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从狗洞进去

桃栖梧调皮一笑道:“娘难道是不想我来么?”

“……”桃栖梧眨了眨眼,一脸的不解。

她从怀里掏出了抹额递给了连氏:“娘,这是我绣的抹额,上次送您的已经过时了,快把新的换上吧。”

桃栖梧给连氏戴抹额的手微僵了僵,随后若无其事的系好。

哪有过时不过时之说,梧儿,连氏笑道:“女儿一针一线绣出来的,你也别太累着了,仔细眼睛,以后这些活就给丫环们做便是了。”

桃栖梧浅浅一笑道:“娘,我能想到什么?我不过也是奇怪罢了。要说这皇上可真疼世子呢?”

桃之枖看了会紧紧地闭着的朱红大门,目光冰冷。

我这腿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又不是说不提及就不存在了!我都已经习惯了,桃栖梧淡然一笑道:“娘不必顾忌什么,娘以后别老是顾及着我,说话做事都藏着掖着的,倒让女儿心里更不好过了。”

两个都是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刚说过最疼大女儿,连氏尴尬地笑了笑,转眼间要再说最疼小女儿,那大女儿必然会伤心,而小女儿也只会把她的话当成了敷衍。

桃远之有些好奇地看着庄严的大门,大门口两座高大的石狮张牙舞爪的冲着他们,狮眼更是怒目圆睁,充斥着威仪。

“知道了。”桃栖梧软软的应了声。

门外,沈嬷嬷有些惴惴的看着面露笑容的桃栖梧,不知道为什么,这位五小姐的笑总是让她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沉声道:“那也不能胡说,你是不知道,连氏额头一阵黑线,其实每个高官家中都有皇上的暗探的,那些人可不是娘的手下能防得了的!要是你这话让皇上听到了,你这郡主的头衔就不用要了!”

桃栖梧捂着唇,笑得花枝乱颤。

但女人要想尽快立住脚根,还是得靠子嗣,又耳提面命一番:“虽然四皇子这么说了,所以啊,等你嫁入王府后,你可得拢着四皇子的心,也不用害臊,连氏听了欣慰不已,多使些手段把四皇子勾在你房里,最好把四皇子榨干了,让他即使是对着旁的女人也是有心无力!”

连氏笑道:“你堂堂一个郡主要做什么绣活?将来更是四皇子妃,什么好的会没有?哪还用得着亲自动手?”

桃之枖清冷的眼微闪过淡淡的雾气,看着几乎快看不到了庄子,微漾复杂。

这话俨然就已把四皇子当成了自己的人了。

道:“可恨那小贱人从小在庄子里呆着,铁定是没有人教她绣活,不然我就让她把我所有的绣活都包了。”

有些不高兴道:“好了,桃寒蕊见桃栖梧一来就惹得连氏掉眼泪,妹妹,你瞧你难得来一回,倒惹得娘伤心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娘。”桃寒蕊这才有些后怕了。

其实梧儿说得没错,鸡蛋哪能放在一个蓝子里的道理?

桃栖梧甜甜一笑道:“姐姐便是不说,我也省得,难道我便不是娘的女儿么?”

连氏一愣,目光有些犀利的扫向了沈嬷嬷。

连氏一阵迟疑,一面心疼自己的小女儿,一面又想为小女儿筹谋。

秋月苦笑了笑道:“奴婢能不怕么?奴婢怕世子爷折了寿啊!”

“噢,此话怎讲?”

这个女儿真是太懂事了。

赞道:“娘,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你别说,妹妹的绣功还真不是吹的,这绣活我可干不了。”

“蕊儿,你这是做什么?吓着你妹妹了。”

连氏马上就反对道:“不行,绝对不行,嫁衣可不是抹额,桃栖梧还没答应,绣起来费心费力费功夫还费眼睛,这只大半年的时间也太赶了,累着了梧儿怎么办?我不同意。”

“怎么没有这么严重?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世子是谁的种?你敢骂皇上的种是野种,皇上能饶过你么?”

桃栖梧脸一黑,目光如刀般射向了桃寒蕊,刚才她不过是试探一下连氏对襄阳王世子的态度,以此来测试她与襄阳王世子之间的可能性。

待看到是桃栖梧,连氏听到有人进来先是一惊,眼神瞬间柔和,大步走了上去,扶着桃栖梧心疼道:“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让丫环来告知一声便是。”

“尽胡说,娘怎么能不想你来呢?还不是怕你……”

娘您就别再夸四皇子了,“好了,他都够骄傲了,再说他好的话,他还不傲到天去?”

四皇子的婚宴,来参加的非富即贵,全是人上之人,您想想,要是入了这些贵妇人的眼,妹妹以后的婚事也有了着落,那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也笑了起来:“也是,我真是多心了。不过小贱人回来了,那小贱种一定也跟着回来,在庄子里是一回事,桃寒蕊想了想,现在回到候府了,娘总得给他请个西席吧?不然传了出去,岂不是说娘不慈容不下庶子么?”

“也许吧。”

小脸含羞,撒娇的腻入了连氏的怀里,嘟着唇道:“我嫁到四皇子府就是王妃,“娘……”桃寒蕊听提起四皇子,哪个不开眼的敢给我亏吃?何况四皇子说了,我不生嫡子,决不会让任何人先生下庶子的。”

这女儿什么都好,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唯一一样就是太自傲了。

“不,你没错。”连氏温柔地抚了抚桃栖梧的头,眼落在了她的脚上,轻叹道:“要不是你这脚……唉……”

桃寒蕊更别生气了,铁青着脸道:“娘,你不会也听了妹妹的话,看着连氏陷入了沉思,想歪了去吧?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家里有人嫁给了襄阳王世子,别怪我不客气!哼!”

这许贵妃虽然得宠,毕竟只是多方权衡的结果,而论身份背景来说,四皇子登上大宝的可能性还真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你看我是开玩笑的么?”

桃之枖点了点头,悠悠道:“放心吧,姐姐会让他开正门迎我们进去的。”

后背,湿了一片。

“娘,怎么了?”桃栖梧眨着清澈的眼,一副莫名其妙的样了。

“姐姐,我们以后还回来么?”

毕竟论嫡有太子,论宠有世子,四皇子只是靠了个得宠的母妃才入了皇上的眼罢了。

桃寒蕊生气道:“娘,瞧你把妹妹宠成什么样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知道了么?”

就算候爷不会把小姐怎么样,可是她们这些下人估计就没命了。

桃远之脸上一红,低声道:“对不起,姐姐,我错了。”

生怕桃栖梧多心,她歉然地看了眼桃栖梧,讪然道:“梧儿……娘的意思是……”

“姐姐,这就是候府么?”

“姐姐……我……我……”桃栖梧一副受了惊的模样,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没想到连氏还没有说放,桃寒蕊就给她这么一句!当着她的面骂她心仪的男人,真是可恶之极!

总是有些轻佻之意,要是旁人这么说,这话虽然说是夸了桃寒蕊,连氏肯定要呵斥了,不过是桃栖梧说的,连氏自然是舍不得骂了。

陈大娘铁青着脸回来了,不一会,愤愤道:“二小姐,门房说了,让二小姐与小公子从那进去。”

桃栖梧又道“娘,既然如此,咱们是不是要做两手准备?”

你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又体贴,“那是自然,又孝顺,是天下最好的女儿,娘自然是最疼你的。”

对于这深深宅院,她没有一点的感情。

心中由然而升一股自豪的感觉,桃远之坚定道:“是,丰家之人脊梁骨永远挺直。”

这话连氏听起来不过是小女儿开玩笑的话,可是沈嬷嬷却总觉得是意有所指。

笑道:“好,看着娇羞不已的女儿,好,好,我不说了,唉,母爱泛滥开来,眼见着就要嫁人了,这么大的人却还往娘的怀里蹭,这倒是不害羞了?”

桃远之愤愤不平道:“简直岂有此理,竟然让我们从狗洞里进去!他们真是欺人太甚!姐姐,给我木棍,我要去把门砸开!”

说罢,她负气而去。

说到这时,连氏戛然而止,看向桃栖梧的眼神有些躲闪。

连氏轻叹了声,拉着桃寒蕊坐了下来道:“你以为我愿意让她回来么?还不是襄阳王世子点名的?”

现在要离开这个留下他无数记忆的地方,奔赴一个虎狼之窝,小小的脸上不禁有些担忧。

说罢,手指了指一边的狗洞。

桃栖梧奇道:“娘,姐姐,你们说什么呢?什么叫作赶出来的命 ?二姐姐要去襄阳王府么?”

桃寒蕊遂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可是答应之后,听到了大小姐与连氏的对话,她不禁又担心地看向了桃栖梧。

而是傲然道:“你知道就好,等以后我出了阁,娘定然会不习惯一阵,桃寒蕊倒并没有听出什么滋味来,你身为娘的女儿,可一定要多陪陪娘,好好在娘身边尽孝才是。”

“那还用说么?自然是国色天香,美得让人不能呼吸,要不四皇子怎么会为了姐姐神魂颠倒呢?”

连氏假装没有听出来,心里却有些酸酸的,养了十几年,疼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被四皇子勾走了魂。

连氏脸一红啐道:“没大没小的丫头片子,连自己的娘也敢打趣!”

连氏一把将桃栖梧搂在了怀里,瞪了眼桃寒蕊。

连氏看了眼桃寒蕊,暗中叹了口气。

说着也不由连氏反对,把连氏现在戴的抹额摘了下来。

桃栖梧立刻道:“娘可是生气了?女儿不过是跟娘开个玩笑罢了,女儿怎么能不知道娘其实是最心疼我的?”

秋月吓了一跳,连忙道:“小姐开玩笑吧?”

从来没此刻这般恨过连氏,看着连氏头上的抹额,她诡异的笑了。

这话不说倒罢,一说倒让连氏更是心疼得快掉泪。

连氏啐道:“尽胡说八道,越说越没边了,你要不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娘能这么心疼你么?”

沈嬷嬷连忙走出了屋子,连氏对着沈嬷嬷使了个眼色,坐在门口,防止别人偷听,而自己却尖着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身后,连氏担忧地看着她的背影,唇动了动,终是没有叫住她。

桃寒蕊则道:“妹妹觉得姐姐长得怎么样?”

她知道她的话连氏是听进去了。

她的唇间笑意更浓了。

就在这时,桃栖梧一脸灿烂的推开了门,亲切的叫道:“娘,姐姐。”

连氏还未开口说话,桃寒蕊就鄙夷道:“疼?疼有什么用?不过是个野种罢了。”

连氏说罢搂得更紧了,想到不过半年后桃寒蕊就要嫁到那四皇子府,又有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又有对王府深宅的担忧。

桃栖梧横了她一眼道:“让你说就说,怕什么怕?”

秋月这才松了口气,还好,这位主子打消主意了。

桃栖梧目光变得阴冷狠毒,冷道:“做梦!”

“娘,为什么这么早把那小贱人叫回来?难道您不嫌看着堵心么?”

桃寒蕊心头一惊,嘴里却不认输道“左右全是娘的人,怕什么的?”

“什么?襄阳王世子怎么会认识这个小贱人?又怎么会点她的名?”

“没事,娘的意思是你绣的真好看。”

她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二年,只是这二十二年来,两世的时间加起来,她过得比三等丫环还不如。

眼里闪起了寒光,银牙一咬道:“左右是个短命的货,连氏听到这,即使是才高八斗又如何?”

桃之枖看着桃候府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当马车停在了候府门口,眼前一阵的恍惚。

那可是人中龙凤, 怎么能被女色所迷呢?还不是因为心悦你姐姐才能这般深情的?只是笑了笑道:“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

敢情把她当成桃之枖一类的人么?心里冷笑不已,这就是她的姐姐,桃栖梧眼微冷了冷,自私之极的姐姐。

生怕这位主子真的去面试了, 要是被人知道堂堂候府的嫡千金去面试丫环,秋月更是惊得魂飞魄散,岂不是把候府当成一个笑话看待?

襄阳王世子是什么人?那小贱人又是什么人?莫说两人不可能有任何的交集,世子那样的人才能看上她那种小模小样没长开的豆芽菜?便是有见面的机会,“嗤!”连氏嗤之以鼻道:“蕊儿你真是想多了吧?你也太小看世子了。”

桃远之有些留恋地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山庄,这山庄他从出生就住到现在,马车疾驰而去,已经成了他的生命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梧儿不过九岁,哪懂得这么多弯弯绕?

当下脸更是白得如纸。

良久才淡淡道:“弟弟,你心燥了。”

连氏则压低声音斥道:“蕊儿,你胡说什么?须防隔墙有耳!”

看到桃栖梧时,刚才连氏与桃寒蕊说话时,沈嬷嬷本来是要禀告的,奈何桃栖梧制止了她,桃栖梧就来了,说是要给连氏一个惊喜。

“什么啊,她哪有这命去襄阳王府啊!”桃寒蕊不屑的撇了撇唇道:“不过是襄阳王世子要所有庶女去应征丫环的一职。”

除非娘嫌弃女儿!“再大也是娘的女儿嘛!”

脚!脚!脚!

就让女儿绣吧,姐姐要出阁了,我也没有什么可给姐姐的,桃栖梧眼微闪了闪道:“娘,绣个嫁衣还是可以的。”

世子必然会惊若天人,想了想,可是小姐可曾想过,如果您真成了世子的丫环,强自镇定道:“说来小姐要是去应选,以后就失去了当世子正妃的机会了。难道小姐愿意把世子正妃的位置让给别人?”

心里却不以为然,要是桃寒蕊没有了这身份,没有了这容颜,“那是自然。”桃栖梧嘴里这么说着,四皇子还能心悦桃寒蕊么?

连氏遂点头道:“好吧,不过你一定得注意身体,听桃栖梧这么说,要是累了就立刻休息知道么?”

桃栖梧还在笑着,只是笑意却不达眼底。

脸微红,低道:“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便是少活几年都情愿呢,这话桃栖梧爱听,可舍不得他折了寿。”

可是看着桃栖梧巧笑嫣然的样子,想到连氏对桃栖梧的亏欠,沈嬷嬷感觉有些怪异,遂答应了下来。

“娘……”桃寒蕊的脸更红了,嗔道:“您现在就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丫环们做的怎么能比得上女儿亲手做的?”桃栖梧将用过了抹额放在了怀里,接过了连氏手里的帮连氏戴了起来。

桃栖梧问秋月道:“秋月,从连氏屋里出来后,你说小姐我去应征世子丫环会不会入选啊?”

话虽这么说,看向桃寒蕊的眼睛却柔得要滴出水。

这可是两头不落好的事,她不能回答。

连氏心里不舒服就没顾及到桃栖梧,因着说起桃之枖的事,没有看到桃栖梧眼底的冰冷。

桃栖梧的眼微黯了黯,见连氏不答,本来有些小挣扎的心更是坚硬了。

而是襄阳王世子得了皇上的圣旨,“倒不是襄阳王世子认识她,把三品大员以上人家所有的庶女都登记在册了,所以她也在名册里,点她的名,你说我能不让她回来么?

想那襄阳王世子要庶女当丫环,凭着他现在得宠的模样,桃寒蕊眼微闪了闪,哪家不是紧赶着送上去?他又何必多此一举请了圣旨造了花名册呢?这会不会是针对那小贱人的?担忧道:“娘,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事有些不对劲啊?”

心情更好了,桃寒蕊见自己的嫁衣有了着落,说话更不走脑子了。

快别伤心了,桃栖梧连忙拉住了连氏的手,要是你再掉金豆子,说不得姐姐就把我赶出去了,撒娇道:“娘,谁让姐姐是最孝顺的呢!”

“您这么高贵的身份给世子爷当丫环,不是折世子爷的寿么?”

要做什么两手准备?难道你以为四皇子就不能登上大宝么?对桃栖梧斥道:“妹妹,桃寒蕊一下如刺猬般竖起了尖刺,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到……

柔声道:“心燥却是错了,有骨气却是对的,即使是身为候府的庶子庶女,桃之枖微微一笑, 可别忘了咱们还流动着丰家的血液,丰家是有铮铮傲骨的家族,摸了摸头,绝不会低下高傲的头!”

桃寒蕊听说连氏把桃之枖这么早就叫回来,十分不高兴的冲到了连氏屋里。

又是这该死的脚!要不是这脚,她就能嫁给濯其华了不是么?

桃栖梧低垂着头,恨意滔滔!

到时在他身边安几个不安份的小僮,“娘,只把他往歪里带,这样不管他短不短命,其实您也不用担心,反正都是歹命 !”

她推开了连氏作出诚惶状:“娘,这时,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桃栖梧捂着唇吃吃的笑道:“娘不是最心疼姐姐么?”

夸道:“还是我的蕊儿聪明!我之前还怕你进了四皇子府将来吃亏了呢,没想到你却是这么的聪明伶俐,连氏顿时笑了起来,倒是我白****心了。”

“我就知道娘最疼我!”桃寒蕊心满意足的娇笑着。

这小主子是入了魔了,秋月叫苦连天,可别真去啊!

说来真是前世欠了她们母女的,这都在庄子里呆了这么几年了,而是冷笑道:“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庶女,紧赶着回来还是给候府丢人的。便是去了襄阳王府也是被赶出来的命。”

妹妹这手艺确实是巧夺天工,不过俗话,也赞道:“是啊,好衣配美人,这抹额之所以显得这么漂亮还多亏了娘长得美若天仙呢,桃寒蕊打量了一番后,妹妹说是不是?”

在她脸上没有找到伤心的痕迹,遂放下了心来,暗笑自己心思太多,连氏紧紧地盯着桃栖梧,把梧儿想得太复杂了。

桃栖梧听了陷入了沉思,眉微微皱了起来。

这事还得了皇上的旨,我要是不让她回来,先不说襄阳王世子就不好惹,岂不是变相的抗旨么?”

陈大娘率先跳下了马车,走到门房前说了起来。

到时我要穿着最漂亮的嫁衣嫁给四皇子,“娘,别人看了自然会问我的嫁衣是哪里出来的,我要说是妹妹绣的,别人绣的嫁衣我不放心嘛!明明妹妹的绣功这么好,那岂不是给妹妹扬了名?为什么不让自己妹妹绣呢?

“哪有这么严重!”桃寒蕊从来没有被斥责过,心里明白嘴上却不肯服软。

这小贱人的事也当不得梧儿放在心上,连氏心疼道:“呀,别累着自己了。”

“瞧你说的,娘怎么可能嫌弃你?娘疼你还来不及呢。”

就觉得有些不对了,难道大女儿因为身份高贵不用亲自动手,连氏这话一出口,小女儿身份就不高贵了么?

桃栖梧躲在连氏的怀里,唇间勾起了冷笑。

你也说姐姐长得漂亮了,不过刚才姐姐也说了,而是对桃栖梧道:“妹妹,好衣配美人嘛,你的手这么巧,桃寒蕊并不管这些,姐姐的嫁衣就劳烦你来绣了好么?”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娇奴欢,六宫无奴娇奴欢,六宫无奴木沐三|古言话说她那个小心眼的师父,真是够狠心的,不过就是被别人碰了一下小手,就把她送去学习女戒,额,要是让她学习怎么伺候他,她还是挺乐意的。就算她有一身过人的画技,只愿做他身后的影子画师,学习为他学,绘图落他名,这难道还不行?什么?竟然让她去画那个令人羞羞的什么宫?明知道她不擅长这类,还偏要,那是什么嗜好?只是在作画的过程中,师父的反应有点奇怪耶!“没有切身体验,怎会下笔传神?”呃……师父……是不是妙不可言她是不知道,“难道您愿意亲身传授?”捂眼……不敢看啊……某人瞬间化身成禽兽……“难不成,你还想去找别人?”
  • 傲世倾狂:我本倾城傲世倾狂:我本倾城风倾舞|古言你若负我,我便负尽天下人。你说红颜祸水,我便倾覆六界。你说爱我,我笑了。如果.....却再也没有如果。执一人之手,永世不离。吻一人之发,地久天荒。“冥邪,我不爱你了。”倾城一笑。“可我爱你。”冥邪淡笑。“晚了。”倾城轻笑。“不晚,我们这叫先婚后爱。”冥邪微笑。“.....”倾城嗤笑
  • 月起微澜紫苏殇月起微澜紫苏殇紫涵木苏ii|古言“妖又如何?世间万物,无奇不有。有什么稀奇的?”某女甚是无谓的说道。某男听了,猛的一把将某女扑倒在地,似要生吞活剥个干净。“你..你干嘛!我可不喜欢享用你这样瘦得跟个竹竿子似的男人。”说罢,眼角余光扫向某男的下半身某处。“哦?本座就让你尝尝,所谓的竹竿子,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儿~”此文原文已作整改,望朋友们多多支持,么么哒~因为特殊原因笔者上次点错东西结果改了书名封面已经重做~~希望亲们多加支持
  • 重生之倾城郡主重生之倾城郡主景嫣|古言云雨澄“我不争不抢,不哭不闹,不喜不悲,为何这般结局”云婉茹“自问我哪里不如你,为何你总是压我一头”绝后重生,是天意,是人为,是命中注定。重生一世,我云雨澄要守护我的家人,绝不让他们在受迫害。一切光怪陆离,阻我者,杀之。我一直默默守护你,我想有天你回头会发现我的踪影。可你终究没有回首。你要杀人,告诉我啊,我会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何必脏了你的手。以后不许这么冒险,一切肮脏的丑陋的,都交给我来做。
  • 商女长吟商女长吟许浮生|古言盛丰二十七年四月,扬州沉香阁静静绽放。盛丰二十八年五月,扬州金寿楼大肆开张,短短几年,棠樾商行逐渐壮大,旗下的商铺如雨后春笋迅速壮大。各界人士纷纷寻找幕后主人时,世人纷纷议论时。幕后人在院子里,茶香袅袅,一双素手翻过,惊起世上多少风雨;一声令下,几缕清风拂过,又使尘世平添多少忧愁。凡来尘往,掩不住她绝世才华,且看她素手一翻,如何权倾天下,富可敌国。
  • 穿越之女尊郡王穿越之女尊郡王流云显贵|古言一个为了生活早早过劳死的女主,穿越到古代当一个逍遥的郡王,不用辛苦工作,但心却更累。无数的男主,到底谁才是真命?美好的生活,等着大家,只要真心。
  • 金銮贵探金銮贵探上房揭瓦的咕|古言本文是个智商卓群、情商却连底都兜不住的现代小警花穿越成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的故事,不虐有点甜。可怜我们多动的小警花被后宫的高墙牢牢困住,多余的精力正在酝酿成一团足以掀翻这小小后宫的熊熊怒火。中二的皇上是哪个,满口仁义道德的丞相大人是哪个,后宫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们又是哪个?还有谁能承受这场暴动带来的后果?所以奉劝这个世界的人们一句,见到皇后娘娘,请绕着走!
  • 丫鬟有点甜丫鬟有点甜芝麻有点黑|古言一:睁开眼居然遇上狠心爹妈要将自己卖给人牙子,呵呵,果断断绝关系!可是为什么这年头上岗之前还要培训?培训完还要任人挑挑拣拣?选上了还要备受欺凌?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看大丫鬟我大施拳脚!二: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大丫鬟的丫鬟不是好丫鬟!(PS:本文架空,请勿过分追究历史问题,么么哒)
  • 呆萌军师:皇子殿下别过来呆萌军师:皇子殿下别过来男孩与远方|古言她是威名四方的将军,也是遗失在外的公主。她的强势归来,只为查询十几年前的真相,还母亲清白,谁知一入侯门深似海,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许文昊:“雅雅,你可愿陪我长相厮守?”面前女子嫣然一笑。“我愿意。”谁料成亲当日,一纸休书,血溅当场……耳语边,又是谁在一直低喃“此生绝不负你……”--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