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3章 :麻袋装俘假称猪,真相激怒腊梅花

这回书紧接第一一〇回:梦中突现红衣女,坯垛不见花姑娘。说的是鬼子小队长一撮毛追赶剜野菜的女人。

她抖了一下披在肩上的黑里子斗篷,短枪口朝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一点,沉着脸喝问:“哪个山头的?到这儿来干什么?”

肖云飞和姜三一看这阵势,脑瓜子象陀螺一样地欢转。人家人多,咱就俩人两支枪。俗话说,一虎难敌群狼,硬拼非吃亏不可。眼下还摸不清她们的底细,咱也不能轻易地暴露自己的身份。

幸亏一上山就多长了个心眼儿,留心看了一下山上的地形、地物。现在黑布蒙上了眼睛,再想看也看不到了。

她们虽然还带着满脸的稚气,却一个个呲眉瞪眼,怒气冲冲。乌黑的枪口瞄着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现场充满了敌意和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人家看他们俩的眼神儿哪个机警劲儿,;看他们俩的身手、腿脚,就知道这俩人非同一般,功夫不浅。如果追赶他们的人少,根本就不是他们俩的对手。怎么会让他们追着跑呢?肯定是追赶他们的人多。

一撮毛喘着粗气,朝这垛土坯找找,往哪垛土坯看看,始终找不到哪个剜菜女的踪影。“花姑娘的,哪儿去了?”

为首的一位女子,身材匀称,高矮适中,身着红衣红裤,脚蹬一双绿色的绣花鞋,鞋面上绣着两朵火红的腊梅花。樱桃嘴,蒜头鼻,倒竖一双柳叶眉。

这个双凤山,山高林密,怪石嶙峋,悬崖峭壁上偶有树木从石缝里钻出来,倔强地挺立着;时而可见清澈的溪水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往无前地在山间冲出一条细细的沟渠,坦坦荡荡地向坡下奔去。一条羊肠小路,像巨人的腰带从山顶抛出,蜿蜒崎岖地在荆棘丛生的山坡上伸展到脚下。

,两个人抬眼四下里一看,嗬!道沟里的前边后头,两边的沟沿上,四下里都有乌黑的枪口围着他们俩,瞄着他们俩。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俩十有八九是抗日队伍中的人。二当家的心里这样猜测着。嘴上不说,面相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外露。你说是猪贩子,俺就当你真是猪贩子。你说是羊贩子,俺就当你真是羊贩子。现场说话不方便,先把你们俩弄到山上去再说。

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心里却明镜似的。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孩儿。麻袋里装的什么,迟早要暴露的。

二当家的精灵着呢!不管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谎称是猪贩子也好,谎称是羊贩子也罢,都瞒哄不了人家。

那么追赶他们的会是些什么人呢?这一带除了双凤山,没有其他聚啸山林的代王,也就不会出现其他的队伍。由此推断,追赶他们的很可能是鬼子汉奸的队伍。

插翅虎肖云飞用手指了指装着鬼子一撮毛的大麻袋。又说:“东拼西借凑钱买来的,老婆孩子都在家饿着肚子呢。粮食都被鬼子抢光啦!”他说这话的意思,是在试探她们对鬼子的态度。

“实不相瞒。我们是八路军花虎抗日游击队,队长韩飞虎。”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见二当家的腊梅花赵雪梅如此真诚坦率,也毫不隐瞒,以实相告。

二当家的早就注意到了他俩的眼神。什么******猪贩子、羊贩子?纯粹是在说瞎话,糊弄人!她回头冲身后的女兵一努嘴。两个女兵当即会意,从衣兜里掏出两条黑布罩,上前把他俩的眼睛蒙上了。

哪个二当家的稍加思索,说:“通知男兵一队和女兵一队做好准备。待我处理完这事,咱一块下山接应大当家的。”那女兵应声,转身退下。

道沟前后、两边的沟沿上,突然冒出二三十个年轻的女兵。估摸着她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姑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年龄大一点儿的,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色的红衣红裤,剪一头齐耳的短发,手里拿着长短不齐的家伙,刀、剑之类的冷兵器斜插在后背上。

二当家的腊梅花赵雪梅听了这没头没脑的话,一时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女兵们跟着二当家的,旁若无人地从李师傅身边走过。来到双凤山议事大厅。

一边抿着嘴笑。心里乐乎乎的,美滋滋的。他们顺着四通八达的道沟,这两个人一边跑,只顾一个劲儿地猛跑,过了几个丁字岔道,过了几个十字路口,拐了几个弯儿,谁也没有留意。

俗话说,假行家看热闹,真行家看门道。双凤山二当家的得过名师真传,堪称武林高手绝非虚传。

就对如此险要的地形和山势惊叹不已。他俩真想把这里的山,这里的林,肖云飞和姜三头一回到这里,这里的地,这里的水,绘成一张图记在心里。战斗说不定在哪儿就会打响。熟悉战场上的地理环境,熟悉战场上的地形地物。用得着就用;用不着存放在心里,也不占地方。

从一开始她就看出来了,他们俩根本就不是什么猪贩子、羊贩子路过双凤山。肯定是被什么人追赶,慌不择路撞到这里来的。

待到女兵们都走光了,议事大厅里只剩下了二当家的和肖云飞、姜三他们俩。这才起身离座,三步并作两步,亟不可待地走过去,亲手解开绑在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手上的绳索。

腊梅花赵雪梅从那位男兵着急的心情 预感到可能出了什么大事。便沉住气对那位男兵说:“甭着急,慢慢说。”那位男兵这才意识到在二当家的面前,由于心急而失态。他伸了伸脖子,咽下一口唾沫,心情稍稍平静。接着说:“大麻袋里装的,不是猪。是个日本鬼子!”

二当家的迈着稳健的步子,往前走了二十多步,在大厅上首的座位前站定。解开系在脖子下的绳扣,轻轻地一抖后肩上的斗篷。跟在后边的女兵当即伸手接过,收起。才在座位上坐定。

有女兵前来报告说:“大当家的昨天一早下山,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该当如何,请二当家的定夺。”

他上前缴了鬼子一撮毛的武器。又和紧抱一撮毛的插翅虎肖云飞一起把他捆了个结实。然后从一撮毛头上扣下一条麻袋,把他完全装进去,扎紧麻袋口。

二当家的接着吩咐,把那两个猪贩子带过来。两个女兵随即把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带到议事大厅,刚刚转身退下。哪俩大个子女兵上前请示:“装在大麻袋里的那头猪如何处置?”

太阳落山的时候,哪个二当家的率领着一队的女兵来到双凤山下。

眼瞅着剜菜的女人跑到一片土坯垛后,不见了。

隐身虎姜三从坯垛后走出来,刚才是他装扮成一个剜野菜的女人,把鬼子一撮毛引诱过来。

在一棵老槐树下,劁猪师傅李小刀正劁猪呢。他左脚踹着小猪崽的脖子,右脚踩住小猪仔的两条后腿。两只手就在小猪崽的后裆里忙活起来。

想到这儿,俩人双手抱拳,冲着哪个被称为“二当家的”女人鞠躬施礼。故意唯唯诺诺地说:“俺们俩是猪贩子,逮了头肥猪,想弄回去换俩零花钱花。”

哪个二当家的对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的话半信半疑,还没有说话。那些女兵们就说啦:“二当家的,甭信他们的鬼话.”“管他们是什么猪贩子、狗贩子哩,先把他们捆上山去再说。”

两个人一人一头,把装了鬼子一撮毛的麻袋抬进一人多深的道沟。为了避免被公路上的鬼子发觉追上来,两个人抬着麻袋一阵小跑,一会儿也不敢停歇 。

二当家的见他们俩惊疑不解。自我介绍说:“我是双凤山二当家的。名号为腊梅花赵雪梅。”接着话锋一转,请问你们俩,“你们是谁的队伍?请二位英雄放心以实相告。赵雪梅绝无半点儿歹意。”

“那太好了!”腊梅花赵雪梅兴奋地站起来,那种欢畅,那种惊喜像孩子一般。她迈着欢快的步子从首领座位上走下来,满怀期盼地站在肖云飞和姜三面前,刚要说话。

哪个二当家的带着女兵队伍,押着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抬着装有鬼子一撮毛的大麻袋,前呼后拥,凯旋回山。

从外边急匆匆进来一位男兵,因为心里着急,说话上句连不上下句:“报告二当家的,麻……袋里装的……不……不是…猪,真…真的不…不是猪。”

二当家的走在前面,身后是被女兵们看押着的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再后边是两位大个子女兵合抬着的大麻袋。其余的女兵们沿着这条羊肠小路,自动排成单列长队,像一条弯弯曲曲的龙蛇,顺着山路向上爬行。

哪个二当家的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冲两个抬大麻袋的女兵说:“这还用问吗?交给李师傅处置。杀猪做菜,迎接大当家的回山。”

她想干什么?

领头的一开口,众女兵们拉枪栓,亮兵刃,七嘴八舌地呐喊助威。“干什么的?”“二当家的问你们话呢,快说!”“这年头儿还有功夫闲逛悠。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这突如其来的断喝太意外了。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不由得心头一紧:情况不妙,被人家包围了!他们俩怎么也不会想到,刚刚甩开了鬼子汉奸的尾追,又糊里糊涂地钻进了人家的包围圈。

鬼子小队长一撮毛既疑惑又纳闷,心里盛满了解不开的迷。正疑惑间,有两只胳膊从背后抱住了他。像一把大铁钳,把他抱得紧紧的,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肖云飞和姜三舒展了一下松开绑绳的手腕,瞅着面带善意的二当家的,心里充满了惊异和疑惑。

“啊——!”双凤山二当家的腊梅花赵雪梅,听说大麻袋里装的是一个日本鬼子。顿时火冒三丈。她大叫了一声,从墙上摘下一把寒光闪闪的大片刀。一阵风似地冲出了议事大厅,………

二当家的带着这些人刚到山上,就听到一阵尖利的猪叫。

李师傅做这种活儿,手头子极为利索快当。小猪崽凄厉地叫着,一口气还没出完。李师傅的工艺流程就全部做完了。

跑到什么地方了,他们也顾不得细想。反正跑得越远越好越安全。约摸跑了两个多钟头,估计到了安全地带,两人放下麻袋刚想歇歇脚,喘口气。耳边猛地响起一阵断喝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使了个眼色,哪个二当家的也不说话,只一挥手。哪些女兵们精灵得很,一个个心领神会。一齐拥上前去,将插翅虎肖云飞和隐身虎姜三的两手反绑了。有两个身材高大的女兵,抓起麻袋角儿一提溜,大麻袋就离地半尺多高。

然而,今天不同以往。他们俩不敢转头四顾,只能是头不转眼转,一双精明机敏的眸子转得贼欢。

同类热门
  • 老山老山,我永远的追思老山老山,我永远的追思梦回老山|军事作者以一个老兵的身份讲述了80年代发生在祖国南疆的征战,一群热血青年为了保卫共和国刚刚开始的拨乱反正,为了祖国的神圣疆土血染南疆,让南疆漫山遍野的山茶花更加怒放,更加灿烂!
  • 乱世绝帝乱世绝帝凉拌吊瓜|军事至乱世,好男儿当提三尺剑,立不世功!且看一个不学无术终日寻欢的纨绔子弟,如何成为一代雄君!异世的千古一帝!
  • 夏天糖夏天糖田耳|军事《夏天糖》中的城市元素几乎一样不缺,这里有现代化的城市景观、生产方式、时尚潮流,甚至,以涤青为线索,还叙述了一群地下电影的生产群体,他们无疑是城市最为先锋的部落。但是,在田耳的笔下,更多的人群表现出一种时间、空间的错位。
  • 魔域行者魔域行者奥勒良|军事哀嚎和狂笑声交杂着、彼此重叠着,此起彼伏像海潮一般,形成了难以忍受却又无法抗拒的乐章,刺穿了他的耳膜,如千万根钢针牢牢扎进了他的大脑每一条沟回中,又汇成了一段段重复的话语不停冲击着他的精神:"张知远,你失败了,你辜负了他们。"他跪倒在滚烫的街道边,不停的干呕,想要从喉管里将这令人发疯的声音尽数吐出。突然间,火焰熄灭了,热量也离他而去,世界归于静寂,紧接着一个雄浑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这是结束,而非开始,张知远,抬起头,睁大你的双眼,寻找你该去的地方...”扭曲的世界在强烈的震动中开始分崩离析,他努力向上抬起头,却什么也没看见。无尽的黑暗从四面八方吞没了整个城市,也吞噬了他和他最后的意识...
  • 血色抗日血色抗日春风复起|军事几个日本军人跟上楼楼上传来一声模糊的惨叫,几个军人衣衫不整的从楼上下来,临走前还把屋子给点着了,缸里的水由冰凉渐渐烫人,受不了烫的小文嗷嗷大哭着想要挣扎着出来,由于人小力弱水缸只是一晃一晃的怎么也出不来,小文想不明白,平日里只要自己一哭,母亲无论多忙,都会抱起自己轻声哄着,今天自己哭这么大声她不来抱出自己呢,难道是自己不听话她不要自己了,就挣扎着哭喊:“妈妈、妈妈、小文再也不顽皮了,妈妈、妈妈你在哪啊、妈妈、妈妈……”。电视机前的周平看到这一幕,直气的‘嘭’一拳打进电视里…
  • 原始时代的帝国原始时代的帝国政业兴|军事廖德远离开了自己家乡去从军,半年后一次从林训练,被送到伊拉克单独训练,在一次大山作战任务中,意外发现一搜飞船,好奇心驱使他去探险,来到飞船下面,突然一到强光把他劈到了原始时代,只有一身现代装备的他该何去和从呢?欢迎阅读我的处女之作,您的支持和鼓励就是我的灵感。
  • 谍战东港谍战东港东港少兵|军事世界知名的东港市宏胜集团的未来继承人李少兵,放着好好的公子哥不干,却偏偏跑到他父亲曾经最大的情敌那里打工。谁又会想到这位出身富贵、拥有全宇宙最帅气的面孔、天下无敌的大脑和豪气仗义的23岁青年,竟然是一名对人民绝对忠诚的革命战士。对人民的忠诚是少兵完成任务的信念;对家人朋友的爱护是少兵的职责;对敌人的凶狠是少兵的手段;对待女孩子的稀里糊涂是少兵的?恐怕他也搞不明白。而少兵最终能否完成这次狩猎行动呢?而隐藏在研究院里的萌芽者到底会是谁?启动了伤天害理的种子计划的国际猎鹰情报组织的猎鸭组,他们会坐以待毙吗?幕后操控宏胜集团走私的到底是谁?被境外商业情报组织吸收的老侯会对少兵下黑手吗?
  • 伟大使命之力挽狂澜伟大使命之力挽狂澜洋洋飒飒|军事2049年,在中国成为超级大国之际,四名中国特种作战队员被选中执行一项重大任务,要求乘坐国家刚发明出来的“时间传输器”穿越到全面抗战爆发的地方——宛平城,拉起一支强大的抗日队伍,凭一己之力彻底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并且凭借超时代的科技知识让新中国更早地富强起来,恢复大唐帝国般的盛世,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山河破碎,国已不国,他们能不负众望,突破重重困难,完成这项历史重任吗?答案就在里面!
  • 超级兵王混修真界超级兵王混修真界疯兵|军事王亮是一名大一学生,由于家境贫寒,钱权势一样都没,为了使自己变得强大,他选择了参军,报销国家,这一去便是....
  • 雇佣军之獠牙雇佣军之獠牙道号三木|军事他们是一群整日在血与火中徜徉,整日与死神为伍的军人,外界称他们为战的争追随者,称他们为冷血的刽子手,他们就像鬣狗追逐死尸一般追逐着硝烟和战争的脚步,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而在他们心中却深深的铭刻着一种信仰,那是对祖国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