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各方参与

可是岳齐瞒着他和京城联络,这触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捆在一张绳上的蚂蚱,此事说不定会开怀大笑。

“哦?”陈渊听了,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没有人赃俱获,问题便没有那么严重。

时间紧迫,太子等不了太久,公孙宇又步步紧逼,双方都在给他压力!他没有时间继续稳妥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敢贸然行事,是对赫尔族不了解,对赫尔族当家的少主没有信心。

商人,若是没有根基、无所依仗,随便一个有些权力的芝麻官就能将其毁灭;商人,如果有大树可依仗,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脱身;商人,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培养属于自己的官员,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便能左右国家的决策。

能够安然无事,岳莘然有些庆幸之余,也有些遗憾,她还想见见这个派到边境与赫尔族为敌的大人究竟是谁。

“慌什么?”陈渊揉了揉额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罢了,罢了。

他不敢多想,细细分析下,锁定了几个人,无论谁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初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商家,再次偶遇,怀疑她和赫尔族有所联系,除了心痛外,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是失望、可惜?现在,她的嫌疑更大,却引出了更深的惊人内幕。

可是,事到如今,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他的家族还没有站队,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条路,将此事上报皇帝,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态尚且可控之前,不要它扩大,小事化了。

公孙宇明白了,赫尔族勾结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岳莘然和赫尔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单纯的买卖。

如今出了事,才略略有些悔意,当初若是提醒一二,说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灾祸!

如今,不是摊牌的时候,他只能伺机而动,日后查明真相。

虽然很冒险,很可能功亏一篑,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犹豫放任,只会连眼前的机会都溜走。

陈月青摇头,“岳齐都告诉我了,他们并没有和赫尔族的人见到面,等待的时候莘然发现了问题,招呼他们离开,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

公孙宇的眼前再次浮现岳莘然那张淡然含笑的俏脸,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尤其是对于岳家,对于她而言。死猪不怕开水烫,束缚便少了许多。

恩师多年的官宦生涯,形成了敏锐的嗅觉,他从中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告知自己。家族所面临的困境,更加不容小嘘,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他想到某种可能,心脏狂跳起来!

他想过自己领了这份差事,将要面临的阻碍,却不成想,刚刚有所动作对手就将他的家族推了出来。

在公孙宇尚未来到县上的时候,陈渊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上面派了人过来调查,为了避免人心惶惶,他一直隐瞒着并没有告诉岳齐。

眼前的岳家,便是第二种。岳莘然想要达到的,是第三种。

……

种种利益纠葛,上位者的参与下,暗潮汹涌,表面上竟然没有一点风浪掀起。两日后,岳莘然被释放,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将她们帮助的人面孔。

换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有了这一次,赫尔族定然防备更胜,更加不会轻信于人。

而从这求的人,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恩师虽然没有明说,潜在的意思他却明白,这趟水有些深,做事留一线,莫要做得太狠,不给自己留退路。

只是,如此一来,岳莘然已经入了他们的眼,岳齐也脱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尔族联系,怕是很难了。

紧接着,便是家人来信,父亲的政敌抛出来一系列攻击手段,甚至挖出了许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胁,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却被突然告知有变,停职等待。家族来信,均是对他的职责和劝说。

可是,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陈渊的死期也不远了,万万不能将岳莘然放任不管。

这就是商人。

陈月青松了口气。

“没错,救人要紧!先把莘然救出来,剩下的事我们回头再说。”他还要靠岳莘然和赫尔族取得联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跟赫尔族摊牌。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若是陈渊知道,弘歌冒着生命危险给岳莘然送信,便会更加笃定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

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则不同了。虽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经心中有数,日后可以随机应变,将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

他不是孤儿,在家族中,便要有所牵累。

内心****,他是不愿意难为她的,如此一来,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纠缠了,难道要抓紧时间和赫尔族摊牌,表明真意?

如今她已经暴露,岳家成为了众矢之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他的恩师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却还是来信劝说,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师那里。

这等于是赌,可是没有别的选择。

第一条路,太难操纵!那几位,毕竟是皇帝的儿子,没有证据,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还会引发皇帝的怒火。要将这件事查清楚,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不等他讲事情弄明白,怕是已经被各种手段处理了,就连家族都要受到波及。

“父亲,现在怎么办?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陈月青显得有些慌乱,所谓关心则乱,他担心岳莘然出事。

他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经过。

第二天夜里,公孙宇便收到了劝说的信函,竟是他的恩师写来的,要他莫要伤害好人,若是没有证据便不可过分为之,意思就是不准动私行,严刑逼供。公孙宇将信放在一旁。

如果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依旧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这件事甚至不用上报给太子,自有底下人为其解决、排忧解难。

显然,求到他那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玉台娇玉台娇红塵多败笔|古言半世出家,她本该无欲无求,然而一切从头,她又做不到笑看红尘。正应了妙云师太那句话,她其实两脚从未踏出红尘半步。她想保住沈家,想保全父母,更想寻得一位良人。可这本就是个吃人的世道,乱世之中岂能独善其身?在这场乱战中摸爬滚打,就必须忍常人所不忍。她饿过肚子,受过屈辱,更遭到亲信的背叛。但她坚信,最终能笑到最后的只有她。这是一个女子的乱世红颜梦......*****祝看客老爷们阅文愉快,顺便给收藏、票票,那也是极好的*****
  • 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腹黑冷王,吃定天降王妃伊诗|古言为了执行任务,她掉落在架空的王朝,并混入了王府,成为了王府上的丫鬟,本以为能低调的寻找到返回现代的方法,却不料,竟招惹上了当朝妖孽王爷,总是被摁着高调打屁股!他腹黑狡诈,不能招惹。她火爆坚强,却偏偏被他视如猎物,誓死不肯放手……宫廷斗争,机关阴谋,她随着他在深宫中沉沉浮浮,最终尘埃落定,只是,当两人心意相通时,她却寻到了返回现代的方法……为了留住她,他只能将她逼入洞房:“王妃,我们一起生个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再生缘之望梅再生缘之望梅竹荆|古言佟雪笙在战地中不幸丧生,赶上了潮流也穿越了一回,原以为自己会是狂拽炫酷吊炸天的女主角,却没想到一次一次当了炮灰。看到这里,你们以为佟雪笙是恶毒女配?你们错了。佟雪笙只是一个小小的丫环。被跳崖的是她,被下毒的是她,被冤枉的是她,被抢男人的还是她?!佟雪笙到底是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坏事老天爷要这样对她??[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模仿。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谢谢大家捧场!]
  • 时光渐去,你依倾城时光渐去,你依倾城桃紫纯|古言她是将军府的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因一位算命先生的一句话而囚禁家中多年。他是皇上失散多年的皇子,在认祖归宗后游山玩水。她偶然救下他,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折君共臣折君共臣听野|古言先皇未下完的一盘棋,谋划苍生,生杀予夺,步步为营。这一路走来,献血染满双手,为的,是这个国家的太平盛世,还是你我的世外?没遇见你之前,我活的茫然,遇见你之后,我开始在意生死,在意你。其实不必流芳千古,不要什么锦衣加身。我要你。
  • 美人款款昔如歌美人款款昔如歌李氏荷荷|古言如果前世没有遇见你,今生便不会相遇;如果前世没有负了你,今生也不会分离;如果前世没有记得你,今生也无需交集;我只道是前世欠了你,今生要来偿还。却不曾想过,不止前世今生,而是生生世世,你中了我的蛊,我入了情的毒,我们都无药可救。
  • 重生嫡女之梦回那年重生嫡女之梦回那年他不懂我的心|古言她曾经认为嫁给他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可现在这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讽刺。她亲尽全力助他登上皇位,可换来的却是一杯毒酒。苍天有眼,让我从活一世。这一世,我是地狱里爬来的烈鬼。我者昌逆。我者亡!
  • 妖后婉歌妖后婉歌木婉歌|古言犹记得入宫那日,天边出现一片紫霞。扶我下辇的嬷嬷笑着说:“姑娘好福气!紫气东来乃是祥和之气!”端望着眼前这个金碧辉煌的宫殿,我的心无端的紧了紧。数月前,一群官兵闯入我家。说是,父亲曾与先帝有约,将我与当时的太子指腹为婚。
  • 但愿此生与你相伴但愿此生与你相伴冰碟yu|古言平凡女子被卷入权势的争斗,若要保护自己,唯有奋力一搏。而三姐妹的人生,三男子的权欲,其间相互牵扯的故事会有各自主角怎样的结局?
  • 月璃沐汐月璃沐汐小骨城|古言一场意外的穿越,是阴谋还是注定?一纸圣旨的婚姻,是缘还是劫?在婚姻捆绑下的她和他又会有怎样的结果?离子殇篇:天地不仁,唯独弃我。风一息篇:黎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古逸篇:沐黎,你是我古逸认定的人,不管你爱否,我就在你身边。沐黎篇:当我把心给你时候,你却狠狠的把它撕碎。陌子书篇:沫儿,何时?才能,融你心,入你梦。古沫篇:一息哥哥,原来你从未爱过我。竹磬篇:小姐,一生一世誓死相随。清未篇:这一生我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这一次我终于为自己活了。白月汐:月汐只认你为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