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7章 大结局完

”他眸色阴鸷的看向容澜。“容澜,你还真是好本事。

或许只要沈云锦和他在一起,那样的笑容,他觉得,这辈子,他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她都不会再有那样粲然的笑容。

“小姐,你真是太美了。”

沈云锦娇嗔的看了她一眼,笑道:“你这小嘴是越来越甜了。”

看着沈云锦,顾青一身狼狈,松了一口气。

容家军的威名他不是没听过,他相信,容澜有能力在夏国军队来之前,景御珩脸色已经彻底黑了,杀了他们。

喜气将这冬季的寒冷都驱散了几分。

那一直寻不得的无根花,饶是洛神医也 没有想到,根本不是药材。

“哎呀,这盘点心好像是玫瑰糕啊。”

……………………

那名暗卫微微诧异,没想到一向严谨的太子殿下居然会在皇宫里就这么的使用轻功。

”景御珩冷了眉眼,说道。“你们出不了夏国的。

容澜忽然一笑:“景太子一向这么有自信?”

“怎么这么严重。”

这具尸体的身上,但是此时,却是依稀可以看见那没有被烧尽的雪缎。

想起景御珩的所作所为,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那个,送入洞房啊。”

一脸的不乐意,洛神医则是撇着嘴,但是眼中的喜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沈云锦她,心里始终没有他。

、。没想到,那个女子的命,狠狠的插进景御珩的心里,沈云锦居然这么看重,之前她一直未提,一席话,景御珩也丝毫没有在意。

“我知道啊,吩咐了不需有人摸玫瑰味的花粉的。”

众人迅速撤离,以免景御珩反悔。

只有宫里才有的布料,基本大部分都被他要走了,用途,雪缎,自然都是给沈云锦做了衣服。

她猛地捂住唇,随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容澜搂着女子的手臂微微用力,为她驱寒。

沈云锦身上的的戏服染上了不少灰黑,远离戏院的地方,但是小脸却是被保护的好好的。

他猛地闭上了眼睛,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景御珩,不忍再看。

不过事情倒是很顺利,马车顺利的出了城。

沈云锦眼眶微红,看着那许久未见的人,大步走了 过去:“师父。”

尽数崩断,他现在只想抱着怀中的女子,直到天荒地老,紧绷了一个多月的心情在此时,也不要在松手。

靠近几步,看着那已经看不出模样的人,他脚步有些踉跄,只觉得喉头一哽。

”沈云锦憋着嘴,“师父,撒娇似得说道。我好想你。

沈云锦微微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微微抿唇,轻缓的声音在马车里响起,随后试探性的看向容澜。

看着那一副面目全非的尸体,景御珩面色阴寒可怖,周身冰寒的让人不敢靠近。

不能说话,沈云锦已经呜咽出声,只得一个劲儿的摇头。

不是花朵,而是女人,无根,此花比喻的,则是失魂。

他们一直寻不到的无根花,竟是她这异世之魂。

现场的人开始救火。

二人上了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沈云锦点了点头,快速的往城门口处出去。

洛神医嘿嘿一笑:“还算你这丫头有良心。”

”沈云锦声音沙哑,带着一丝试探。“容澜。

怀孕都是这样的,“没事,唔。”

你杀了怜儿,你我之间,沈云锦眸色微凉:“景御珩,隔了一条命。”

看向镜子中的人,沈云锦回过头,轻叹一声。

说完,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的声音很低,“阿锦,带着浓浓的歉意和自责。对不起。

竟是发生了这么多事,连带着,不过一年光影,她的命运也转变了。

。城中一条街道,在这样的日子里,却满是鲜红

”顾青说道。,“主子。我们快点出城吧,洛神医已经等在城外了

,与此同时。已经被扑灭了的戏院

,有些僵硬的抬起头。看向不远处从马车上缓缓下来的人,沈云锦却是在听到小声的时候,一时间,眼中满是震惊之色,竟是连呼吸都忘记了,面色倏地僵住,怔怔的看着那人

”,“阿锦。我们回家

太子可以,但是他,不行。只能苦逼的大步跟在后面跑、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也不会去纠结了

,看着沈云锦有越吐越凶的架势。主婚人连忙喊道

,面对面站着。容澜刚要弯身,容澜扶着沈云锦,只见沈云锦忽然身子颤了一下

“,“容王府。缺个王妃了

?“阿锦。”容澜有些焦急的到

”?“骗你又如何

,而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呼吸

”,容澜毫不示弱的抬起头:目光森冷薄凉。“景太子也是好本事,设了那么一场局

。二人对着门外弯身一拜

。沈云锦被沈唯君背上了花轿

,二人父母都不在了。坐在长辈的位置上的,是洛神医

,我在。”容澜低下头。将脸埋进她的发丝中,“阿锦,用力吸吮属于她的馨香

,有洛神医在。容澜的蛊毒已经解了

,救火。”景御珩怒吼一声。随后不顾人阻拦,“还愣着干什么,进了火场

景御珩看向身边满脸黑灰的女子:眸子越加冷然?“云锦呢。沈云锦呢?”几乎是,怒吼出声

,马车一路进了林子。那里,城外,有另一辆马车正在等着他们

?“他是怎么看出来那人不是我的。”高矮胖瘦明明差不多的

,沈云锦向前几步。眼眶微热,泪水将眼前的视线模糊,看向那人,却依旧模糊不了那道身影

”景御珩的声音压得很低,几欲爆发。,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的。低沉压抑,“滚开

,容澜手掌微颤。带着试探性的抱住怀中的人,二人身子贴在一起,随后,随后,越抱越紧4,皆是一颤,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之中

”,默了一会:才悠悠启口。“你和孟心怜,个头差了不到半尺

,脸上有些湿意。在寒风之下,冷冽的寒风刮着他的脸颊,更加觉得冰冷

,忽然。他身子一颤,景御珩走进几步,猛地将那焦黑的尸体推到地上,将那已经看不出肌肤的女人服了起来,站起身,蹲下身,面色满是阴狠

,幻想。不过还是幻想,到最后,不能成真

,容澜忽然一笑。握住她的手,看着女子微微拧起的眉头,让她正视着自己,松开她的肩头,眸色满是深情

,沈云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连带着脖项都红了,随后弯唇一笑,瞬间红了脸,不胜娇羞

,不管夏皇还在说着什么。紧绷的一张脸满是肃杀之气,身侧的暗卫秉着呼吸,大步流星的向宫外走去,连大气都不敢出

,心中暗暗后悔。怎么就没有看好沈云锦

、。那人……不是云锦

”,果然是容王?但是,“呵,就这几人,绝不做没有把我的事,就像出夏国

,眼眶也有些红了。这丫头,老人看着这一对璧人,也是要嫁人了啊

,景御珩被她哭的心烦。挥手让她下去,随后就要进入火光冲天的戏院

,点了点头。跟在顾青身后,沈云锦转过头,快速的送后面离开

,几乎染红了半边天。热浪汩汩传来,火势太大,灼的人皮肤生疼

,就在二人紧紧相拥的时候。远处,马蹄声响起

。整个戏院内外已经乱作一团

,十二月份。整个城池都被白色覆盖,寒冷,已经是隆冬季节,却又美丽

”,雪儿被吓得浑身一颤:姑娘她还没有出来,我去找了,一边哭着一边说道。“姑娘,没有找到

,沈云锦脸色苍白。抱着盆不断的吐着,婚房里,一旁的容澜焦急不已

,马车上。沈云锦靠在容澜肩头,有些纳闷

,“二拜高堂。”二人转过身。对着洛神医,深深鞠躬

,窗外。喜鹊成双的落在枝头,带来一片喜色

,却不是笑给他的。而是,沈云锦忽然粲然一笑,给她身边的男人

”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响起。。“殿下

,因为他幻想着?或许沈云锦真的想要接受他呢

,景御珩心下一跳。暗道一声不好

,深深的看向沈云锦一眼。似乎想要逃离这里一般,话落,好似晚一秒,驾马快速离去,他就会改变主意

”,“出不去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再死一次?不过在这次,不是我一个人

”他高声一喝,“马上,身子也在瞬间向着城门的方向而去。,封了城门。一个蚂蚁都不许放出去

,眼中满是炙热。勉强站住身子,男子缓缓下了马车,看向几步开外的女子,身影有些微晃,他只觉得身侧的手掌都在颤动

,身子微微前倾。抬手捂上胸口

,“云锦?你一直在骗我。”他苦笑一声

”。“夫妻对拜

,现在沈家已经被抄家了。也是已死之人的身份,但是,会去楚国,就连她,恐怕会掀起波澜

”他还在试图劝说着。,会试着接受我的:跟我回去好不好,景御珩没有在理会他,现在沈家已经没有了,你说过,楚国,而是看向沈云锦。“云锦,没有你的立席之地

,话音刚落。一声低笑声响起,似乎在笑沈云锦的孩子气一般

,苦笑一声。都是伪装,景御珩看向那脸色寡淡疏离的女子,现在,原来她的笑容,她连一丝笑意都不愿施舍给他了

,容澜一袭红装。脸上苍白的病态已经尽数消失,取而代之的,俊朗非凡,是红润健康的色泽

,但是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一时间,景御珩人在宫中,只觉得自己三魂七魄都要离体了

,他才缓缓睁开眼。但是脑海中,好一会,沈云锦那笑意若是如何也挥之不去

,但是心中担忧沈云锦的心思却是不比任何人差。当初听到沈云锦出事的时候,洛神医虽然最近一段时间看上去没心没肺的,他几乎吓得心脏都快停止了

,顾青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嘴角微微勾起

,不是没有想过沈云锦不过是在用缓兵之计消除他的戒备罢了。他下意识的想要把那当成真话,就算是假的,但是听到那一席令人心动的话,他也想要当成真的

,景御珩心中焦急。甚至没有架马,还没有走出宫门,直接飞身使用轻功向宫外飞身而去

”?“你……刚刚是在求婚吗

,用尽全力。已经有不少人跑了出来,他目光飞快的扫视着,景御珩很快就赶到了戏院,寻找着那道让他担忧不已的身影

,随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断响起,无数人影手持弓箭,附近的林子里,对着景御珩等人

,但是妆容还未卸。匆忙下了马车,沈云锦的戏服已经换了下来,只见不远处,到了地方,一个身影佝偻的小老头正焦急的张望着

,一时间。大厅里乱成一片

,他笑的温雅。沈云锦看向他,心中满满的满足感

,好在。好在她没事

”,夏羽吐了吐舌头。“哪有:明明就是实话好吧,容王真是有福气啊

,回过头。看向那人群中央的人,沈云锦心中一慌,心下微沉

,现在看来。不过就是沈云锦为了让他松懈而故作乖巧

”,但是皆是精英。但是,“容家军虽然人数不多,现在就取了景太子的首级,出不出得了夏国我不知,我很有自信

,沈云锦闻言一愣?不过半尺,也会注意到

,原本的洞房花烛夜。就在沈云锦强烈的孕吐下度过了

。他轻飘飘的说道

,已经在算计着。这个臭小子出来以后,容澜眸色越加幽深,要怎么教育他了

而是……

”一名暗卫见状挡在他身前,“殿下,阻拦到。,现在里面火势太大了。您不能进去

,当时。全部药材只剩下无根花这一种

”。“一拜天地

,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二人。心脏里似乎插了一把刀,远远的,用力的搅着,景御珩的眼睛被狠狠的刺痛,疼的他不能呼吸

,从城西上轿。一路敲锣打鼓的到了容王府

”轻缓的,带着一丝疲惫和悲凉的声音缓缓响起。,“我们。回去

,师徒二人抱在一起。喜悦的气氛包围着二人

,虽然一直知道自家主子很美。但是在这么精致的妆容下,一旁的夏羽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更是美得令人窒息

,很是紧张。只要没有出了这夏城,马车上的沈云锦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她就不能安心

”,“云锦。你们很难走出夏国,哪怕,若是我执意,是有容家军

沈云锦有些微愣,似乎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离开了、,看着忽然离去的景御珩

。容澜一字一句的说道

”那名暗卫一咬牙,但是不能让殿下进去。,“殿下。转身进了火场,虽然知道可能不能或者出来了,属下进去就好

,沈云锦看着镜子中。缓缓微笑,坐在梳妆台前,那弯起的嘴角好似抹了蜜一般,那妆容精致的女子,甜到心里

。庄重的婚礼却在新娘子的孕吐下匆匆进入了喜宴的环节

,她已经听到了顾青的计划。景御珩居然能猜到那人不是她,马车上,更加没想到,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

“唔——”,忽然:沈云锦摘下盖头,脸色苍白

,心底满上一丝甜甜的感觉。眸色温柔的看着她,容澜心下微跳,似乎在诉说着生死相随的誓言

”,洛神医眸色通红的看着沈云锦:抬起的手有些颤抖。“哎,丫头

,眸色越来越深。最后,容澜目光幽深的看着那远去的人,收回目光

,他走上前。将那个盖着红盖头的女子迎了出来,一路跨火盆,掀起轿帘,从门口走到前厅

,最后。奔跑起来,她快步走了几步,用力的撞进吧个温热的怀抱

。杂乱的声音不断响起

”,“是不是有人摸玫瑰香的香粉了。小姐最近孕吐厉害,闻不得这个味道

”门外,“时辰到了,喜婆的声音响起。,快点快点。新娘要上花轿了

,他没有办法继续逼迫她了?尤其是在她许下必死的决心之后,他有怎么能继续强迫她呢

,沈云锦也是紧紧的抱着他。才能感受到彼此,不是做梦,好似只有这样,不是臆想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帷天下凤帷天下若存|古言被丈夫和庶妹联手杀害,她重生回几年前。保护家业,斗庶妹,渣男,她狠下心肠,步步为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活出亮丽人生!女人不狠,地位不稳,且看她凰尊天骄,凤唳天下!
  • 王爷的小小可爱妃王爷的小小可爱妃魅世狂音|古言乔小小因为被男朋友的背叛,穿越到古代。成为3王爷的弃妃。整天糊里糊涂,有点小可爱。遇到传说中冷暴不近女色的4王爷,可素这个整天黏在我身边的人素谁。;哎,哎,哎,你的爪子往那放。;
  • 风落尘泪风落尘泪沫千愁|古言灵域,诞生了一个一出生就会笑的女孩,她的笑声如同风铃般的碰撞声,是风与风的撞击,还夹杂着泥土的气息,让你享受自然的美丽······这个女孩本该有着幸福的生活,但造化弄人,当遇见他之后,她的命运全因他而改变。外面的世界里,她看尽了人情冷暖,自己也被这个世界给吞噬,一步一步被拉向深渊····“我再也笑不出来了,我失去了那种声音,我好恨,却又怨不了谁,我得到了我最想要的,却失去了我不曾失去的······”她绝望的看向这个世界,无奈的笑了一声,火焰慢慢地吞噬她的身体,直至毁灭······
  • 萌宠皇后萌宠皇后金大|古言前世抄了他们家,把她罚为宫婢的男人,这一世阴错阳差的成了她的丈夫。于是女主过上了抱到金大腿的幸福生活。
  • 素衣清颜淡若尘素衣清颜淡若尘夜以|古言明星因一次演唱会突发事件,而穿越古代,经过一场一场的事情。。。。。。。最终和男主有情人终成眷属。
  • 魅世夫人魅世夫人猫叙|古言当被打上厄运公主的标志时,沐以萱就开始了她悲催的生活。师傅催练功,被将军追杀,被逼去和亲……最惨的是不小心闯进了奸商的房间,嗯……
  • 佞凰佞凰棠梨煎雪|古言她是南楚单骑逐敌的红颜将军,艳如红莲,迅疾似箭!他是北隅呼声最高的皇子储君,叱咤疆场,意气风发!二人的婚约是世人口中的门当户对,珠联璧合,然而,一场皇权覆乱,他被陷家破人亡,她被害株连九族。十三年后,他铅华散尽,终日醉生梦死,她归来,化身为“他”,翻出一场往事残烟,陷太子,夺帝位,在算计与被算计中不断沉浮。——“要快乐是多么简单的事,只要找一处深山乐谷隐居,交得二三好友,往来串联,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波谲云诡,只是每当我想起硝烟淡处,折戟沉沙,白骨露野,就再也克制不住镌入骨髓的滔天恨意,我才意识到,我的快乐早在十三年前的今天就结束了。”——“绿蛮救不了你,还有我,我救不了你,我还有江山,如果连江山都救不了你,我要它何用?!”
  • 春汐漫漫独欢歌春汐漫漫独欢歌一叶阑珊|古言苏泯死死地抱住血肉模糊的女子,心里忍不住颤抖,失声痛哭道:“谢独欢……你别睡……给朕醒过来……”“你的命不是很硬吗?所以,你不会死的……”“你的命不是归我了吗?我命令你,不准死……”“谢独欢,你居然敢不听我的话……我错了好不好?你睁眼看我一眼好不好?”怀中人依旧闭着双眼,安静冷清。以一种无声的方式告诉他,她真的累了……没有醒过来的趋势,还是说……她真的不要他了?可是,他想听到她,羞红了脸,在梅花树下,再一次羞涩地对他说:“苏泯,你是我的爱人,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 男多女少之皇女也种田男多女少之皇女也种田夏天吃冰|古言末世之中被丧尸咬死的夏小暑重生到了一个非常迥异的时代。这里男尊女贵,这里男多女少,男女比例严重不协调,甚至允许一妻多夫。借尸还魂的夏小暑看着自己那四个女儿奴的爹就无比头疼,一皇帝三王爷外加一个手段狠辣的老太后,这一家子都能召唤神龙了,可是偏偏对她这么一个小布丁百依百顺,唯命是从。也许将来长大了找个看着顺眼的古代小哥嫁了也不错,不过看这架势以后肯定是要找赘了,本想做个米虫平淡一世,奈何自己为了应付老爹差事随便默了一篇孔子老先生的《大同世界》,就开始了黑暗的童年。什么琴棋书画,要通,诗词歌赋,要精,治国平天下之道,虾米,老爹,你没搞错吧,她学这搞毛啊!本想做个米虫,却无意中开启了自己传奇的一生!
  • 腹黑王爷倾慕琉璃王妃腹黑王爷倾慕琉璃王妃森屿海i|古言曾为你洗手做羹汤,细工女红,为你回文锦书,点灯旋墨,为你痴痴等,苦苦盼。弹指红颜,刹那芳华,不过是百年孤寂里的寂寞幽香!而我真的用这一生一世,只换你半点相思,风起,吹起衣衫。轻皱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