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阿末默的悲伤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死囚笔记死囚笔记阿末默的悲伤科幻连载在我的前面是一个笨拙移动的庸俗、肮脏、贪婪的时代,屠杀和灭族在它里面叮当作响却从未改变。我们实际的杀戮创造了一个无效果不实际的后时代,这些在绝望中喷涌的叮当作响就像古老的洪水,如果你仔细听你一定会听到我写这笔记时发出的怪笑声。第113章 为什么这本书突然多了收藏!2020-02-23 12:40:32
热门推荐
  • 感情杀手感情杀手月色人生|历史《感情杀手》:人是自私的还是无私的?人是坚强的还是脆弱的?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其实感情就是一把双刃剑-------。第一部《悬爱》:爱是折磨是痛苦还是笑着为她死去-----。第二部《夺恨》:恨是疯狂是不可理喻还是剜心的疼-----。第三部《孽情》:情是缠绵是揣测还是生与死的抉择------。第四部《缘愁》:愁是关爱是无奈,还是下一代刻骨铭心的痛------。余下四部为发展版:人类文明是在原始社会的合作团结中长大。难道我们现在就不能在竞争中进一步的融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踢开宇宙星际的大门?其实这是一把解开阴暗心灵的钥匙。这就看你如何领悟了。
  • 问道浮沉问道浮沉劫缘|玄幻一场于开天之初生成的因果,一场万世缠绵的旷世奇情,一次大道之路的沧桑之行!自古修道之人,莫不是求超脱,求证道长生。可他的这一生,却是于茫茫人世红尘之中沉迷,他的执着,注定了他沧桑的一生。也是他的执着,让他走出了一条只属于他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道。
  • 玄魔至尊玄魔至尊墨雨|玄幻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苍茫大地谁主浮沉。辰羽一代邪少重生,弥补缺憾。弱肉强食的世界,慢慢走向巅峰。热血不断,故事跌宕起伏,来和辰羽一起崛起吧!
  • 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医妃狠狂:腹黑王爷宠妻忙畅然|古言(全文完结)二十二世纪的少校军医,一朝穿越成了大昭国的将军府的绝色废物小姐夜凰。废材?开什么国际玩笑!一箭取首级,一刀扫千军,一针救万人。从此,废材逆袭,素手揽风云,袖手弄乾坤。不想,却被一腹黑男人缠上。他,冷面战神,帝王之子,阴煞嗜血,邪妄冷酷,视女人为无物,却因一次救命之恩,而对她情有独钟。从此,她睡觉,他暖床;她杀人,他递刀;她救人,他煎药;妇唱夫随,霸宠一生!
  • 极品兵王极品兵王血欲|都市身为美女公司的男小蜜苏灿,其实曾是华夏兵王!五年前,苏灿被污蔑盗宝,遭受军队围杀,战友接连被杀,更是连累的养父惨死!虽说,苏灿因祸得福获得龟甲上的九项神秘异能,但是丧父之痛、杀亲之仇,不共戴天,苏灿隐姓埋名追查当年真相……
  • 鬼眼天骄:重生女神计划鬼眼天骄:重生女神计划云叶长歌|现言季薇重生回到了三十年前自己的童年时代。当人生重来,季薇决心不让自己留下任何遗憾。鬼眼觉醒,一眼观未来,一眼知阴阳。从此女神崛起,天骄袭来!
  • 终极狂兵终极狂兵龙天南|都市七杀凶悍,贪狼枭邪。破军藏锋,一出俱灭!在这个信仰逐渐缺失,黑暗规则不断横行的年代,一个只想低调复仇的神秘男人,一入都市就立刻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听天委命放任自流?不不,陈子龙选择踏破规则铸就终极兵锋!
  • 农门医色农门医色舒长歌|古言人人都说安荞凶悍泼辣好色外加好吃懒做和死不要脸,成亲半月把相公榨成人干,把婆婆打得鼻青脸肿,还天天装病不下炕干活,刚被休了就跑到山上跟男人私会。安荞怒:纯属扯蛋。分明是那个混账小相公不乐意娶她,自成亲后夜夜出去鬼混,结果得了风寒。恶婆婆因此看她不顺眼,处处为难她,被她无意扇了一巴掌后火力全开,打得她三天下不了炕,最后怕她死了赶紧丢回娘家,谁料她大难不死不说还顺带救了个美男。可这话谁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安荞自打被休以后,这行情就好了起来,整天有男打着治病的名号来找,那股暧昧劲任谁看着都嫌酸。自打接受了这新身份后安荞也没了辙,整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先是斗婆家,被休后斗不靠谱的娘家,完了还得跟牛鬼蛇神斗,人生似乎就这么永无休止斗下去。安荞不禁叹:人的一生充满了争斗,要么打了鸡血斗下去,要么躺尸。美男曰:斗来斗去多累,快到爷怀里来歇歇。安荞斜眼:好,你先躺尸。(本文架空,请勿过度考据)长歌旧文:《农家悍媳》http://www.*****.com/?info/704767.html
  • 龙域战神龙域战神友韦|玄幻一名心龙少年,自荒山而来。他身背一柄古剑,带着一头真火天魔,横空出世!为寻七座遗落的斩龙殿,他纵横大荒凶境,力战最强龙族,笑傲远古英雄城,血屠恐怖修罗海!他右手持雷霆巨剑,左手抓空莲火焰。一剑山河变色,一拳天崩地陷!誓守护最后一片人类大陆,他诛尽千妖万魔,与兄弟踏歌而行,闯荡天下,终造就人界第一军团,用鲜血铸造一段不休传奇!(新书《鬼灯大帝》已上传)
  • 天降人鱼:总裁大人,请接招天降人鱼:总裁大人,请接招鸩楼|现言他不知道她是他要找的她,她也不知道他是她要找的他,这样的两个人,竟然因为一张协议生活在了同一个屋檐下!“风律明,你要陪我去动物园,不然我掉进去被老虎咬死怎么办?”“风律明,你要陪我去吃饭,不然我被噎死了谁负责?”“风律明,你要陪我去爬山,不然我掉下来摔死怎么办?”……“沐小心,你三岁吗?!”书桌后的人冷着一张脸。沐小心眉眼弯弯:“不是啊,但是我现在是未成年嘛,这不都是你做为监护人的义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