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想念亲人

‘啪……啪……’

两个巴掌落在了严凯的脸上,他目瞪口呆的看着安莫愁,随后转头才发现是王婷婷。

王婷婷赶到现场的时候,她没有看见林老板,却听见严凯和安莫愁的对话,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严凯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让让安莫愁做出卖身体的事情。

“妈妈,你怎么可以打人呢?”安莫愁连忙抚摸严凯的脸颊,关心的问道:“严凯,你没事吧?疼吗?”

“傻孩子,严凯都让你去陪其他男人了,你现在居然还……唉,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还要帮人数钱啊。”王婷婷对安莫愁真的是太失望了。

“伯母,我……”这件事情被王婷婷知道了,后果很严重,就算现在严凯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

“妈妈,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你看见的这样,是……”安莫愁拉着王婷婷的手,怕她还会再给严凯耳光。

“还不快跟我回家,是不是嫌不够丢人啊。”王婷婷翻了个白眼,拉着安莫愁离开了。

“莫愁,我们电话联系啊。”严凯见王婷婷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安可欣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见一旁的龙昊天睡的这么香,也不敢打扰他,就自顾自的起身了。

站在窗台前,她望天,都说当你看见天空上最亮的那颗星星,那就是你死去的亲人在看着你。

她太想念爸爸了,多希望爸爸还能够陪伴在她的身边,疼她,爱她,宠着她。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也不知道龙昊天是什么时候起身的,从背后抱住了安可欣。

“嗯?你怎么起来啦?”安可欣转头,看了一眼龙昊天,淡淡一笑。

“在想什么啊?想的那么入神的?”龙昊天松开了手,走到了安可欣的身边。

“我想爸爸了。”安可欣的心情有些失落。

“快时间吧,明天还要去公司。”龙昊天说完,又倒头大睡了。

失去亲人的滋味龙昊天是不会明白的,外表坚强的安可欣,其实她的内心是很脆弱的,她需要一个能够像爸爸一样疼爱她的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会是龙昊天吗?

有时候安可欣就在想,为了夺回安氏集团,而牺牲自己去陪一个完全不了解的男人,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呢?

即使在心里问自己一百遍,她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不要再想了,快睡觉吧,你好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龙昊天伸手想要揉着安可欣,却摸了个空,才知道原来她还没有上床。

“你睡吧,我今夜是失眠了。”安可欣摇了摇头,坐在了床边上。

天亮了,安可欣就坐在,靠在床头睡着了,龙昊天醒来的时候,才抱着她躺下的。

看来她是因为昨晚一夜没睡,早上太卷了,所以睡着了。

为了不打扰她睡觉,他悄悄的起床,洗漱完毕之后,换好了一身西装,就下楼去吃早餐了。

“少爷。”陈叔已经让佣人准备了龙昊天和安可欣的早餐。

“就让可欣多睡一会儿吧。”龙昊天有时候还挺体贴的。

“好的,少爷,你快用餐吧。”陈叔点了点头,帮龙昊天把椅子拉了出来。

“对了,如果可欣下楼吃早餐,就叫她今天别去公司了,然后你联系司机,让司机送她去墓地吧。”知道安可欣想念父亲,所以龙昊天就让她去祭拜安大鹏。

“好的,我知道了。”陈叔点了点头。

用完早餐,龙昊天就自己开着车去龙氏集团了,一路上,他的脑子里居然都是出现安可欣的画面,看来她不在身边,还有些不习惯了。

‘嘟……嘟……嘟……’

于是,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了安可欣,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可能是她睡的太沉了。

被电话吵醒了,安可欣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喂,谁啊?大清早的。”

“起床了,小懒虫。”

电话里传来龙昊天的说话声音,安可欣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旁,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不在家里吗?”

“我在去公司的路上了。”

“那……那现在……”安可欣看了时间才知道,现在已经快八点了,她直接把电话挂掉,连忙起身洗漱。

下楼,看见陈叔正坐在客厅看报纸,安可欣自顾自的走向餐桌,见陈叔走来,朝着他笑了笑。

“安小姐,少爷说了,你今天可以不用去龙氏集团。”陈叔并没有对安可欣笑,反而是严肃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安可欣点了点头。

“少爷还说,今天派司机送安小姐去墓地,祭拜安董事长。”陈叔差点儿忘记这件事情了。

“我可以不用去龙氏集团啦,那我……我现在就换衣服。”安可欣太激动了,不吃早餐,就跑上楼去换衣服。

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外套和西裤,下楼的时候,就看见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司机大概是在等安可欣了吧。

现在没有什么比去祭拜安大鹏还要重要了,她领着黑色包包就走出门口了。

“哎,安小姐,你的早餐还没有吃呢。”佣人见安可欣走出门,连忙叫道。

“谢谢你阿姨,我就不吃了。”安可欣转头,冲着佣人笑着摇了摇头。

“安小姐。”司机看见安可欣走来,连忙给她打开车门。

坐上了车,安可欣还想着要准备一束花的,正想告诉司机先去花店的时候,看见身旁就有一束花了。

大概是龙昊天准备的吧,这几天感觉让安可欣觉得他有变化,以前他是一个冰冷的总裁大人,而现在他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司机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安可欣,并没有说话,其实司机和管家都一样的疑惑,为什么他们的龙少会对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安小姐这么上心呢?

车子停了,安可欣拿着花下了车,走在牧场的时候,她的心里很沉重,她的方向感并不好,找了很久才找到安大鹏的墓碑是再哪个地方。

有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影,她也是来祭拜安大鹏的吧,如果是王婷婷的话,安可欣一眼就会认出来了,但这个女人的背影却是很陌生。

女人转身,虽然站在远处看不清楚那个女人的样貌,但是却从她的装扮上来看,应该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吧。

“你是来祭拜我爸爸的吗?”安可欣快步的朝着前面走去,开口问道。

女人看见安可欣走来,连忙转过身,似乎不敢看着她,并没有作答,看了一眼右边和左边的方向,想着赶紧离开的。

久久都没有听见女人的回应,安可欣觉得很奇怪,再次问道:“你好,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吗?”

还有没有人回应,女人戴上墨镜,转身看了一眼安可欣,冲着她笑了笑,便冲冲的离开了。

真是奇怪,为什么都不理人呢?

可是刚才当那个女人经过安可欣身边的时候,她却觉得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女人走了很久,转身看向安可欣的背影,她这才将墨镜摘了下来,“可欣,我的女儿,我不是你爸爸的朋友,我是你的妈妈啊,可欣,妈妈很想念你。”

其实女人就是安可欣的妈妈江海星,当年安大鹏和保姆王婷婷好上了以后,她只有选择离婚,离婚以后,她就出国去,再也没有回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前不久听到安大鹏的死讯,江海星也不会回国的,可是她并不知道安可欣现在过的好不好。

如果江海星知道安可欣现在过的不好,一定会接她走的,可现在还不是时候。

江海星还不知道应该要怎么面对安可欣,毕竟当初自己没有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始终都觉得有些愧疚。

跪在安大鹏坟前的安可欣,呆呆的望着他的照片,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同时她也在想刚才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她想到了,“会不会是妈妈?对,是妈妈。”

第一个反应就是,安可欣要去追那个女人,因为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她的妈妈。

可是好像那个女人消失了一般,一眼望去,都没有再看见那个女人的身影了。

如果真的是妈妈的话,安可欣一定会认的,即使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也没有联系,可她却从来都没有恨过怨过。

相信妈妈不愿意出现,也是有苦衷的吧。

离开墓地之后,司机的车子还在,是在等着安可欣,要把她安全的送回帝景名城。

“安小姐。”司机给安可欣打开车门,见她泪流满面,连忙递上餐巾纸。

“对了,你刚才可有看见穿着黑衣的中年妇女吗?还戴着墨镜的。”安可欣这才想起来问司机,说不定他有看见呢。

“穿黑衣的中年妇女?”司机想了想,他刚才并没有太注意车外,想了很久,“好像有看见,她的身材很好,跟少女似得,我还以为看见了美女,原来是中年妇女啊。”

“那后来她去了哪里你知道吗?”安可欣连忙问道。

“她后来就开车走了,去哪里我就不可能知道了。”司机一脸疑惑,不知道安可欣问一个陌生女人做什么。

“好吧,没事了。”安可欣勉强的笑了笑,摇了摇头。

“我送先安小姐回帝景名城吧,少爷今天下午还要去应酬。”司机说完,就开车走了。

一路上,安可欣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她越来越肯定刚才看见的那个女人就是妈妈了。

可是她不明白,如果真的是江海星的话,为什么不理她呢?

难道妈妈就这么讨厌看见她吗?

“我想要一趟龙城东区可以吗?”安可欣突然很想回一趟安家,即使她知道王婷婷不让她进门,但是她也想在远处看看。

“好的,安小姐。”司机是听从安可欣的吩咐的,掉头就往龙城东区的方向开走了。

一个小时半,车子就开到了龙城东区的门口,保安突然拦住了,他们认得安可欣。

就是因为认出了安可欣,所以才不让这辆车进去的,再前几天,安大鹏去世以后,王婷婷害怕安可欣回偷偷回家,所以就交代了保安,如果看见她回来,一直要拦拦着她,绝对不能够让她进龙城东区。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的保安从来都不会随随便便拦住车辆的,而且他们也都是认识安可欣的啊。

“安小姐,我们好像进不去。”司机往后视镜看去,看着安可欣说道。

“怎么会呢?这里的保安我认识的。”安可欣说完,就把车窗拉了下来。

“抱歉,安小姐,你不可以进龙城东区。”一位保安的班长走到了安可欣的车窗前,一脸抱歉的说道。

“为什么?”安可欣不明白,疑惑的问道。

“这是……这是……”班长犹豫了很久,这才开口说道:“这是安太太的仿佛,抱歉。”

安可欣觉得很无奈,冷笑了一声,对着司机说道:“我们回世纪锦城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虐恋,我们终于是失去彼此了虐恋,我们终于是失去彼此了宁错懿|现言当感情被误会弄得支离破碎,一句对不起是否真的可以挽回......“墨凉,我终究是失去你了....”
  • 闪婚专家:大boss太狡猾闪婚专家:大boss太狡猾璃可|现言一个叫许书茜的女孩,在上大三的途中,一天,她去上学的途中,一辆豪车刚好停在路边,里面坐着C市最有名的大老板——顾毅深,他不小心看到了她,嘴角轻轻勾起,只有27岁的他,家里只有他和仆人们·······一系列故事即将发生。
  • 鲜妻入怀:恶少的心尖宠鲜妻入怀:恶少的心尖宠冯啊|现言关珊珊前脚被小三,后脚她就叫来小鲜肉给渣男带绿帽!只是男人太敬业也不好,一番折腾,差点折断她的小蛮腰……差评还没给出,居然被反塞支票,她竟成为服务者?!这画风不太对!小鲜肉秒变大boss,分分钟被吃死,她表示不服!陆少表示,不服就睡到服!!
  • 紫黎曦紫黎曦紫黎曦|现言别害怕,别彷徨,有人喜欢你糟糕的模样,有爱的地方,哪怕是地狱,也是天堂
  • 相见不言欢相见不言欢红颜无色|现言*苏陌,苏家相质于周家的千金,名为千金,外表光鲜惹人羡,却无人知晓其背后的辛酸与痛苦,甚至是绝望……在周家她可以得到几乎一切可以用金钱换来的东西,却得不到一丝情感关怀,令她无时不刻感觉到自己是一具抽去灵魂的尸体。八岁离家,自那天起她就没有了快乐,也再没有回过苏家,心底说过千万遍,那已经不再是她的家,周家也不是,她其实形同孤儿。可是,这并不是苏陌悲惨命运的结束,他再度沦为债务筹码,只是这一次是她的身体,之后,很不幸,使她仓促成为了母亲。*“给我放洗澡水。”“给我捶捶腿。”她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出自一个男人口中,直到他说。“为我暖被。”*“别哭,一切都会过去,不是还有我嘛!”“那人我帮你揍了一顿,开心点。”望着他为她挂的一身彩,她却高兴不起来,反而心酸。*陈家帅:“我不相信爱情,一切行为都建立在利益相替之上,包括性。”韩萱:“我不敢相信真爱,谁也无法看破所谓真爱之后的阴暗,最怕同床异梦。”苏陌:“我笃信,可我不是个幸运儿,爱与我之间是两条永远无法相交的平行线。”*他:“他惹敢娶你,我就让他变成绿毛龟。”她:“我的爱情你无权干涉。”他:“我却有权干涉你的身体。”她:“流氓。”他:“世人都知道。”*他:“算了,用了这么久,习惯了,嫁给我吧!”她:“这是求婚?”他:“不,是逼亲!”她:“我拒绝!”他:“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我将充耳不闻,所以你还是从了吧!”
  • tfboys之雨后昕tfboys之雨后昕叶小音|现言她与他们在没有恢复记忆时是同个世界,然而恢复记忆后却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误会与摩擦的火花,她是该选择回去还留下……他们的到来不单是给她带来陪伴,更重要的是使她笑容重现在脸上。但是笑容能否持续下去?曾经因为往事打击退出娱乐圈的她能否会因为他们的到来而重新选择出道?一切谜底将在这部小说中为你解答~
  • 鹿晗之我们彼此鹿晗之我们彼此OIRJH|现言“小曦,你说是不是我错了?”“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我哥的错,更不是我们的错,是爱情的错!”
  • 我的俊美总监我的俊美总监伊苏的编年猫|现言“这把不算,这把绝对不算!”总监大怒了这是一个关于总监的不同凡响的故事
  • 爱,非爱情爱,非爱情楠诗翊|现言以貌曾经的无可救药,现在的百毒不侵,以貌取人的年代,又有多少纯粹的爱…
  • 董事长夫人的卖身契董事长夫人的卖身契嘀咕亓|现言徐婷婷是一个安安分分的小女人,偶然碰上那纵横商场的投资公司董事长顾璟。灰姑娘嫁给了王子,本以为就这样幸幸福福的一世,谁知却发现老公出了轨,被小三找上门,离婚。当她站在顶楼思考人生时,一个身影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她的人生,一切都乱了套……更新时间不定,剧情走向诡异,后面我也没想好,大纲无能,但会写完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