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要顺毛摸才行哟

若是此时熟悉肖琪的人在这里看到生气的肖琪的样子必定会知道此时必须安抚一下对方让对方不生气才行,否则的话等对方一炸毛那就……

完蛋了!

肖琪一生气起来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情,所以大伙儿才会有这样的想法,然而此时并未有肖琪的朋友在,但是这院子里面有一个能够敏锐的发现危险气息的郑宵在。

于是就在肖琪快要炸毛的时候他迈着优雅的 步伐走了出来,那张苍白的脸上露着虚弱的笑容。

听见脚步声肖琪抬头看便看到对方这虚弱的样子,顿时就心软了。

“你来干嘛?”

“你还生气吗?”

“不生气,我生气干嘛呢!”她分明就是口是心非,而郑宵十分明白这一点,便哑然失笑道。

“不生气就好,为了那样的人不值得,我知道你讨厌她,但是你想想对方被禁足并夺取了权利对于她来说就是要了她的命,你也算是报仇了。”

郑宵的话淡淡的,肖琪一怔突然觉得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她竟是无言以对,于是便摇头说道。

“好吧,算你说服我了,走吧,我带你出去逛逛。”

“你……”

没等郑宵拒绝,肖琪便拉着对方离开了国公府。

走在国公府外面的街道上,她指着周围的一切说道。

“看吧,这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没事的话你还是不要窝在国公府里面,省的好好的一个人被窝废了。”

说罢她就走到卖冰糖葫芦的摊子那边买了两根冰糖葫芦塞给郑宵一根。“吃吧,在我看来呢,这个世界很美好,咱们一生就那么短,一直窝在一个地方岂不是无趣至极,所以要趁着年轻还能走得动出来走走,免得等老了就追悔莫及了。”

“所以你才会出来闯荡吗?”突然之间郑宵问了这个问题。

肖琪一怔然后摇头说道:“其实也不是那样的,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像是表面上看那么简单,我的事情也是那样,罢了,咱们继续逛逛,在外面吃个饭,然后就回去吧。”

“我请你去珍馐馆怎么样,据说那边的饭菜味道挺不错的。”

不知道郑宵是不知道最近珍馐馆的传言呢还是故意的,居然在肖琪的面前说出珍馐馆这个名字来。

“什么,你说去珍馐馆,你是不要命了是吧,难道你没有听说过珍馐馆的饭菜不能吃吗?”

“为什么不能吃?”

“当然是因为很脏了。”

在自家小伙伴面前,肖琪也不忘狠狠的黑珍馐馆一把。

听闻肖琪这话郑宵嘴角一抽突然幽幽的说了一句。“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怎么就没有了,我告诉你不管去哪里吃饭都可以,就是不准去珍馐馆!”

“既然你不想去不去就是,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哪里?”

郑宵淡淡的看了一眼肖琪,反问了一句。

肖琪一怔,然后摸着下巴说道:“咱们买东西回去自己做。”

“你会做?”

这一刻郑宵看着肖琪的眼神充满了狐疑的味道,被猜疑了,肖琪瞪了他一眼。“怎么,你还看不起我不成?”

“谁说的,哪有的事情。”

于是肖琪拉着郑宵又去买菜,然后回了国公府,最后便整饬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了,为了整饬出这顿饭菜,足足花了肖琪两个小时的时间。

做完饭她得意洋洋的双手叉腰看着郑宵:“怎么样,本姑娘厉害吧。”

并未想到她真的能够做出一大桌子菜来,郑宵眉头一挑而后那没有多少血色的唇瓣勾唇一笑道。

“恩,很厉害。”对付炸毛的小猫,还是要顺毛摸比较好。此时,郑宵如此想着。

夸奖了一把肖琪,郑宵难得有胃口于是便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他面前那他不知道叫什么的菜式,这菜一入口他就眯起眼睛。“这菜味道不错,你都可以开酒楼了。”

肖琪杵着下巴看他。“你真觉得我开一个酒楼好?”

“自然,若是酒楼里面的菜式都能像是今日这一桌子一样,那必定客似云来。”

肖琪可知道郑宵不是她这个现代人,既然对方这么说了,那就是说……

想到自己的猜测,肖琪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勾唇笑道。

“那很好,我决定了。”

“恩,就开一个酒楼吧。”

“怎么样,你要不要投资一点呢?”

不是缺钱,肖琪只是想要调-戏一下郑宵而已。

她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叠银票被递到她的面前,紧接着一把淡淡的声音响起。

“好啊,我要一半酒楼,你觉得如何?”

“……”其实这一点都不好。

郑宵可不会给她反悔的机会,继续说道:“钱你可收了,你不会想要反悔吧。”

这个时候,肖琪觉得她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现在手上的这银子好烧手,她能不要吗?

对方将银票塞给她之后就立刻低头吃饭,徒留肖琪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面纠结。

等她纠结半天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桌子上面的饭菜被横扫了一半。

“……”还能愉快的一起玩耍吗?居然不给她留点好吃的。

辛苦了半天之看到残羹剩饭,肖琪顿时欲哭无泪。

郑宵塞给她的银票她推不掉,饭菜她又不能让他吐出来,只好叹息看着桌子,然后一脸惆怅的说道。

“你真是奸诈。”

“过奖过奖!”

说你胖你还真喘上了?这一刻,肖琪狠狠的白了一眼郑宵,然后突然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对了,你的银子从哪里来的?你不是很穷吗?”

之前的时候她可没有忘记对方过的有多么的落魄,既然对方那么落魄,那么这银子从何而来难道是偷得抢的?

想到这可能性,肖琪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没等她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郑宵幽幽的来了一句。

“母亲留给我的。”

“……”

知道对方似乎对母亲的去世耿耿于怀,这个时候肖琪就压根不敢追问下去了。

没有办法,她只好带着银子离开。

她走后,郑宵这才收回投放在她身上的视线,对着屋子里面的黑暗处说了一句。

“多看着她点。”

黑暗处传来一身幽幽的叹息,此时的肖琪并不清楚她走之后房间发生的一切,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拿出纸笔出来做策划书了。这要开一个酒楼饭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要好好的谋划一番, 而且厨师也要找,找到人之后还要培训,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

花了两天的时间肖琪将企划书做完,拿着企划书她找到郑宵直接将这东西丢在对方面前然后双手叉腰道:“看看吧,好歹也有你的投资呢,你也别那么漫不经心的要是不小心亏本了到时候你可别找我哭!”

说到底她还是看不惯对方那一副混吃等死的样子罢了,所以才会 将企划书丢对方面前跟对方讨论的,要是遇到别人,她才懒得管这种事情。

郑宵这一次没有拒绝,他拿起那份厚厚的企划案说道:“留在这里吧,我会好好看的。”

“希望你说话算话。”

“那是自然……”

说罢对方便将企划书给收起来,肖琪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就直接出门了。她的事情很多,没有那么多时间留在这里跟对方墨迹。

要在开一间足够火遍整个大陆的饭店那可不是一间简单的事情,至少在位置的选择上面就有很多的讲究,就跟在现代的时候有很多人开店要找风水师看一下差不多,为了能找一个好的店铺,肖琪便打算找一个算命的瞧一瞧这京城哪里最适合她。

有一些东西在平时不需要的时候就随处能够看到,一旦到了需要的时候就到处找不到这类人的身影。

此时的肖琪很明显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她在京城的道路旁边找了半天依旧没有发现有算命先生的身影这个时候就郁闷了。

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人影她下意识的就觉得情况不对便打听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当她得知真相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

卧槽的这有算命师欺骗了太子爷这是什么鬼?太子爷很生气这又是什么鬼?因为太子爷生气了所以全京城里面的算命的都被抓进大牢了?

好吧,她就活该这么倒霉吗?

叹息了一声,就在她想要延缓自己的计划的时候,眼尖的她突然瞄见有一个身穿着算命师傅才会穿的那种道袍,手中还拿着算命的招牌的人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看到有这么一个算命大师出现肖琪整个人猛地一震然后就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朝对方离开的方向冲了过去。

她的速度极快,没等那个人走太远她的手就一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面,下一刻她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等,先别走,我有事情要找你。”

大概是跑的快了,她的声音带着几丝喘息的味道。

肩膀被人抓着,那算命师傅就这么停下脚步,而后一把十分年轻而且还让肖琪感觉有些耳熟的声音响了起来。

“能麻烦先松开我吗,有话好说?”

对方的声音实在是太让肖琪奇怪了,这一刻她猛地冲到对方面前,在看到对方的容貌那一刻她倒吸一口凉气,猛地高喊了一声。

“怎么会是你?”她满脸见鬼了的神色,倒是让那被拦住的人愣了愣,紧接着他勾唇浅笑道。

“这位姑娘 ,我们认识吗?”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凉风木槿幻夕雾凉风木槿幻夕雾Rainkie|古言一朝重生来到古代一个有父母疼爱,关照的世界,她幸运成为雪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父皇说整个大陆任你闯有雪域给你做后盾,母后说女孩子就要好好的享受生活,做自己想做的十七岁那年,淳于凉沨闯入她的世界,给她下了烙印誓要宠她一辈子,当世人沉迷于她的才华,宁一掷千金甚至江山换美人倾心时,淳于凉沨却紧紧抱住雪木槿,向世人宣告她是我的。
  • 调戏花美男调戏花美男影醉|古言她一届女流之辈却夺得众人追捧,爱慕。最后是和他?还是他?还是另有其人?还是全收了?
  • 异能少女:妖后太萌太嗜血异能少女:妖后太萌太嗜血月漓樱|古言颜家五小姐突然成为天才?——呵呵,当然!颜五小姐只身灭家门?——牛掰!颜五小姐勾搭上了妖王殿下?——放屁!是妖王殿下勾搭的她!颜家五小姐,人人都可以侮辱的废材草包小姐,当她穿越过去,本以为没人注意的她的变化,可是……谁特么的可以告诉她,为毛突然冒出一个红衣妖孽追着她叫娘子啊?!所谓,身边桃花无数朵,朵朵争奇又斗艳……某日。“说!干啥掐桃花?”某女掐着某男的脖子。某男温柔一笑:“娘子,身心都给了为夫,就不必再看桃花了吧?”窸窸窣窣……某女累得无力,闭上双眼前:“尼玛……”
  • 公主拽天下公主拽天下珞九音|古言她本是刚入黑道的一个菜鸟,第一天入黑道便得罪了黑道老大,于是黑道老大派人追杀她,却不想她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给撞死了,而后在醒来,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另一个大陆,变成了平民家的孩子,有朝一日进皇城,却被认为皇帝遗落在民间的公主。她进了皇宫,很拽的挑衅了太子,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得罪了一堆的人且看黑道菜鸟如何在异世蜕变……
  • 宦妃还朝宦妃还朝鸭圣婆|古言重重波澜诡秘,步步阴谋毒计。她,独一无二的狠辣亡后,发誓要这天下易主,江山改姓;他,腹黑妖孽的倾世宦官,背负惊天秘密,陪卿覆手乾坤。她问:“玉璇玑,我要的天下你敢给吗?”他回:“苏绯色,你敢觊觎,本督就敢成全。”强强联手,狼狈为奸。纵观天下,舍我其谁!
  • 神医嫡女神医嫡女杨十六|古言21世纪中西医双料圣手、陆战部队特级医官凤羽珩,duang?的一声穿越成大顺朝凤家嫡女。奈何爹爹不亲,祖母不爱,娘亲懦弱,弟弟年幼,姐妹一个比一个狠辣,穿越重生,绝不能再像原主那般窝囊!跟我斗?老子一鞭子抽得你满地找牙!跟我打?老子一手术刀把你千刀万剐!玩阴的?老子一针下去扎你个半身不遂!杀我灭口?一爪子挠开你的心窝!人人可欺的柔弱女子摇身一变成为大顺朝的香饽饽,跟皇帝开医院,揽尽天下人心天下财,但是那个见鬼皇子的婚约是怎么回事儿?还有这位毁了容的瘸子你说什么?壁咚了劳资还要我助你得天下?得了天下谁还送给你!流氓王爷你si不si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病弱娘子无为妻病弱娘子无为妻匆匆寒雨|古言人人都知郡主曲麟希音出身高贵,母亲是天齐王朝的长公主钟离无忧,父亲则是穿越而来的专情驸马曲麟殇。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她,无奈先天患有心悸,自幼与佛结缘,养于禅寺之中。天生如兰花般淡漠的性格,心想一生就此平静地度过,然而却遇见了那样一个令她牵挂的他。本着不想皇帝舅舅为难的心思,她嫁给了丞相唯一的小孙子南川魅棋,只是想着将他当弟弟看待,待他长大便释然离去,可怎知这只看似懒羊羊的小白兔,长大后竟是这般无赖腹黑。女配穿越孤傲女,男配温柔霸道男片段1新房里,:“姐姐,你好漂亮,爷爷说你是来给我当媳妇的,会一辈子陪在我身边,是吗?”某只揭开新娘子的盖头无辜地眨着眼睛说道。“恩,我会陪你真正长大,直到你有所爱”新娘淡然地回答。片段2“姐姐,我好想生病了,一看到你和你的太子表哥说话,我就心理不舒服,一看到你和少傅聊天,我就想打他,姐姐我是不是病入膏肓了?”某只煞有其事地说道,弄得本是没有表情的她,脸上一抹微红,不知如何回答片段3“姐姐,我不想让你当我姐姐了,我已经长大了,我要你当我真正的娘子”某只小白兔殊不知已经进化成一只大灰狼如是说道,让她逃无可逃。
  • 穿越重生:腹黑特工妖娆妃穿越重生:腹黑特工妖娆妃残魅沐樱|古言她,21世纪的特工杀手,一次暗杀,使她穿越成了人见人笑的废物。他,另一个层次的贵族公子,冰冷美男,却因为某件事到了最低层次做了东峰国的王爷。当他遇见她时,见面的第一次,他就沦陷了。迷离的事件重重,她,踏上寻找父母的路上,他,毅然陪伴着她。当她在寻找父母的路上,惊奇的发现,她的父母都是神!她发誓,她要变强,她要走到最高处。变强路上,美男多多,当一个又一个的情敌出现,亦殇陌辰终于忍不住地抛下家族密令,只身来到她身边,对着众多情敌宣布,她,是他的人!嗨嗨!各位!写的不好别介意!残魅哪里写的不好,在群里评论或在书评里评论都可以,残魅会一一改正的!
  • 师父爱吃小公主师父爱吃小公主张小导|古言【荐文】桑的《帝王妾》男女主都霸气http://novel.hongxiu.com/a/537868/丈夫无情将她休离,还曾亲手喂她吃无子草,不让她的怀有身孕。她委身为妓,乔装细作,只为了给那个男人最沉重的报复。-。-。-。-他是她的恩人。在危机四伏的深宫里,教她能睥睨天下的本领他是她的师父。他教她对命残忍无情。亲手杀了奶娘、举钗毁了倾世容颜,为接近他要毁掉的人,她不惜扮成戏子曲意逢迎、婉转承欢他冷静地将她磨成手中最锋利的剑,而她竟甘愿被他掌握一朝真相揭开,他的恩、他的爱、他的欺骗,竟只是为了她身上那方玉这般残忍……铁桶般缜密的围剿,她抱着求死之心一刀刺向他温热心口……同刻,数支利箭洞穿她的四肢,她站也不能,却笑得开怀“师父,你给的,我如数奉还。”但这又是谁?“娘子,我热”精壮的身体透着可疑的粉红,他羞赧地扯开她的衣襟,手指所划之处,惊起一片颤栗她低叹,终是勾住他的脖颈,倾身吻了过去唇齿相依时,是谁反客为主,爱海沉沦*几年不见后…第一个小萝卜头冷着脸将他拒之门外:“想见我娘亲,先去整整容吧!”第二个小萝卜头搓着手作市侩状:“看一眼一百两黄金,买断半个时辰可以给你打个八八折。”第三个瓷人儿似的小菇凉捧着腮作花痴状:“帅大叔,我以后也会像娘亲那么美,不如你把聘礼留给我吖~”他揽住面带惊惶的她,贴紧了温言软语:“莞尔,你没还我的,可还有这个孩子?”ㄟ(``)(``)ㄟ喂,还没收文呐去哪~
  • 婚婚欲睡:老公,约吗?婚婚欲睡:老公,约吗?林花似锦|古言她不知死的爱上,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他说,“宝贝,我们是日久生情。”被逼打掉孩子,她逃进陌生的庄园,遇上一个神秘的戴面具的男人,她求他收留。他说,“宝贝,我们要以后在说。”五年后,她强势归来,住进男人的家,要孩子要财产,就是不要他。他说,“宝贝,我们日久见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