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相见争如不见

随着男人一步一步靠近自己,过往一幕一幕地在她眼前闪过,就像是在倒带,那样的清晰,又有些许模糊。

清晰的是她至今还记得他绝决的眼神,模糊的是,她已然不清楚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上眼前的这个人。

男人背光而立,午后的阳光在他身上投下一轮金色的光晕,他还是那样俊美卓绝,而她的心已经沉寂,再不会为他的一个表情或动作砰然心动。

到底是,她长进了。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再遇到他,就像她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天她真的能够放下这个人一样。

唐七缓缓迎上前,在男人跟前站定,徐声开了口:“楼三生,好久不见。”

是啊,两年了,时间就像是光轴,一辗即过,甚至让人来不及回味,那些往事便这样散了。

楼三生怔忡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在她脸上寻找过去的痕迹。

他没想到他们再遇,她的第一句话竟是这句“好久不久”。

她依然是像以前那样连名带姓地叫她,只是以前他的名字从她嘴里叫出来总带着一种浓浓的占有欲。

而现在,她叫他的时间就像在叫一个陌生人。

到底是她真的变了,还是她在演戏,毕竟她的演技一直都不错。

唐七见楼三生迟迟不作声,也没放在心上。

也许,相见争如不见。

她侧身而过,打算做正事要紧。

“你来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子午告诉你我在此?”

楼三生状似压抑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

她突然间记起,楼三生对她说过,他此生没怕过任何人,却独独怕她的痴缠。

当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她如此深爱的人,却怕她的爱……

微怔片刻,唐七才回过神,淡然启唇:“我来工作,走了。”

她挺直脊梁,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没有犹豫,没有回头。

多年前她做不到的事,现在她能了。

如今她再也不会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再也不会!

看着唐七头也不回地走远,消失在光的朦胧,路的尽头,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绪涌上楼三生的心头。

他曾经那么渴望摆脱她,而今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对他死缠烂打,他该高兴的。

可这心底隐约的惆怅又所为何来?

或许,这仅仅是习惯。

当你习惯了一个人永远缠着你不放,想尽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力,用尽一生想要占有你。可是她有一天突然不再在意你了,突然间她放手了,自然会不习惯这种突然的转变。

楼三生上了车,点燃一支烟吞云吐雾。

透过如雾般的烟云,他依然清楚记得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她的存在感那样强烈,就像这两年她从未离开过一般……

唐七恍恍惚惚地走了一段路,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偶遇楼三生,那个她曾低调嫁过、高调深爱过的人。

又恍惚了一回,她甩了甩头,终于从过往中挣脱。

她早告诉过自己,要重新活一次,只为自己。

现在是打起精神工作的时候,什么情情爱爱的玩意儿,她要不起,也不想要!

很快她便到了苏徐影居住的别墅附近。

她摸到最偏僻的角落,确定四下无人,便像猴子一样攀延而上。

这样的事她做得多了,驾轻技熟。

其实这种私闯民宅的事始终不好,搞不好还要被带进局子里。

可要不用这种方法,她又怎么可能接近苏徐影?

像上回,她就用这种方法,直接就跑进了前夫家,才不至于被宋城送进大牢。

当然,她知道自己的运气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如果被抓,大不了她抱人家的大腿求爷爷告奶奶,再不行的话,她还有一道王牌,那就是宋城。

当然了,非到必要时刻她不会搬出宋城这个大爷,毕竟她想靠自己的能力,而非仰仗宋城在本城的势力。

她只是把可能会发生的后果想到了,也把自己的后路想好了。

人呢,最不该逞强,在生死攸关的大事面前,她知道什么是轻重缓急。

她鬼鬼祟祟地延着墙头一路摸索,顺便往透明的玻璃窗探视,要是苏徐影在就好了,这样也许她能和他说上两句话,顺便再跟她打好关系。

正在她幻想美好前景的时候,仰头间,她突然看到一个监控器正对准自己的脸。

她一时间张大了嘴。

怎么办,她太大意,把自己的脸彻底暴露。

既然已经暴露了行踪,还不如索性大放点,她朝监控摄像头挥了挥手,笑眯眯地道:“苏先生,你好,我是娱周刊的记者唐七,请问你能抽出你的一点宝贵时间,接受一下我的采访吗?”

她是不知道苏徐影在不在家,但这样代表自己有礼貌,不是吗?

事实上,苏徐影就在家。

当时他正在看新闻,突然在监控器前多了一个鬼祟的女人。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攀墙的动作很利落,一看就是老手。

刚开始他以为是家里进了贼,也不知是哪个不要命的贼敢胆大包天往他家里闯。

正在他研究的当会儿,那个女人居然好意思跟他打招呼,还说自己是狗仔队。

难道现在的狗仔队都这样不要脸?

他和她不熟的好吗?

这时唐七又掏出自家的周刊,笑眯眯地推销:“你看,这一期的封面人物就是我采写的,我们的周刊销量在业界数一数二,你不上是你的损失哦!”

推销完后,她又觉得自己像是在对空气说话,有点奇怪。

她索性延着窗户一路寻过去,前面不远处就有保镖站岗。真是的,不过是明星罢了,有必要搞得像是蝶战片吗?

正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跑上楼看一看人家的大宅子,突然她感到身后有异样。

她想了想,武装了自己的表情,这才回头打招呼:“苏先生你好,我是……”

在看清对方那张木无表情的脸,她有些错愕:“楼三生,你怎么在这里?!”

他们刚刚才打过照面,怎么会在苏宅又再遇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踪她!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和我的淘宝爆款儿子我和我的淘宝爆款儿子宜霖123|现言儿子回来对我说:“妈妈,我们老师说你对我不负责。”我当时一听就炸了:“我怎么不负责任了?我怎么不负责了?我负责任的时候他看不到!”我觉得我受了冤枉,遂决定把我负责任的行为梳理一遍,自我表彰一下。这是本流水账。
  • 左城右巷左城右巷南次|现言宋小可,简单的女孩,也有着简单的生活,在遇到沈译之后生活步调被打乱,一场场的灾难迎面而来,这让从小胆小的宋小可无处躲避。左城右巷,你,等着我吗...
  • 许我一生都给你许我一生都给你Mrs木木|现言她是个向往平淡安逸生活的文艺女,喜欢孤独,习惯冷漠,固执而偏执,她以为自己可以一个人过完一生,直到他闯进她的世界,他从不强迫她,确逼得她一次又一次妥协,他从不给她承诺,确让她万分依赖,他是黑暗里最致命的陷阱…
  • 凭栏意,恨嫁时凭栏意,恨嫁时洛玦|现言一舟,一湖,一涟漪。伊水,伊人,伊叹息。倚窗,倚怀,倚栏意。凭谁问?莫相离。君若敢不弃,卿必如梭楫。机杼不断丝线缕,相守亲密到天际。未嫁之时明玉碧,恨不相逢朱砂凄。——《凭栏意,恨嫁时》他魅惑天下,翻云覆雨,却独对她温柔怜惜,不忍舍弃。面对来自背后的算计,舍命也要掩她半世流离……爱与恨的对立,她伤心彻底。蓦然回首,心底早已澄明,原来她的心底早已有了别样的风景。家里惨遭变局,他的承诺化为灰烬,她萌生的爱意生生的被憎恨抛离。她与他,再次横亘无期,而此刻他早已对她情意浓郁,奈何……爱到极致,恨也荼靡。他君临天下,给她所有女子艳羡的极致宠爱和荣耀。而她的心,早已死的彻底,一心只想逃离。琉璃的面具,绯红的锦衣,他不顾兄弟的情意,毅然的将她守护到底。只为了那月下柳园起舞的悲戚,只为了淡漠那丝清澈如昔眸底的伤韵……漠岬的凉意,撕裂她的心底,既然决定,就注定相见无期,即使再相遇,也是绝杀的涟漪……他们的结局,究竟该怎么去铺叙……是决裂的恨意,还是缠绵的爱意……而谁又能给谁想要的结局……
  • 我想爱你请收下我想爱你请收下莫然肥猫|现言一场像是安排好的相遇,颜洛轩在四岁的时候遇到尚在襁褓的莫语然,便生出一种不由自主的守护。在成长的岁月里,他叫她语儿,语儿,语儿,她叫他多多洛。两小无猜的年纪悄悄在彼此心里生了根……他为她舍弃唾手可得的前程,来到她的城市,只为能守候在她身边,看到她为她展颜一笑的脸庞,他于是无怨无悔。而她为他拒绝掉众多爱慕者,只因为别人再多的好终究不是在她那些黑暗的日子里陪伴她的他……从来没想过她在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陪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边,看着宋欢桐巧笑倩兮的在他身边,她觉得世界都崩塌了,爷爷不在了,多多洛也不在了……她走了,放弃心中的眷恋,默默的说:“颜洛轩,我走了,离开你,你才能真正的幸福吧。”爱情,从来是经不起等待的,爱上了就努力爱吧,不是要等到物是人非才来追悔;感谢上天让我在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 名门挚爱,总裁不二婚名门挚爱,总裁不二婚奶油小核桃|现言唐娩vs厉天擎当男人利刃般的目光,凌迟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咬着牙当着众人,宽衣解带,直到剩下贴身衣物“现在,我可以走了吗?”他是凌驾众人之上的大人物,而她只是个辍学的女大生,为了重病的母亲,四处奔波赚取生活费。她从没想过,会再与这个男人有所交集。然而,第二次,当她从他床笫间醒来,身上布满淤痕,男人冰冷的捏起她的下颔,冷笑着说“唐娩,你这个诱饵,我收下了。”
  • 穷追猛打,男神快娶我穷追猛打,男神快娶我荡漾大清新|现言“蒋安安,我已经有了未婚妻,你最好不要对我有不应该的想法。”“呵,这天底下的女人是不是都和你一样厚脸皮?拿一个孩子就想要拴住我?”“蒋安安,你觉得我余渭阳会看上一个陪睡的?”曾经的蒋安安就喜欢那一个人,万丈深渊,荆棘遍地,九死不悔,换来一身狼狈。五年过去,老天爷和蒋安安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那人从云端上坠下,没了富可敌国的财富,虎落平阳,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瘸子……死性不改,蒋安安又一次凑到了余渭阳身边,笑眯眯的开口,“余渭阳,你现在都是瘸子了,我们两个要不要凑活一下
  • 离开,lonely离开,lonelyAIH洛言|现言无论是游戏还是现实,我付出的感情都是真的,概不回收。。。我不特别的方式遇见你,但是你对于我来说是特别的。。。尽管它的名字是寂寞但是因为有她(他),便不再感觉是lonelyLONRLYONLINEAIH洛言
  • 一婚到底:霸道总裁的首席娇妻一婚到底:霸道总裁的首席娇妻冷墨汐|现言我们的女主叶芷露,因为自己家族的一些原因而导致他们家族马上就要破产,叶芷露的父亲和她的妈妈让她代表自己的家族去向我们的男主丰家少爷丰筠皓借钱,而丰筠皓则用借钱为难叶芷露,逼叶芷露和他结婚才会答应把钱借给他们家族而且不用还,回到家后她的父母都说让她嫁给丰筠皓,叶芷露一气之下无路可走答应了丰筠皓的要求和他结婚,婚后,他们……
  • 那年夏天,遥望远方那年夏天,遥望远方夜映书|现言八年前,他们是最相爱的情侣八年后,他们重逢在人海,但却成为陌路爱情那么遥远,可是我只想给你一个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