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0章 水车

第二十九章水车

回到住处的长孙澹脸有些红,今天这太丢人了。

可是这问题总是要解决的吧。

“公子,是不是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懊恼。”王铁胆看着一脸不爽的长孙澹说到。

今天锻炼的长孙澹有些不对劲,这剑对着木桩不停的劈砍。

看的王铁胆一脸的肉疼,这客是钱啊,你个败家子,剑是用来耍的,不是用来劈的,呸,跟着这个小子净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剑是用来刺的,不是用来劈的,你的那把剑好呆也值个几十贯啊。

“你说怎么办吧,这被你们将军赤果果的鄙视了。”长孙澹还是一脸的郁闷。

“公子你忘了水车了吗,南方很常见的。”王铁胆提醒到。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啊。”长孙澹一脸的恍然大悟。

“不对,你家将军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既然他不说,说明着水车肯定也是有问题的,是不可能在这里大规模的推广的。”很快长孙澹就否定了这一点。

“你去问问将军不行吗?”王铁胆说到。

“你嫌我人丢的不够吗?”对仗有些工整。

“算我多事。”王铁胆也郁闷了,这我以前从来就不给你出主意,这好不容易出一次,居然还埋怨上了,该。

“哟,哥几个这是怎么了?”马三走了进来。

这段时日的相处让马三也和他们打成了火热的一片。

“三哥,你怀里抱得什么,怎么这么香?”葛凤问到。

“这个,地地道道的羊杂碎,这里的早点就吃这个。”马三回答。

“哦,羊肉啊,我喜欢。”这葛龙葛凤二人是地地道道的食肉动物,大早上起来这油腻腻的肉就是最好的早餐,这口味重的真的也是没谁了。

“不是羊肉,是杂碎。”马三更正到。

“杂碎是什么?”葛凤的存在回让人觉得自己的智商远超正常人的水平。

“杂碎就是动物的内脏,像大肠啊,小肠啊什么的。”长孙澹冷冷的说。

“哟,长孙公子是行家啊,这都知道。”二人浑然不在意到一旁干呕的葛氏二兄弟。

这内脏可是二兄弟的死穴。

“给我盛一碗,不要羊肺。”长孙澹继续说到。

三人将一大碗羊杂碎消灭掉了,摸着肚皮回到了刚刚的话题上。

“这里我怎么没见过水车啊?”长孙澹问到?

“这事我清楚。”马三儿答。

“三年前,大概逼着再晚点,这是大旱,将军派人去关中请了几位工匠过来造水车。”马三儿回忆道。

“可是这些工匠们却不愿意,说是没有竹子。这里离南方那么远,上哪里找竹子去啊。将军下了命令,说是用木头代替。”马三灌了一口酒。

“这工匠们既然跪了下来,说这祖上有遗训,不能用木料做水车。将军自然不信。这匠人就只能做了一架木质的水车,谁知这水车进了水了转的好好的,将军就准备重赏这些工匠,这些工匠却坚持不受。没人想到,过了三天这水车就倒掉了,将军没有办法,给他们发了盘缠和一些赏赐就让他们会去了。”马三当时还是将军的亲兵头子,这些事情却是了如指掌。

“原来是这么回事,幸好没去再丢一次人啊。”长孙澹有些庆幸,这心情居然救这样好了起来。

人就是这样的奇怪,对于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会懊恼,一些没有发生的事情会庆幸。

“那你知道这里边的详细情况吗?”王铁胆对于这件事情很是好奇。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就是将军了,还用给你送杂碎啊。”马三没好气的说。

“这里面肯定是有原因的。”知道不相信那些什么祖训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事情,自从知道了感恩节的真相后就再也不觉得感恩节是个什么好东西了。

而且我们的祖先对于这些不能很好解释的事情,统统都用神灵来解释,什么河神、海神也就罢了,居然还有井神,这个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

“葛凤,你去给我找块木头来。”长孙澹决定自己动手揭开这谜底。

“哦,公子这木头有什么要求没?比如说多大,多重,用什么木料……”葛凤以前被长孙澹这样捉弄过,所以长孙澹这纯属自己挖坑埋自己。

“我只需要一块木料。”长孙澹不客气的打断了葛凤的话,葛龙也拍了一下葛凤。

“哦,好的,我这就去。”葛凤忙不迭的走了。

长孙澹在思考着,这水车如果真的只能用竹子做的话,不可能为了做水车从千里外运送竹子,这个代价太大了。

可是为什么不能用木头替代了。

“来了,公子,木头来了。”长孙澹沉思间,葛凤就将木头拿了过来。

长孙澹随手将木头扔进了洗脸盆中,看着上下起伏的木头,这一刻,长孙澹不是一个人,这一刻阿基米德、牛顿附身了,这一刻长孙澹真的不是一个人,长孙澹不是人。

“我明白了。”长孙澹大吼一声,周围的都被下了一大跳。

这原理其实很简单,木头是实心结构,远重于竹子的空心结构。

这沾了谁的木头会更重,整个水车的受力是有限度的,这沉重的木头让快速做圆周运动的水车不堪重负,自然这水车的寿命也就不会长了。

这解决的办法有两种思路,一是降低水车的重量,比如用竹子而不是木头,但这条明显行不通了;第二条思路就是增加水车的承重水平。

长孙澹没有想到这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水车居然也会涉及到这些东西,一边在感叹古人智慧的同时,一边暗自骂道:“让你上物理课的时候不认真听讲,现在这么个小问题都解决不好,现在知道学习有用了吧,以后还上课睡觉不?”

知道的问题的原理不代表问题就可以解决了,但大致的方向却是有了,需要的只是一些细节问题。

“那你还能不能详细的给我说说那水车的结构?”长孙澹现在就向马三追问细节。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三代美洲移民剪影三代美洲移民剪影郎太碧|历史本书讲述的是一个华人家庭真实、罕见、传奇的经历,反映了早期移民美国的几代华人在异国他乡奋斗的艰辛历程,体现了中国人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以及服务桑梓的爱国情怀,也体现了“家风”在几代人中的传承以及对家庭和社会的深远影响。
  • 喋血红尘喋血红尘北派老七|历史本想平平静静的度过一生,却被无情的命运搅得鸡犬不宁,既然上天不肯给我安宁,我便要把这世界也搅得天翻地覆,让这整个世界,都因我而颤抖不停!师父死了,母亲死了,我连亲生父亲都敢杀,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我怕的?真命天子,街边百姓,众生在我眼里皆是一样,逼急了,我什么都敢做,因为我早已经无所畏惧!
  • 徐福纪徐福纪胡安木亘|历史冷峻的刺客姬慷,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秘密机构的行动总指挥使。在一次行动中他与术士徐福的偶然交集,冥冥中引导了他命运的走向。被天外之物唤醒失落记忆的姬慷,该如何选择自己的命运?徐福是骗子还是英雄,大海深处他究竟找到了什么?虽然时处诸子百家的末期,却仍有许多能人异士活跃在秦朝的历史舞台上。其中不乏名噪一时却又迅速销声匿迹的神秘门派,如纵横家、墨家、阴阳家。另外还有秦国为了对抗合纵六国而建立的隐秘刺客组织,塞外凶残好战的匈奴,外海遥远的异民族......在乱世之道的背景下,用历史的悬疑构建一个理想的国度。
  • 辛亥传奇:喋血武昌城辛亥传奇:喋血武昌城陈立华|历史本书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为蓝本,以起义之前武昌城中各方面势力之间的角逐为线索,清晰地描绘出起义前后的历程。
  • 卧枕江山卧枕江山卧枕江山.CS|历史出身平凡,却不甘平凡。是人见人嫌的孤儿如何?是人见人厌的乞丐如何?金戈铁马为我演奏传奇曲殇,美人成群为我碾墨红袖添香。喜欢卧枕青石赏尽万里江山,喜欢酒剑相伴横卧沙场笑傲。气吞山河独挡千军万马雄浑,侠骨丹心书写万里江河浩瀚。悬壶济世,一气荡尽天下群魔,匹夫一怒,一剑赋尽九千里沧桑!
  • 寡人极痞寡人极痞吊炸了|历史作为王储,叶耐本来已经做好酒池肉林,然后混吃等灭国觉悟了,不过那天自己唯一的妹妹哭着来找自己的时候,叶耐内心暴躁了。叶耐大怒:“谁欺负你了?”“父皇。”“呃……”“父皇要把我嫁到塞北去。”“行,惹不起咱还躲不起,跟老哥浪迹天涯去。”“好啊好啊……”“……”于是叶耐就真的浪迹天涯了。
  • 清末大老板清末大老板剃头机|历史刚创业的小型贸易公司老板王振武获得了一个能够穿越时空的系统,穿越到了晚清时期的南洋。他发现在两个时空倒腾货物能够获得高额的利润,所以他也成了晚清时期的一个小老板。而他,有一个非常远大的理想。“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再造一个中华的盛世天朝。到时候,我在紫禁城里面,接受全世界人民的敬意,尊称我一声——老板!”王振武说道。
  • 大明传奇书生大明传奇书生过桥麻辣烫|历史洪武二十五年,明太祖弥留之际,天下局势动荡,储君之争愈演愈烈,生活在当代的小白领,一朝穿越踏上大明历史的轨迹。谁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小小人物在这一场浩劫中,卷起了一场新的风波。
  • 阆苑宋歌阆苑宋歌千钟粟|历史本小说集穿越、历史、灵异、科幻、浪漫言情于一体。故事中的女主角作为现代人,穿越之后就堕入了金军入侵宋朝的战争年代,她与3位太子的感情纠葛又将如何发展?她是两世融合的结合体,又是相隔800年文化的矛盾体,在这个风云莫测的古代世界中她将何去何从?人生如此复杂,世事难料,世事难测,世事难懂,一切究竟是源于偶然,还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坦白地说,我不知道。那么,请问你知道吗?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谁都无法对自己的命运重新选择一次。而我的小说却可以,让想象插上翅膀,将时光倒流,将命运重写。
  • 纳曲安歌纳曲安歌闻子规|历史天性慵懒却官运亨通。单挑皇子却不落下风。皇帝的器重,公主的垂青,兄弟的豪情。他,叫纳兰楚。他,是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