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早产

然而这样的亲事,他们的好父亲偏偏同意了!

他们的生母是她年幼时去的。她与大姐齐好差了四岁。

棚顶的瓦片已经丢了一部分,外面下大雨,庙宇里下小雨,殿内正中间的菩萨泥塑宝相庄严,那破庙年久失修,不过背后帘幕破损,还挂了许多的蛛网。

之后她也见过大姐几次。见她虽然要如老妈子一般照顾丈夫,可是梅若莘虽然傻,对大姐却十分依赖。

车夫和两名护卫拴好马匹也算进了门廊下,只是男女有别,不好往里头来。

“夫人在小厨房。”

家里也没有姊妹,寝室里的姐妹们相处的也融洽的很,哪里就有面前这俩这么难缠?她一直都沉寡言由着两个小姑子一唱一和,齐妙前世并没有陪伴小姑子的经历,直等他们说累了要告辞了,才松了口气。

“是。”那小厮飞奔着出去备马。

“如此甚好。”

爱莲被逗的噗嗤笑了,这位夫人比意想之中的要容易相处的多。

却也不傻,见齐妙面色凝重,碧苑虽然为人老实,就知道必然是有事,也同样低声道:“是二门上的一个妈妈来咱们院子里传话的。”

翻找回忆,齐妙的脑袋嗡的一声响。其实她与大姐齐好目前为止只是陌生人。心都已经狂跳起来。可是这具身体仿佛有自己的意识一般,齐妙就理解了原主对大姐的感情何来,也将那部分关于齐好的记忆原封不动的融入到自己的感情中。

真是忍够了!

齐好却一直小大人一样的照顾她。在苗氏进门后,别看只差了四岁,长久以来姐妹俩都是相依为命,彼此是彼此的依靠。

爱莲面色严肃的对齐妙使了个眼色。

点点头,齐妙狐疑的眯着眼四周打量。

别看姐夫名字秀稚的像个女人,后来大姐被父亲嫁给了梅翰林的长子梅若莘,可实质上他却是个孔武有力的痴傻人儿。据说是年少时吃药吃坏了脑子,到现在智力还仿若稚龄孩童。

门前探头探脑的那小厮就进了门来,行礼谄媚道:“侯爷,才刚世子夫人的马车已经出府了。”

“爱莲,夫人呢?!”

见了面行礼都顾不上,拉着齐妙道:“夫人不好了!才刚将军府里来人传话,说是大小姐今日摔了一跤,动了胎气,紧接着就见碧苑冲了进来,如今怕是不好!将军说让您赶紧去梅翰林府上,否则恐怕……”

就见远处青山碧水,路两侧绿草林荫,齐妙撩起车帘往外看去,却是已经出了城,走在了略有些坑洼的官道上。

后头的话没说出口,碧苑的眼泪就已经先涌了上来。

齐妙吩咐道:“去备车,还有,将涌上的眼泪逼回去,不要惊动世子了,世子在睡,冰莲和问莲留下服侍世子,齐妙的记忆融入脑海回味一番也不过眨眼之间,待会儿是自起身了就告诉他一声,说我去梅翰林府上了。”

身上已经被浇湿,听闻车夫说的话不对,爱莲坐在外头,立即怒声道:“夫人是千金玉体,万一染了风寒你能付得起责任吗?还不听夫人的吩咐!”

见时辰差不多了,“这还用你说?”白永春对自己的外貌素来是十分自信的,就快步出门,骑着马飞奔而去。

转入了岔路,马车就在路上转了个弯,前行约莫三里地,到了一座破庙跟前。

碧苑听齐妙这样说,眼睛都直了。好好的如此炫耀真的好吗?

具体在何处她也不知道,不过有庄子倒也是正常事。只是即将临盆的儿媳妇,至少应该放在就医方便的城中,梅翰林在城外的确是有庄子的,在庄子里除非已经养了稳婆和医婆,否则是很危险的。

马车的速度明显的快了起来,齐妙就在心里默默的回忆从前诊治过的一些动了胎气的妇人的症状,还有医术上写过的内容。

情况似乎不大对。

“碧苑。”齐妙压低声音以气音问道:“才刚是谁告诉你我姐姐出事了的?”

她出阁前,齐好身孕近九个月,即将临盆了。

此时白希云尚在休息,白希云的身体现在是齐妙的心病,是以她也不急着回房,就先去了小厨房单独开辟了熬药用的屋子。将今晚预备药膳要用的药材先行预备下。

那两个还不忘了回头道:“二嫂到底是出身将门,齐妙与爱莲和碧苑将人送到院门前,陪嫁必定不少吧?瞧这园子里的人月例银子都不用从公中出了,就知道齐将军必定是给了不少的银子。”

唇角扬起一个笑容,就道:“下雨了,齐妙撩起窗纱的一角悄然看向外头,咱们这样赶路不安全,还是先寻个去处避雨为妙。”

正忙着,却忽然听见院子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们两个姑娘跟着马车走,毕竟是赶时间,弄个不好还要马车等他们,没的拖慢了脚步。

齐妙与碧苑下车,寻了一处干净所在。

而那两个狠狠的瞪她一眼才走。

摘了围裙放在桌上,齐妙快走了两步又停下,道:“爱莲和碧苑跟我同去吧。玉莲也留下。”

鬓角的碎发湿润后贴在脸上,越发显得巴掌大的小脸肌肤莹润。她在才刚带来的软垫上坐下,齐妙衣裳有些潮湿,手中把玩着一跟柴火,道:“侯爷到底吩咐你们将我带去何处?”

二门?

“这是去哪里的路?”

就随着跳上了车,爱莲和碧苑也清楚,碧苑到了里头与齐妙同做,爱莲则是侧坐在车辕。

扶住爱莲的手臂夸张的道:“与她们那样绕弯子说话真是太累了,齐妙揉着额头,没的浪费了我多少精力,晚上要多吃多少才补的回来。”

至少傻子不会还变心吧?如果不理会旁人怎么说,她之前就想,与一个单纯的傻子活一辈子,至少大姐不会受气吧?不会将自己的儿女当做筹码来换取自己的高升吧?

齐妙心里就突的一跳。

齐妙退回了马车中。

这个年代最快的交通工具应该是骑马吧?可惜她不会。齐妙这厢坐在马车里,听着吱嘎吱嘎的车辕滚动声,心里十分焦急烦躁。就只能乘车。

左右看看,正看到了方才齐妙在马车里看到的方向,“那边有一座破庙,那车夫略想了想,不如先去避雨,等雨停了再走。”

苗氏就是利用齐好的身孕来威胁她,逼着她代替齐婥嫁给白希云的。

两名护院没说话。

原本不甚清朗的天空中忽然打了道闪电,随即闷雷声大作,暗淡的云光仿佛浓重的墨彩被打翻,渐渐的在天幕上晕染开来。豆大的雨滴先是打在棚顶,正当这时,一滴密过一滴,竟是倾盆而下。

身旁小厮奉承道:“侯爷英姿不减当年,依旧是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我也与我爹说‘银子都给了我,你们可怎么够呢。’我爹却说,可是家里有一些祖产,最疼爱的就是我,只希望我过好日子,旁的都不用我理会。如今我看两位妹妹也到了说亲的年龄吧?将来出阁时让婆母也照着‘一生衣食无忧’的程度来给你们预备,“是啊。我继母也有些银子,此番出阁给我陪嫁了一大半,俸禄没有多少,一生衣食无忧是足够了。”齐妙微笑着道:“我爹虽是武将,我想婆母那么爱护你们,定然应允的。”

可嫁给一个到二十五才讨到老婆,大姐虽不是生的多么才华惊人样貌出众,长得像头熊却孩子气的男人,也绝对是暴殄天物了。

白永春扣上蓝宝石的带扣,将一把匕首斜挎在腰间,又对着西洋美人镜照了照。

“是,夫人。”

撩起车帘,齐妙焦急的问:“还有多远?”

齐妙越加觉得事情蹊跷了。

一名车夫,齐妙点了两名护院,爱莲和碧苑跟在马车两旁,一行就飞速的往梅翰林府上而去。

碧苑,“那就加快速度吧。爱莲,你们上来与我同乘,还能快一些。”

就有个做小厮打扮的年轻小子从大门前石狮子由头探出半个脑袋来,齐妙的马车刚刚拐出街角,想了想,就进了府去了外院。

上了轿子飞快的往府门前去,爱莲和碧苑一左一右的陪着齐妙出来,早就已经有粗使的丫头来报了信儿,就连朱轮华盖的蓝幄马车都预备好了。

梅翰林的长子如今是住在庄子上的,车夫回道:“回世子夫人,大夫人也是在庄子上出的事儿,是以咱们现在是往城外三十里的庄子去。”

%

刁钻刻薄不说,还很不讲理,果真这俩人是遗传了张氏,她们俩面上是来与新嫂拉近关系,实际却是来探听沁园消息的。

很好。道:“好。去备马,不要声张,白永春闻言眉开眼笑,待会儿就你们俩跟着我出去,其余人哪里就不必要告诉我出门去的事儿了。”

车夫道:“夫人,不远了。”

白永春正在更衣,外院的书房中,随身服侍的小厮替他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锦缎直裰,又跪下服侍他穿鞋。

爱莲和碧苑两个寻了破碎的桌椅生火,好半天才点起来一堆篝火给齐妙取暖。

如此走了约莫一炷香时间,道路开始颠簸起来。并不似在城中时候那般平坦了。

车夫道:“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夫人还是忍耐一下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倾城少宗主:邪尊绝世宠妻倾城少宗主:邪尊绝世宠妻白底青|古言她是天之骄女,医科大学的优等生,下一任隐世家族的接班人,本该前途光明的她,却不想一夕穿越成了她?而她,一代宗门的少宗主,风华绝代,清冷绝世,本该傲世群雄的她,却不想一夕之间迎来了她。命运之轮自此重新转动,当她成了她,又该迎来怎样的不同?他,鬼魅邪尊,心狠手辣,狠戾异常,本以为一生终将活在黑暗当中,却得老天垂怜遇了她。从此以后,什么冷酷,什么霸气,通通不要,只愿在这条宠妻之路上越走越远。
  • 恋血恶魔恋血恶魔夜梦似樱|古言在现代,她与弟弟相依为命。因一次事故,却变成了冷王府的丫鬟。他,性格怪癖、阴晴不定,表面上看似一个王爷,但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吸血鬼。一次意外,她成了他的女人,而他却不自知。只是莫名感觉她的血香甜,让他难以控制。当他一次次伤害她时,她还会接受他么……
  • 傲娇残王:一吻辣妻成瘾傲娇残王:一吻辣妻成瘾择一|古言为了世界的和平,人类的幸福,奇妙来云痕大陆找宝贝了。然而,出师未捷先被坑,阴差阳错的成了便宜残王的新娘。奇妙一入,王府从此宁静的一去不复,尽是鸡飞狗跳!对于看着这个整天到处瞎蹦跶的某人,残王表示又爱又恨!“怎么,我的病你治得了?”残王难掩兴奋,看着骑在他身上作乱的小女人。奇妙明眸未动:“能治一部分吧,毕竟,神经病我可治不了!”……最后,奇妙最担心的是还是发生了。烽烟乍起,危机四伏!奇妙带着她的使命终究离去……
  • 本郡主在此谁敢放肆本郡主在此谁敢放肆落颜流水|古言他,高高在上的王爷,独揽大权于一身。她,莫名其妙的郡主,凶险迷离于一世。他的孤情寡义,他的深情爱恋,换来的能否是她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十年前他,叶牧原,十年前的她,顾怡萱。她的原哥哥对身为小小的皇朝弃女的她是多么的重要。十年后的一场劫难,彻底的解开了顾怡萱15年的身世之谜。她也带着一身仇恨,复回王朝,血海深仇,弑父杀母,她本平凡的一生由不平凡的命运,身份,人而改变。而她的原哥哥又该何去,何从?
  • 桃之夭夭:落花时节又逢君桃之夭夭:落花时节又逢君少女小明|古言我还记得淫雨霏霏的江南,碧水两岸,香拥翠绕。我还记得那被落花和笙箫簇拥着的江南,青砖白瓦,鼓乐悠扬。我还记得什么?雕花的窗棂,轻扬的罗纱,飞过指间的流萤,还有那个傍晚,身后的杏花纷纷飘洒。稚气的少年,从后门经过,忽而望见我,面如绯霞。那一刻,他的脸,绽放出明媚如笑的阳光,灼灼如花。
  • 汉宫天下:二嫁为后汉宫天下:二嫁为后铅华妆成|古言当她终于站上最高处,心里却是无尽的苦楚。她是弃妇,是后妃,是皇后,是伟大君王的母亲。可是,她的悲伤有谁倾述,她的心境谁能了解?兴许,这才是她的路,与其他女人争斗,争宠,夺嫡。又或许,她就是喜欢这样的日子,胜者为王,那才是她的人生。她,王娡。天生丽质,聪慧过人。自幼丧父使她和妹妹随母亲入主新的家庭。她坚强,隐忍。她以为只要够努力够忍耐就会得到幸福,然却被夫君伤得体无完肤。就在那天,她踏上了人生的另一条道路,也是她既定的命运。他,刘启。旷世明君,雄才大略,英俊神武。对她恩宠有加,却不是她要的恩爱。立她为后,却只为江山。然造化弄人,最终发现爱上她时,却奈何早已错过。他,金王孙。温柔俊美,满腹经论,在仕途上郁郁不得志。却心怀大志,不甘平庸,终究为了功名利禄放弃了她,伤她如此之深,亦是他把她推向另一种人生。他,纳兰辰逸。悬壶济世,恍若谛仙,淡薄名利。不经意的相逢,却使他甘愿为她沦落宫廷,只为陪在她身边。他,刘武。刘启的弟弟,窦太后最为疼爱的皇子。本性淡然,才华横溢。却为了她,不惜与亲兄反目,争夺帝位。这是她的宿命,她终究是要与众多女人斗法,争宠,夺嫡。她终究是站在权力顶端的那个人。可是,午夜梦回,究竟谁才是她的依靠?谁才是她的真爱?韶华美眷,卿本佳人。如花之貌,为谁而妍?片段一:他拉起我的手,凝视着我的双眸,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今生得以娘子,定会视若珍宝。”我抬起头,坚定的对上他的凤眼:“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惊喜的看着我,道:“王孙定不负娘子的心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娇羞的别过头,心中却激动异常。他尽然如我这般,他也愿意与我白首不相离。原来他便是我的良人,原来这就是缘分天定。我何德何能,竟能如此幸福,真真觉得有些飘渺,不真实。片段二:我仔细望去,只见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待他走近,竟让我有些恍惚,只见他面如冠玉清新俊逸,乌黑的头发用黑色的缎子细细绑住,身着白色长袍,让人惊觉温文尔雅俊美非凡。我竟有些晕眩,熏香飘出的丝丝烟雾,更觉他恍若谪仙。但毕竟我已为人妇,不便与男子这般接近,便开口道:“奴家谢过公子相救,但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公子暂且回避,奴家这就离开。”只见他淡然一笑,道:“小姐不必介怀,在下纳兰辰逸是位大夫,今日有幸得闻小姐的歌声。本不愿打扰,却发现小姐昏倒在地,这才唤了丫鬟将你就回。如此寒冬小姐定是惹了风寒,如不嫌弃在下医术不精,就让在下帮小姐把把脉,别耽误了病情。”片段三:说及此,眼泪便盈盈滑落,又轻轻试泪道:“奴婢父亲早逝,母亲改嫁田家。田家本就不待见于我,见我被遣返后,更是百般欺凌。幸得公主怜惜,收入府中做了艺姬。如今,奴婢这副残躯断然不敢服侍太子殿下,望殿下见谅。若殿下怜惜,奴婢定当为牛为马报答殿下。”听及此,太子刘启站了起来,漫步走到我的面前,道:“抬起头来。”我便缓缓抬起头,一双美目饱含泪水,楚楚动人。这便是我的资本,也是我的赌注。(大家多多收藏,猫的此文属于慢热型,后面还会更加精彩:情变,争宠,复仇,夺嫡,与窦太后相斗,以后会一一呈现。)推荐猫的新文:巨星老公契约妻(轻松小白文)http://www.*****.com/?info/364303.html娱乐圈就是这么瞬息万变,当她站在这万众瞩目的舞台上,享受着万千观众的掌声与尖叫之时。她的心底,只有那张魅惑人心的面孔。当她被圈内公认为天后接班人时,她的心底确是无尽的悲凉。人生若只如初见,他依旧是绝世风华的国际巨星,她任然是默默无闻的女大学生,那又会怎样?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她永远不会忘记,初见时,那张俊美不凡的面孔。他说,我要娶你。他说,这是命运的安排,我注定是要娶你为妻的。他说,不要爱上我,只会让你心痛。他说,不准爱上我,你听不懂人话吗?他说,恭喜你成为明日新星,恭喜你终于可以离开我。他说,再见。……欧阳兰艺:典型宅女,二流大学音乐学院的大学生。性格活泼,最爱大明星炎浩轩。本以为此生与他毫无交集,却意外的成为他的幕后娇妻。于是,惊险又刺激的生活拉开帷幕。炎浩轩:一线大牌巨星,演戏和唱歌是他的拿手好戏。最为出众的是,他是炎氏企业的二公子,家境雄厚,谁也不知他为何要入娱乐圈。只知道他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炎浩天:炎氏企业的大公子,英气逼人,与浩轩的花美男类型不同,是个相当有男人味的男人。三十岁至今未婚,惹得一众美女浮想联翩。洛邶:一线男演员,虽没有炎浩轩的极高人气,却也有为数不少的铁杆粉丝。英俊潇洒,气宇不凡。吴小天:欧阳兰艺的学长,学生会主席,学校的风云人物。阳光型男,对兰艺一见钟情,却埋在心里。推荐好友文:http://www.*****.com/?info/345481.html书名:夺心女神医作者:若若独欢上官清筱,西楼国上官将军家刁蛮任性的三小姐,是人人皆知腰比水桶,满脸痘痘的丑女。娘虽是正室却不得宠;未婚夫又与妹妹暧昧不清;她以自杀逼婚却不幸身亡……再次争眼的,却已不是那个人人厌恶的三小姐,而是医学院的高材生上官清筱!因为过度疲劳而死的她只想过平凡安宁的生活,保护关心她的人,却无端卷入夺嫡之战,藏宝之争。身边的各种阴谋,到底如何化险为夷?各色美男,到底谁才是她的真命天子?
  • 重生少女暗莲王重生少女暗莲王夜奈|古言仇家寻仇,时空错乱,不明黑洞将他们所有人吸入其中,通往不知名的地方。一觉醒来,一朝回到解放前!女子眼眸漆黑如墨,诡异的漩涡在里面转动着,却不时闪着耀眼的光芒!她自信狂妄,却有狂妄的资本!她轻轻一笑,飘若天仙,又如地狱魔鬼,是天使与魔鬼的完美嵌合!昔日的伙伴一夜之间全部被杀,看着同生共死的伙伴全都死在自己面前,血腥味与血肉腐烂的味道弥漫在空气,她白了头,化身为魔鬼,屠杀了整座城,面对着所有人的指责痛恨,她冷笑!冷眼看着一直让她怦然心动的男子一剑刺穿她的心脏。她斜视了他一眼,唇角轻勾,笑靥如花,却是连一句话也不愿再说了,因为,恶心。那个明明有张惊为天人的容颜,却总像个痴痴呆呆的孩子,那个总是傻傻的笑着唤她阿翩的男子,那个在所有人都站在她对立面的时候站在她的面前保护着他的男子,那个认真的对她说“阿翩,有我保护你!”的男子,终是她负了他。
  • 爆萌公主高冷皇帝求扑倒爆萌公主高冷皇帝求扑倒夏日浅夜|古言精灵古怪的她遇到了高冷的他,第一次见面打了他。第二次见面绑了他,但偷鸡不成蚀把米被他按在床上说:“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某女的脸全黑了,“迫不及待你个头!”一道和亲的旨意绑在一起。他们又会如何呢?小剧场:某男:“灵儿,我们有一千年的缘分我们是不是应该……”满脸狡黠,某女:“我们是应该……但……”还未来及把话说完就被扑倒。
  • 邪相霸宠:绝色残君邪相霸宠:绝色残君花绝觞|古言她,不老不死的神秘岛主;他,邪魅如妖的妖孽宰相;他,任性霸道的酷萌妖皇;他,深藏不露的腹黑弟弟……她爱喝酒,一袭男装,不知俘获了多少少男少女的心,她本身就是一个谜,无人能解开的谜。一不小心的意外,让她青丝如雪,左腿残疾,而她却风轻云淡的说:“银发?不错不错,省得我去染了,残疾?唉!反正我要腿也没有用,坐轮椅多舒服呀!省了我站起来的力气了。”且看她如何将这世间万物玩弄于鼓掌之间。“唉!树大招风这一点我懂得,可是你告诉本岛主这招来的都是啥呀!虽然我承认本岛主魅力不可阻挡,但是也不能都往我这塞呀!”“……”
  • 美人倾huo天下美人倾huo天下倾城媚笑|古言月倾城,就犹如她的名字一样,倾国倾城,冰冷绝艳,她惊艳四射,却甘愿藏匿于人间,遮掩光华,做个平凡的人。南宫夜,就像暗夜里的狐狸,腹黑狡诈,他也是可怜的人,每月受盅的折磨,当冰冷的他遇见冰山美人倾城,一切都在改变着。上官轩,因恨成爱,痴痴缠缠一生。花无泪,一生只为她,即使城明已不照我,我也要亮下去。傅明月,外刚内心却胆小,倔强的她,只对他一心一意一辈子,不离不弃。夏冉天,遇见她,是他最美好的回忆,溺水三千,只取一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