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你这是赶我走吗2 第210章

”!“和平时一样的时间回来的啊

”。“叔叔对妈妈真凶

,被这样批评挖苦,叔骅却是丝毫不生气,目光一直留在沈融的身上。最后闭上眼睛哼了一声

”,“出去吧。太吵

,好像是某个电视台节目女主持人的儿子,听其他的家长讲过,小猪。沈融仔细想了想?主持人刚刚和老公办了离婚官司,现任经常帮助她接送孩子

,还是放弃立刻就走的打算,平时也会陪到九点钟的,但是听了他的话。再加上连鸣也喜欢和他在一起,沈融看了一眼时间,约莫感觉哪里有点儿不对,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做一些铺垫的

”!“不像

”,血压降低,脉搏比率不稳定,现在病人情绪不太稳定。还不允许我们治疗,“您来了,太好了,刚把我们轰了出来

沈融询问的淡定,话说做手术时。目光也很淡定,倒令某人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可是除了病号服,里面可是什么都没有穿的

。叔骅闭上了眼睛道

,像极了沙漠里濒临死亡的旅人,目光钉在天花板上一样,死撑的语气。唇角抿着,沙哑的声音,疲惫的神态,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你们

,见沈融不吭声了。某人抬眸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

”?“这么着急把我赶走就是想去洗手间吗?你之前也是一个人去洗手间的吗

”!“我以为刚才只是做了个梦

,猛然间坐了起来,在他还没有来得及伸出手的时候,因为那个眼神炽热的男人显然忘记了自己还带着伤的身体。双眼一闭,就在沈融的唇角慢慢的露出一抹浅笑时,下一秒变色,昏迷晕倒了过去

”?“怎么回事?病人情况好点了吗

,既然如此。沈融决定多留一个小时陪某人

,连代樾说完就拿起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开。沈融一开门就看到了病床上的人脸色不太好看

。某人咬牙切齿起来

,看着沈融眼眸里一丝揶揄的味道。某人终于有些黑脸了

”,“爸爸?你什么时候变回来啊

,沈融?我们重新开始吧

”,“叔骅,机会只有一次,所以。赶紧好起来

,沈融还可以理解,毕竟这是某人现在的职业,关于儿童方面的。但是关于整容方面的,沈融则有些不解了

,安装完后又开始试飞,等到沈融进来后,安装遥控飞机零件。险些撞到了脸上,连鸣趴在床边,看着半靠在病床上的人,不由皱眉

,沈融回想着刚才父子两个嘀嘀咕咕的情景,不由瞠目,某人就这么着急的想要恢复自己的身份吗。而孩子的发散思维?让她有些担心被领到歧路上去

”。“我想早点儿健健康康的和你们在一起

”,“我让你买的书?带来了吗

。回去的路上连鸣就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问题问了起来

”?“这飞机哪里来的

”?“你怎么会觉得小猪爸爸整容了呢

,醒来一切都是空。你再也不在我身边

”,“你为沈融做任何事,我都没有意见。但那毕竟是

,沈融停住步伐。连鸣有些小心翼翼的补充道

”,“他很喜欢鸣鸣。当亲生的一样对待

”,如果不想让她担心的话,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一会儿回来。想要追求人家,“沈融送孩子回家了,以后多的是时间

,连代樾略微无奈的耸了耸肩,转身看了一眼病床。又对沈融道

”,“不是我通知他们过来的,应该是想孩子了?你准备瞒他们一辈子吗

,某人因为贪吃了一个半个水果,比平时早点儿想去洗手间,便提着包包离开。又不喜欢护士照顾,但是没有料到的是,某人有些不耐烦的催她早点回去照顾孩子,沈融也不勉强,索性一个人皱眉下了床

,沈融说完拉着连鸣就要走。本来半死不活的某人突然间就来了精神

,沈融一下子慌了心神,医生和护士也被这一情景吓倒。旁边的连鸣忍不住哭了出来喊叔叔

为了让妈妈更喜欢!变更帅了。小猪爸爸也变帅了。”,“因为叔叔说他就是爸爸变的

,眼前的人脸越来越清晰,清晰到让叔骅本来带着淡淡笑容和期待的脸。慢慢凝固

”,“我这是为了和连鸣促进感情,也为了早日康复,早点出院。就不用你们每天这样跑来跑去了

”!“先给病人量一下体温

,沈融转脸看着叔骅皱眉的样子。后者的眼底里写满了真诚

,四天后,连鸣和恋恋不舍的爷爷奶奶告别。连峥提醒道

。沈融笑着回答道

,叔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午夜十二点

。沈融把视线调到了某个脸上丝毫没有愧疚感的人身上

?“怎么这么快就十点钟了吗。”沈融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

,只见他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拿着温度计的沈融,连鸣的声音像是一道天籁惊醒了抿紧了唇瓣的男人。明明虚弱至极的身体,却浑身上下都绷紧了一样

,沈融听了,从包里拿出来买的书,某人立刻转移注意力。《整容时代解密》,见沈融已经回转心思,《儿童心理学案例》

。连鸣立刻举手表示赞同

”。“叔骅

”?“一定要让人担心来找存在感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

。医院VIP病房内

。连代樾的话成功让叔骅微微睁开了眼

”,“才八点半呢,你们走了,我现在也睡不着。还要面对护士的骚扰

,四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孩子的认可,只是认可之后。连鸣忍不住有些期待

”,“如果还想留点力气谈恋爱的话。还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连代樾有些无奈,站了起来。略微沉吟道

”,“妈妈?幼儿园的小猪爸爸是不是也整容了

,护士索性好心提醒,但某人睁开眼,连时间都调整了。看着旁边那窄小的陪护床位,既然这么想一家人团聚,不置一词

”?“身体好到可以上网购物了

”,“护士看我们爷俩大眼瞪小眼的怪可怜。所以就帮我们完成了一个愿望

”?“醒了?看到我就这种表情

”,“觉得度日如年的话。我打电话让她过来

”。“叔叔说的是真的

,已经是九点钟,刚到了病房门口,母子两个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和医生正一脸无奈的站在那里,医生正冷着脸下定决心进去

,有点儿不敢下手,沈融伸手接了过来,看着叔骅。还没有抬起叔骅的手,小护士拿了温度计,就被一股力道拨开

。沈融听了不由笑道

,沈融尴尬的笑了笑,和连代樾点头再见,看向床上的伤员。皱眉道

,医院病房内。被赶走的护士有些询问病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叔骅闭上眼睛,皱起了眉。显然不想听连代樾再多说一句话

,“你们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妈妈显然已经困了?坐在轮椅上就睡着了

,沈融没有追问病号,而是低头看着连鸣,连鸣瞄了病号一眼。小声回答

,某人眉心微蹙,目光却是明亮的很,沈融怔住。完美的身高差让他就势低头,落在了她的唇上

”。“连意

”,“看来叔叔的魅力很高呢。不需要我们照顾了

,某人立刻半死不活状的靠在了那里。一脸无辜的道

,回到家,还没有换鞋。就听得墙壁上的钟摆咚咚的敲了十下

”。“你可以闭嘴了

,沈融!我只需要一个公平的机会

,装了起来,连鸣却要跟着一起,粥已经煮好。沈融想了想,沈融接回来连鸣已经是八点钟,答应了这个要求

”,“我们还会再来看他的,如果那个男的不接受孩子。麻烦告诉我们

沈融放下了保温桶,示意医生和护士赶紧进来。

扶着盥洗台的手用力撑着,一只手赶紧去把裤子扯上来,某人很厚的脸上顿时间出现了羞恼的颜色,却是越忙越乱。

“我们以前认识吗?”

沈融担心的握紧了他的手,病房里一片兵荒马乱,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昏迷休克的人,医生忙着急救,唇角挂着一丝笑。

“我刚到家就被沈融的电话招了回来,你以为鬼门关是观光区吗?”

“你怎么又回来了?”

“叔叔从网上买的!”

“滚出去!”

叔骅闭着的眼睁开,果然,带着一种桀骜和坚持。

不一会儿沈融就理解了,不过,因为某人开始给四岁的孩子讲述整容是什么东西了。

沈融不解的回答着。

晚去了一个小时,对了一下时间,沈融看着时间,一切正常,第二天,不由怀疑自己的多疑。

护士看着闭目养神的男人,默默的把时间调整了回来。

“不用!我死不了。”

“见到护士也这么紧张吗?”

“我在梦里见过你。”

晚了一个小时呢,是不是连鸣和叔叔玩的开心,“不会啊,不想回来了?”

但眉心紧蹙,沈融没有听完已经拉着连鸣进去,脸色苍白,额头冒着冷汗,房门被打开又关上,说明了他现在身体状况相当糟糕,而躺在床上的人似乎都没有反应一样,居然不允许医生治疗。

后者睁开了眼睛,两个人再次相对,走过去抓住了他的手,久久无语,沈融的脸上不由柔和了下来,却一切尽在不言中。

脸上臭臭的,叔骅却没有多少心思,整个人都显得没有精神。

“沈融,你这个女人好像比以前变坏了。”

我们都需要一个机会,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来保护自己最深爱的人。

“你这是赶我走吗?”

只听得洗手间噗通一声,吓了一跳,沈融刚喊了一声,没有多想就冲了进去。

这小子居然如此区别某人,不知道把这个评价告诉他,沈融不由笑了出来,会不会更令人期待。

果然没有,沈融刚进了电梯又想到钥匙好像钥匙随手放在了病房内,沈融原路返回,检查了一下包包,进了病房却不见某人的影子。

目光正在安静的房间里扫视一遍,最后落在了病床的人身上。

更没有着急关门离开,沈融看着某人转身着急的样子,而是走了进去,一时间忘了尴尬,一把扶住了他。

但是能够给连鸣更多的幸福,心急归心急,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两个月后,某人成功的获得了到隔壁蹭饭的权利。

眼看叔骅瞬间变化的脸,连代樾俯视着叔骅,又要坐起来的样子,责备的口吻很是明显,连代樾连忙开口。

但依旧没有扔掉温度计,沈融的手被拨的很疼,旁边的连鸣看见了忍不住开口道。

显然是了解他的脾气的,不再说多余的话,连代樾见状,走出了病房。

但目光似乎可以穿透灵魂,某人微微一怔,沈融反问的轻描淡写,嘴角有些抽搐。

“好像比爸爸话多!”

连鸣就要睡觉了,果然沈融刚给他脱了衣服,十点钟,给他洗着澡,基于沈融养成的习惯,小家伙站着就睡着了。

“你觉得他像爸爸吗?”

不知道等了多久,叔骅一脸落寞的睁着眼睛,渐渐的闭上。

“耐心这么差,怎么和别人相处?”

“先生,您可以让家属留下来陪您过夜的。”

沈融却是揉了揉连鸣的头,连峥郁闷的转身而去,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

唇角抿着,口吻严厉,沈融迎上叔骅那如同燃烧了火焰的目光,丝毫没有退避。

“当然不是,有护士。”

沈融疑惑孩子的思维能力,却听得连鸣有些期待的道。

“确定除了沈融,不想见其他的人?”

“把那个闹钟的时间调整正常时间。”

“闹情绪,看我不顺眼。”

想到了主任的特别叮嘱,护士看到她,立刻两眼放光的看着她道。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独家宠爱:首席的惹火甜心独家宠爱:首席的惹火甜心花无蕊|现言【一个励志扑倒大叔男神的故事】“娶我!我会用身心爱你,绝不背叛,白头到老!”沈南溪认真的看着池宸睿,一本正经的说道。“黄毛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叫做爱吗?”于是,她把池家大少摁倒在身下,她当然知道什么叫做爱了!
  • 甜蜜绯闻:总统大人要抱抱甜蜜绯闻:总统大人要抱抱徐玖|现言赫廷玦,k国最为年轻有为的总统大人,冷血无情,如同致命的罂粟,既令人避如蛇蝎,又令人趋之若鹜。正值盛年却格外洁身自好,未曾沾染一丝桃色新闻。可有一天,总统大人与一名女子共同出入酒店的照片曝光了……众:原来阁下的性取向是正常的!可是……这个女子的背影怎么如此眼熟呢?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爱情付之一笑的故事。
  • 分期付款限量爱分期付款限量爱伊人煮酒|现言为了钱,程娅璐把自己“卖”给了向禹寰。向禹寰,腹黑律师,初为夫妻,他声线冰寒:“不许打我电话,不许弄丢我钥匙,不许说是我太太。”程娅璐点头记牢,恪守本分,不越雷池半步。可是,老天故意捉弄她,她弄丢了他的钥匙,打了他的电话,还说:“我是向太太!”“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太太?”向禹寰把她压在墙上,大下其手。她小鹿乱撞,面红耳赤,想迎合,又想起他爱的女人不是她:“一百万的分期付款,我会尽快还清……”
  • 八零后的情路八零后的情路老牛7嫩草|现言子如穿梭在不同的男人身边,在这变幻莫测的时代,她的情感之路也跟着变化莫测,爱情变得可遇而不可求。80后的她,该何去何从?
  • 冷花落冷花落司然|现言一眼便是万年。最不受宠的落知晓遇到了如天神一般的冷岩。她对他一见钟情,他对她不屑一顾。就算伤了她的心,她依然爱他,为了配的上他,她出国深造七年。七年之后,她华丽归来,那么,冷岩,你还在原地吗?
  • 赖上未来的你赖上未来的你十一心|现言我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进入试验阶段的时光机,本想回到一年前挽回错失的爱情,却荒唐的被送到五十几年以后昔日的朋友已是满脸皱纹、双鬓斑白,成了他人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我却还得跟这些孙子辈的俊男、美女牵扯不清初恋的孙子、毒舌的上司、善良的暖男......这难道是要乱伦的节奏!
  • 落雨秋色落雨秋色苏1笙|现言A大的校花顾筱筱天真纯洁,在一次校花竞选中轻松获得第一。可她却不以此为荣,一如既往地过着她简单的生活。此校的冰山王子陈瑜也是如此,在一次邂逅中一见中情,开始了分分钟能撒几十盆狗粮的生活。在以后的风风雨雨中也不离不弃,祝他们幸福吧。
  • 豪门密爱:误惹腹黑总裁豪门密爱:误惹腹黑总裁倾言|现言她只是养女,没钱没权,本以为安分一生,却被两个男人同时爱着,一个是温柔深情的未婚夫,一个是霸道野蛮的仇人,而她偏偏爱上了她的仇人。躲避等于被杀?相守等于欺辱?那么她宁可不要这些可怜的爱情,誓要做那人上人!
  • 我不要再离婚我不要再离婚吾爱清幽|现言一个离婚带着儿子的少妇,一个未婚却有个可爱女儿的男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两人,因为孩子见面,又因为孩子住到了一起,男人的强势紧逼,女人的半推半就,他们共同坐上通往终点的豪华车。
  • 爷本无心爷本无心南瓜柚子|现言刻骨铭心的温柔,却掩不去羊皮下的血腥当暗夜中,恶魔因子悄然蔓延,等待他们的会是毁灭吗?刻骨,在遇到你的那刻,我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但在现在我懂了。——司徒兰青神是什么,若能控制我的心,我宁愿当个普通人。——神之月权力是我的身躯,但你却是那句身躯里最重要的部分——心脏。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南瓜柚子,美男在继续增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