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手机

叶盼知道,自己太拒绝乔占南,会让他大为不快,而且他也明显是在试探她。

只是,他试探的代价太大了,商业机密一旦让竟争对手知道,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叶盼到底没有打开纸袋,只说:“我没必要看,看也看不懂,和韩国人见面时,只帮你转交。”

乔占南不再吭声,眸光深暗。

……

没想到到了晚上,叶盼就接到了许世生打来的电话,朴海镇在山庄酒店定了位子,请叶盼吃饭。

叶盼赴约,并按乔占南的意思,在与朴海镇的交谈中,把纸袋转交给他。

乔占南是伦敦大学金融系高材生,叶盼相信由他经手的商业文件,绝对完美无缺。

于是在当晚叶盼被送回住处后,乔占南就接到了朴海镇亲自打来的电话。

大概是朴海镇看过了方案和意向书后,大为高兴,所以连夜就邀请了乔占南,共同商量合作上的事情。

乔占南一夜未归,叶盼早上醒来,独自吃了早餐。

叶盼走到窗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沿着通往山庄酒店的小路走去,叶盼独自绕过了一处花海,扭头望向一旁的丛林。

记得那一天,她就是在这个地方,看见的那两个人——站在那棵大榕树下偷情的男女。

女人是唐婉,男人是……乔占北。

对,是乔占北。

那天乔占北最后一个赶到酒店,他的脖子上带了吻痕,而且他的身高身形,也与那个男人吻合。

她是昨天前往山庄酒店时,才想起了这件事,因而她也回忆起,当时唐婉曾对乔占北说过的一句话。

唐婉说:亲爱的,以后我们就天天在这里约会,好不好?

那么也就是说,唐婉有可能还会和乔占北到这个地方来偷情……

叶盼这样揣测着,便决定留守在这里,等着这两个人出现。

她并不是想守株待兔,她猜想,既然乔占南此刻正忙着谈成和韩国人那笔生意,那么乔安久也一定会参加。

唐婉与乔占北偷情,一定是选择乔安久忙碌不在她身边的时候。

叶盼在周围转了几圈,到了上午十点,也没有看见她想遇到的那两个人。

有些恢心,叶盼想想还是算了。

……

“怎么,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

送走朴海镇和他的翻译,乔安久的脸上流露出了满意,父子二人一同走出会议室,乔安久看向乔占南问道。

见乔占南没吭声,乔安久继续说,“如果你那么生气,爸爸也只好为你赶走唐婉,避孕药一事就算在她身上。只是,唐婉毕竟跟了我两年,我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占南,你究竟想让爸爸如何?虽说知道了这一切,并且怀疑叶盼是秦家的人,我毕竟没有对她怎么样,也没有逼她从你身边离开。”

“好了,不要再说了,从现在开始爸您不要再谈这件事情。”

乔安久惊讶,而后笑了笑,“那好,不谈,以后不谈了。”

“远山,占北呢?”

乔安久看了看表,抬头问聂远山。

“都这个时候了,韩国人都走了,他怎么还没到?”

乔安久背手,换成一副严肃模样,聂远山恭身答道:“久哥,刚才北少来了,又突然说他头疼,就先走了。”

“不像话!”

乔安久叹口气,“每次出来谈生意,不是头疼就是屁股疼,什么时候能把顽劣的性子改掉!”

……

“北少,抱紧我,搂紧我,像这样,嗯……嗯……”

男人身上穿的黑色衬衫,已被女人纤细灵活的双手解开了全部衣扣,此刻敞开着,衣领被剥到了肩头。

女人半眯着眼,妖艳的红唇,反复流连着男人年轻健硕的胸膛,“北……嗯……你好壮……”

叶盼躲在一株绿色球灌的后面,蜷着身子,不敢发出一眯声音。

刚才正当她恢心想要撤离时,却意外看到了这两个人来到这里。

她小心翼翼掏出了手机,捂紧嘴巴,按开了手机摄像功能。

那边乔占北却忽然扯住了唐婉长发,动作毫不温柔,仿佛夹杂着不耐烦,“好了,够了,我还有事呢。”

“嗯……不要嘛,北,你不想我吗?”唐婉不依不饶,恋恋不舍的搂紧他的壮腰。

“北,今晚我去你住的地方好不好?”

“你疯了吗?走开!”

虽然乔占北这样骂着,但对于女人勾引,他显然招架不住。

唐婉娇嗔:“久哥正忙着与韩国人谈事情,今晚肯定又不在,是真的……北,你不是说很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吗?”

“那就今晚八点,我准时到你那里敲门……”

手机不但清晰拍录下两个衣衫不整的画面,连同声音,也一并收入。

叶盼紧张,一面怕自己被发现,一面又怕拍的不够完整,她轻轻挪动身体,忽然听到了“嘶——”的一声。

她回头,原来是腰部被一根树枝划了一下,裙子破开一条,腰身微疼,皮肤也被划出了一条血口。

她皱眉,仍是不敢大动,坚持拍到最后,直到唐婉和乔占北整理衣着后匆匆离开,她才长长的吁出了口浊气。

……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叶盼不确定此时乔占南有没有回来,她小心用钥匙拧开住处的大门。

不过,却在玄关处看到了乔占南的一双鞋子。

叶盼小心的蹲下身,解开凉鞋的鞋带,这时,听到了从卧室里传出的脚步声。

一抬头,即是一张雕刻般的俊脸,漆黑的双眸,正居高临下凝望着她。

“去哪了?”

乔占南的目光敏锐,一眼即发现了叶盼腰后的裙子布料,破了一条长口。

叶盼眨了眨眼,笑容有些机械,“今天空气不错,我去外面走了走。”

她换上鞋子,一只手即被乔占南握住,他轻而易举就将她身子转了半圈。

乔占南皱眉,看到了她皮肤上的血口。

“在哪划伤的?”

叶盼心虚,刚想回答,身子便被抱了起来,乔占南抱她时总像抱只小猫一样轻巧。

“刚才荡秋千了,不小心被秋千上的木刺划到了,不碍事,也不疼,我下次不去荡了。”

叶盼趴卧在床上,上身已经****,乔占南蹲在床边,正用酒精棉往她的伤口消毒。

叶盼觉得自己这个谎编的不好,可话已出口,幸好此时是背对着他,否则难逃他那双幽深的俊眸。

乔占南没有说话,酒精让叶盼蜇的“嘶”了一下,他看了看她,俯身在她伤口上方,小心轻轻吹了吹。

叶盼重新换了一件衣裳,转回头,这时乔占南仍矗在她身后,他看了看她裙子的衣兜,突然问:“你手机呢?”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天仙妹妹住我家天仙妹妹住我家牧羊的七叔|现言好男人郝轩,原本生活风平浪静。有一天,家里突然住进来美丽可爱、精灵古怪的妹妹董诗诗,他的生活立即开启了另外一个新模式,做她的专职司机、护花使者、恋爱参谋……在诗诗的身边围绕着小学同学,大学恋人、痴情富二代等各色人等,麻烦事不断,险象环生,最后竟然蚂蚁撼大象,扳倒了不可一世、手眼通天的“兰姐”……
  • 恶魔殿下爱上恶魔公主恶魔殿下爱上恶魔公主幻梦若|现言两个神话般的人物,一个是有实力的路家企业的恶魔少爷路羽洛,一个是已破产的苏家企业的绝代佳人苏梦若,当他们这两个似乎门当户对被别人看好的人而又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相遇,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他们非同一般的生活,从此开始......
  • 豪门,夫人好无情豪门,夫人好无情不知囧|现言五年不见,他朝着她开了一枪。“沈七月,你猜我有多恨你?”“沈七月,你走了,你让我怎么过?你说啊?你让我一个人怎么过?”——她是段家养女,是他名义上的妹妹,阴差阳错喜欢上了自己哥哥。她背着骂名独自离开,躲了他五年。五年后再见,等来的是他的冷漠嘲讽,他在她面前游戏花间,他逼得她不敢认自己的亲儿子。好……如果找到她只是为了这样折磨她的话,那她沈七月,奉陪到底!——(伪兄妹,伪虐。口是心非傲娇鬼男主怎么办,我又惹我老婆伤心了哼!谁让她抛下我一个人跑了五年的!哼!就要给她一点教训!算了算了,老婆大人我错惹QwQ沈七月:谁是你老婆,你老婆已经伤心死了,你没有老婆了。段书白:老婆你不要咒自己!)
  • 我是这样的女子我是这样的女子请说华语.CS|现言原来他早就喜欢上她了,可惜她已经对他无感。想追我?陆少,请排好队!张筱凡高三转学,暗恋上隔壁班的陆离。不惜原谅那个害自己被迫转学的女生苏芮,得知了陆离报考的大学。可是上大学之后,苏芮竟然告诉自己他向陆离表白成功了。别人穿过的鞋,她张筱凡一点都不稀罕,顿时对陆离没了兴趣。哪曾想到大三这年刚开学就被一个叫做陆墨的女孩子的出现打乱了所有,而且竟然屡次“偶遇”三年未见的陆离。
  • 别谈情:多伤钱呐!别谈情:多伤钱呐!丑小鸭|现言“还钱……还钱……还钱……“到底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竟然刮坏了贪财鬼的布加迪威龙?120万的巨额赔偿?天啊,死翘翘了。冤家路窄,面试居然碰到那个贪财鬼,还扣留自己的工资来还钱?这样也就算了,没有必要天天用还钱来威胁人吧!什么?挂名妻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唔,有钱的呀!介个……那个……好吧好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哈哈!
  • 鬼族:腹黑总裁独宠杀手妻鬼族:腹黑总裁独宠杀手妻大汤圆儿|现言我,轩辕一梦,芳龄21,是A市一名顶尖职业杀手,冷艳无情,杀人不眨眼,同时又是A市所有杀手的老大!天生红瞳,天生红发。中途遇见一个面瘫男,哟喂,长得不错,俊男淑女,这两个面瘫货,将会擦出怎么得火花呢?加q2970981615
  • 夏天,不闹了夏天,不闹了她说03|现言他是夏天,14岁时的青春。
  • 一错再错,宝贝,记住我爱你一错再错,宝贝,记住我爱你伊人泪落|现言沉默的爱情,消逝的时光,深深的误会,成就了这场错爱。他说:“你就是我的阳光,给我的世界带来了温暖。”她说:“我不是你的阳光,我也不能给你带来温暖!”走到最后她说:“为了我你这么做值得吗?”他说:“值得,因为我爱你...”说完他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 天琊之城天琊之城那南gold|现言我是佛前一朵莲花,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我是凡尘最美的莲花,我不是普度众生的佛,我来寻我今生的情,与她谈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我是雨中一颗浮尘,我来到红尘,让凡人了悟,我是俗世中最轻的浮尘,我不是洗污涤浊的水,我只是来找我的缘,诉万千心思于镜花中的情。我是席莫,席莫的席,席莫的莫,我的佛是天琊,他就是我今生注定的劫·······
  • 星光璀璨:傻白甜傲娇妻星光璀璨:傻白甜傲娇妻馨星小天使|现言6年前的狠心抛弃,换来今日的成功,面对爱情,傻白甜甜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