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6章 梭磷银焰

“见过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深吸一口气,林敬修尽量让自己心态恢复平静,略一拱手的向着鹤发童颜的老者说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只是一闪而逝,然后一摆手:“老夫的名号已经数百年未曾提起过了,你称老夫禹宗师便可。”

宗师?灵药阁居然会派一位灵婴级别的炼丹宗师。要知道,即便是在灵药阁,炼丹宗师双手可数的,而灵婴道君,绝对是超过双手之数。

“你刚才使用的可是熔银戈,老夫记得那是江枫师侄的随身法宝吧!”

还不待林敬修说话,禹姓老者便双眼一眯,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仿佛只要林敬修的回答有一言不合他意,便会立即动手。

“是又如何?不是又当如何?”

林敬修脸色丝毫不变,似乎并不畏惧眼前这位跺跺脚大地都要抖上三抖的灵婴道君。

“也对,无论如何,你今天也离不开这里!”对于林敬修的无理,禹姓老者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

“青莲化焰决——木生火”

林敬修不再说话,他与灵药阁之间的恩怨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化解的了,多说也是无益。如今的情况,如何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青莲化身虽然只是丹灵初期,但已臻至初期顶峰,此刻虽不能恢复全部实力,但也能发挥出七八成了,当然,这中间还有刚才他吞下去大量灵丹的缘故。

屈指一弹,落凤鼎、天地阴阳扇分别落在双手之上,同时脚下轻点,先前接近虚幻的九品青莲再次变得凝实起来。

面对货真价实的灵婴道君,他可是丝毫不敢大意,更别说是扮猪吃老虎了,那都是毫无意义的。

“火木双属性灵力贯通转化,不知是功法的缘故还是传承灵焰的能力?不过这灵力又是如何而来呢?”

对于林敬修的动作,禹姓老者丝毫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不过察觉到林敬修身上暴涨的气势后,口中说道。像是在询问林敬修,又像是喃喃自语。任他活了数百年之久,也猜不到林敬修体内有着青莲化身的存在。毕竟身外化身之术,即便是灵婴道君也鲜有练成的。

“鼎震天下”

反手一推,落凤鼎直直飞出且迎风而涨,一圈圈无形波纹向四周疯狂蔓延。

禹姓老者袖口一甩,一道金色圆环飞出,在四周布下一层金色光幕,任由那波纹如何攻击始终无法撼动。

林敬修冷笑一声,也不见他有多余的动作,原本无形的波纹瞬间化为赤焰般的红色。内敛,狂暴的气息丝毫不加以掩饰,然后犹如巨浪般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金色光幕之上。

禹姓老者的脸色第一次有了变化,原本巍然不动的金色光幕开始变暗。

随即冲着头顶上的金色圆环摇摇一指,原本静止的金色圆环顿时旋转起来,那些犹如巨浪的赤焰波纹还未靠近,便被借力打力般的推了出去。

见防御无恙后,禹姓老者再一次出手。嘴巴一张,一道银色光芒飞射而出,最终化为银色古镜。

银色古镜虚空一晃,一道银色火焰光柱喷射而出。

那些仿若巨浪的赤焰波纹毫无反应,便被银色火焰光柱贯穿,并且直直的向着落凤鼎飞去,连林敬修都没来得及反应。

那银色火焰不知是何种火焰,落凤鼎之上的赤焰完全无视,直直的击中落凤鼎的本体上。

想象中的碰撞声并没有出现,一接触落凤鼎,银色火焰便迅速蔓延,一副要将落凤鼎完全包裹的架势。

林敬修微微一愣,只是抬起的手还未来得及有所行动,一丝丝惊愕便瞬间爬上了他的脸,他与落凤鼎之间的联系居然在减弱。要知道落凤鼎乃是他心神相连的本命法宝,如果换做其他法宝,恐怕瞬间便断了联系。

如此想着,脚下九品青莲闪烁,带着他瞬间来到落凤鼎的上方。双手探出,一团金焰覆盖其上,直直的向着银色火焰抓去。

虽然不知道那银色火焰是何灵焰,但其对于法宝的克制十分明显,因此没有再动用法宝,而是直接融合了两种丹焰。

两种灵焰一接触,便犹如冰雪遇见沸水般,发出“滋滋……”的声响。

“咦?”

对于梭磷银焰的威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此灵焰乃是他根据灵药阁传承灵焰而领悟出来的,其具备的乃是货真价实的空间之力。要知道,即便是灵婴道君也不具备空间之力,唯有灵婴后期方才领悟一丝皮毛,由此可知梭磷银焰的威力。

当初也正是因为修炼梭磷银焰,消耗了百余年的时间,让他的修为一直停留在灵婴初期。即便如此,他的身份在灵药阁也是仅次于阁主和大长老的存在,此次出关纯粹是奔着林敬修身上的传承灵焰而来。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禹宗师收回目光,如果对方祭出的是传承灵焰,他或许还会忌惮一二,但此刻这金焰显然不是。嘴唇微微一动,依附在落凤鼎上的梭磷银焰光芒大盛,原本处于僵持状态的金焰所有防御瞬间瓦解。

林敬修身体一颤,顾不得嘴角溢出的血迹,顿时化为一道火焰流光直直的没入大开的落凤鼎之内。与此同时,落凤鼎之上燃烧的赤焰也转化为金焰,试图再次抵挡梭磷银焰。

只见两者之间的差距显然很大,金焰虽威力暴涨,但依旧不能完全抵挡。梭磷银焰一点点的蚕食着落凤鼎,而只要落凤鼎完全被梭磷银焰所覆盖,此宝就是立刻易主。

“砰”

不过就在落凤鼎即将被梭磷银焰所覆盖时,猛地传出一声巨响,一朵灿烂的金色蘑菇云升腾而起,原本巨大的丹鼎化为漫天金焰,然后再化为朵朵金焰莲花。

除了颜色之外,与先前的九品青莲倒是十分相似。

金焰莲花突破了梭磷银焰的控制后,立刻朝着不同方向激射而去,眨眼便拉开了数十米的距离。

“哼”

见此,禹宗师冷哼一声,一层层鱼鳞般的波纹向四周蔓延而去。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同为炼丹宗师的林敬修使用灵识攻击,显然是对自己的灵识之力有着极大的信心。

果然,激射而出的金焰莲花一接触到波纹便“轰”的一声溃散开来。

林敬修自知无法抵挡,再次现出身影,不过其身上血光涌动,双手不断地捏动灵决,似乎在施展什么灵术一般。

“凤翔九天”

禹宗师刚欲有所行动,林敬修便犹如一只血色火鸟腾空而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掌御九天掌御九天一品清茶|玄幻万古前,人族发生无名大劫,无数传承被打碎。人族壮美山河被彻底打碎,成为一片荒原。原本极度昌盛的人族一下子沦落为末世!大荒之上妖兽横行,以虐杀人族为乐。人族到了最后的末世。为了生存,人族想出各种办法,有被祭灵背负在身上的武者村。有漂浮在天空之上的飞天城,有建立在遗址上的绝世洞府。有弱者生活在部落当中,有强者生活在仙古遗迹成绝世飞仙。人族末世有一少年问是云心鹤性死也冲霄,还是终生盘旋在野草之上,老死荒原?少年选择云心鹤性死也冲霄!
  • 无敌忍者无敌忍者主宰天蝎|玄幻一个不同的忍者世界,一个破碎的时空,看一个忍者的成神之路,一只龙龟的复苏。(虽然有忍者,有龟,但真的不是忍者神龟,大概吧)实际上这是一个披着火影外皮的玄幻小说,所有的只是火影的一些名词之类的东西,跟火影忍者基本没什么关系,这是一个全新的忍者世界,还有唯一的忍者。
  • 那一场冬雪那一场冬雪萧庄|玄幻故事发生在龙渊帝国的南华第一家族陆家三少陆无修身上。全文主要格调是低调装逼。
  • 七剑志七剑志红色氏|玄幻“所有的剑都是食人的,剑没有所谓区别,当它不再进食的时候,你就不能说是一名好剑客了。”又是一个战乱的年代,一个极端暴力的世界,一场场由荒谬编织的战争,疯狂笼罩下的尔虞我诈,被欲望填满了的争夺者,长剑、野心、鲜血…手中有剑一日,这世间便在剑上一日。当剑不仅仅是剑的时候,七把顺应时势的剑横空出世……一个剑盛行的时代,一段剑谱写的史诗,一曲剑交织的挽歌,一卷剑勾勒的彩画,一片剑相戮的血海……
  • 复仇之不灭剑神复仇之不灭剑神飞柳|玄幻怒杀仇敌,斩落千万人头,只为父母上天之灵。黑袍如墨,紧握手中清光,与倾名满华夏。却因一人而打开了他铺满灰尘的心门。血染天下,他紧握的她手,轻声问她“你可曾后悔?”她不语,眸中映着他的容颜,清晰的吐出二字“不曾。”
  • 青牧青牧青陆|玄幻天地有一树,树的身旁有一青莲及牧童。牧童死于树,青莲化作人类消散于世间。青树孤独时,偶然获得一颗轮回石重生。曾经镇守神农架的青树,降临于异世界。不知将发生何种灾难,但人人赋于一诗。花开花落彼岸花,青树身旁牧童笑。青莲动人而心弦,且看青牧乱今朝。
  • 逆战大陆逆战大陆淡蓝色的光晕|玄幻这里的每个人都在6随时会去觉醒身体里的一种名为枪魂的东西,这里是普通的地方吗?不,这里是逆战大陆
  • 血祭之龙吟大陆血祭之龙吟大陆微风凌枫|玄幻一片亘古如此的大陆,一个无人踏足的境界,一名身负重任的少年,普通人是天才的铺路石,天才是他的铺路石,妖孽之上,吾为尊主!
  • 神州墨皇神州墨皇儒道天爵|玄幻戍边战士齐禹在一次驱逐越境逃兵的行动中阵亡。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的他,却不想自己的灵魂经受先天洗礼,穿越到战国时代,借体而生,变成了郑国上大夫墨子辰的第三子墨禹。此刻正值乾元皇朝受上天背弃之时,民心散乱,四面楚歌,国运可谓艰难。墨禹应运而出,一身太极在异世大放光彩。他一路披荆斩棘,强势崛起,兴仁义道德,解皇朝危急。他揭秘上古密谋,慑服远古洪荒异种,为让母亲重回家门,更是不惜得罪传承万年的上古世家。当他最终圆满心愿,与亲人合家欢乐的聚在一起时,神州大陆却又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动荡的异大陆入侵。铁蹄踏踏,剑指向东,骑士,魔法师,精灵甚至不死族,西方大陆的东征十字军若洪流滚滚,源源不绝。
  • 悲催系统悲催系统沧海若水.CS|玄幻人生都有悲催的时候,而我的存在就是将悲催改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