄清父母留下的一个弹弓的来历,他走出大巴山,历经艰险后不但弄清了弹弓的来历,还意外得知了一个让他震惊的身世的秘密。为了彻底弄清十七年前发生的事件的真相,洪天赐从新踏上寻找真相的旅程,辗转多个城镇,最终在两个少女和富家公子秦关山的帮助下,历经一连串的神奇冒险,不但弄清了当年事件的真相,还揭开了大通镇地下埋藏着财宝的秘密,最终报复仇人,成为一代盗侠。
  • 重生之无限未来重生之无限未来对牛弹钢琴|武侠一个民国时期的少年,阴差阳错灵魂被困。经历了孤独,失败。最后重生现代,故人已逝。陌生的世界里他何去何从?无数的谜团且看他如何解开!
  • 云烟诀云烟诀山佳客|武侠“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震,匣里金刀血未干。”绵延数里的军队在黄土砌成的谷中穿行,士兵有力的步伐扬起漫天黄沙,烈日当空照下,直射得将士们的铁甲泛起寒光湛湛,从远处看,军队犹如一条闪着银光的巨龙,嘶吼着前进。正当将士们缓步而行时,中军中传来一阵吟诗之声,若说是吟诗却不如说是喊诗,这首唐代大诗人王昌龄的《出塞》由此人喊出,当真是豪气干云,听得中军的兵士们无不慷慨激昂,有几人闻此声如钟如磬,心下敬佩,但一时间又不知是哪位将军所发,便回头向后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