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5章 各方参与

在公孙宇尚未来到县上的时候,陈渊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上面派了人过来调查,为了避免人心惶惶,他一直隐瞒着并没有告诉岳齐。

如今出了事,才略略有些悔意,当初若是提醒一二,说不定就能避免今日的灾祸!

可是岳齐瞒着他和京城联络,这触犯了他的利益,若不是因为他们是捆在一张绳上的蚂蚱,此事说不定会开怀大笑。

“父亲,现在怎么办?莘然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陈月青显得有些慌乱,所谓关心则乱,他担心岳莘然出事。

“慌什么?”陈渊揉了揉额头,“眼前最重要的还是问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陈月青摇头,“岳齐都告诉我了,他们并没有和赫尔族的人见到面,等待的时候莘然发现了问题,招呼他们离开,在半路上被埋伏抓住的。”

“哦?”陈渊听了,心中松快了不少,只要没有人赃俱获,问题便没有那么严重。

只是,如此一来,岳莘然已经入了他们的眼,岳齐也脱不了干系,以后再和赫尔族联系,怕是很难了。

换人?哪里有那么容易,有了这一次,赫尔族定然防备更胜,更加不会轻信于人。

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纠缠了,难道要抓紧时间和赫尔族摊牌,表明真意?

虽然很冒险,很可能功亏一篑,但是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犹豫放任,只会连眼前的机会都溜走。

时间紧迫,太子等不了太久,公孙宇又步步紧逼,双方都在给他压力!他没有时间继续稳妥行事了。他之所以不敢贸然行事,是对赫尔族不了解,对赫尔族当家的少主没有信心。

可是,如果岳莘然暴露,他陈渊的死期也不远了,万万不能将岳莘然放任不管。

“没错,救人要紧!先把莘然救出来,剩下的事我们回头再说。”他还要靠岳莘然和赫尔族取得联系,抓住这最后的机会,跟赫尔族摊牌。

这等于是赌,可是没有别的选择。

如果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依旧是死,那不如拼一拼。

若是陈渊知道,弘歌冒着生命危险给岳莘然送信,便会更加笃定自己的赌注没有下错。

陈月青松了口气。

……

商人,若是没有根基、无所依仗,随便一个有些权力的芝麻官就能将其毁灭;商人,如果有大树可依仗,就算犯了法也可以脱身;商人,只要达到一定的高度,培养属于自己的官员,拥有自己的话语权,便能左右国家的决策。

这就是商人。

眼前的岳家,便是第二种。岳莘然想要达到的,是第三种。

这件事甚至不用上报给太子,自有底下人为其解决、排忧解难。

第二天夜里,公孙宇便收到了劝说的信函,竟是他的恩师写来的,要他莫要伤害好人,若是没有证据便不可过分为之,意思就是不准动私行,严刑逼供。公孙宇将信放在一旁。

他的恩师怕是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绕,却还是来信劝说,怕是有人求到了恩师那里。

而从这求的人,能够察觉到蛛丝马迹,恩师虽然没有明说,潜在的意思他却明白,这趟水有些深,做事留一线,莫要做得太狠,不给自己留退路。

显然,求到他那里的人,身份有些特殊。

紧接着,便是家人来信,父亲的政敌抛出来一系列攻击手段,甚至挖出了许多年前的家族丑事威胁,大哥正要就任吏部左侍郎,却被突然告知有变,停职等待。家族来信,均是对他的职责和劝说。

他不是孤儿,在家族中,便要有所牵累。

他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经过。

他想过自己领了这份差事,将要面临的阻碍,却不成想,刚刚有所动作对手就将他的家族推了出来。

公孙宇明白了,赫尔族勾结的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岳莘然和赫尔族的生意怕也不是单纯的买卖。

恩师多年的官宦生涯,形成了敏锐的嗅觉,他从中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告知自己。家族所面临的困境,更加不容小嘘,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他想到某种可能,心脏狂跳起来!

他不敢多想,细细分析下,锁定了几个人,无论谁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

可是,事到如今,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他还没有想好。他的家族还没有站队,他是皇帝陛下的臣子。现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条路,将此事上报皇帝,揪出幕后之人;或者在事态尚且可控之前,不要它扩大,小事化了。

第一条路,太难操纵!那几位,毕竟是皇帝的儿子,没有证据,他不但得罪了少主子,还会引发皇帝的怒火。要将这件事查清楚,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不等他讲事情弄明白,怕是已经被各种手段处理了,就连家族都要受到波及。

如果选择第二条路,则不同了。虽然小事化了,然而他已经心中有数,日后可以随机应变,将这件事查明的可能性更大。

如今,不是摊牌的时候,他只能伺机而动,日后查明真相。

公孙宇的眼前再次浮现岳莘然那张淡然含笑的俏脸,一时之间有些迷茫。

初次见面的时候,觉得她是个善良的商家,再次偶遇,怀疑她和赫尔族有所联系,除了心痛外,内心深处还有一点点说不出的滋味,是失望、可惜?现在,她的嫌疑更大,却引出了更深的惊人内幕。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内心****,他是不愿意难为她的,如此一来,竟也恰恰符合了他的心意。

罢了,罢了。

种种利益纠葛,上位者的参与下,暗潮汹涌,表面上竟然没有一点风浪掀起。两日后,岳莘然被释放,自始至终也没有见到将她们帮助的人面孔。

能够安然无事,岳莘然有些庆幸之余,也有些遗憾,她还想见见这个派到边境与赫尔族为敌的大人究竟是谁。

如今她已经暴露,岳家成为了众矢之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尤其是对于岳家,对于她而言。死猪不怕开水烫,束缚便少了许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凰医废后 凰医废后 白衣染霜华|古言堂堂将军大小姐,不学女红学骑射,更有一双西医圣手。助心爱的他夺帝位、平内乱,谁料却换来后宫深处三年冷落禁锢!故人心死,恩宠不负,那就气死渣男,斗死小三!诀别皇宫,勾搭美男,过她的逍遥人生,快意恩仇!她就不信,她老爹是将军,前夫是皇帝,更有闵王朝第一首富做她的后台,开得起医馆,做得了老板,这样的三好女人没人要?可是,为什么前夫突然频频纠缠,美男身边危机重重,宫里宫外好戏连篇。她医得了人心,却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人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惊采绝艳穿越公主:西夜传奇惊采绝艳穿越公主:西夜传奇慕木子|古言【原创作者社团『未央』出品】赶了一回流行莫名穿越到一个完全相异的时空身为公主的她毅然和亲不是为了所爱也不是为了国家只因为她背负的命运新婚之夜的交易让一切都改变了轨道谁都不知道天和大陆的传奇在她穿越的即刻就华丽的拉开了序幕……
  • 庶女风华:邪魅王爷盛宠妃庶女风华:邪魅王爷盛宠妃缃帙瓶|古言十年生死隔,一夕魂梦通。清冷地眸子睁开,原本要去阴曹地府转一圈的单素衣,发觉自己竟然重生回十五岁。嫡母刁难?我要你蛇蝎心肠毕露众人之前!嫡姐陷害?我要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渣男利用?我要你一番心思付诸东流,人人喊打!然则复仇之路上踽踽独行的她,邂逅了高高在上,冷血无情的七王爷。呸!她单素衣才不会委身于帝王侯爵权利之下。“王爷!单相家二小姐连夜从相府逃脱了!”“叫人好生跟着,不许惊扰。”钟离湛翕将手中掐丝珐琅酒杯放下,嘴角挑起一抹笑。普天之下都是我钟离家的,小素衣你想往何处去?
  • 红发魔女潇洒闯江湖红发魔女潇洒闯江湖佐乐梓|古言她欧阳邪魅,一出生就与众不同一双红眼,红发....,.小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她就连家里的佣人都只是把食物发下就逃命似的离开了,生怕被她看一眼。
  • 落瞳谣:一世琉璃落瞳谣:一世琉璃薄荷蓝迪|古言犹记那年,白衣似雪,衣袂翻飞,与剑三分舞。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为了你惊艳回眸。你是否记得,那年梨花翻飞,与你相识梨树下。你是否还记得,那年刀枪剑戟,我为你兵戎相见无惧意。春去秋来,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命中注定,谁去谁离。若干年后,梨花盛开时,你还可会想起我?
  • 天下为聘:龙门千金赖上门天下为聘:龙门千金赖上门夏紫叶|古言千桦乱世,女子命若浮萍。她是骄纵的龙门千金,最宠爱她的哥哥与爹心愿,岁月静好,幸福一生,可是偏偏遇上最坎坷的生活,爱过,恨过,撕心裂肺。念今生,一眼回眸尽哀愁,花前月下独自醉,一点迟疑,错付今生;愿来生,你为儿郎我作红颜,哭尽相思泪,沧海桑田,执手相握,永不错付。
  • 千金格格闹皇宫千金格格闹皇宫晴儿紫薇|古言她们本是官家千金,皇上一道圣旨,就为她们定下了金玉良缘,又一道圣旨,她们成为了格格……让我们看看千金格格如何蜕变,如何找到自己的幸福!
  • 良莠集良莠集二九十一|古言既为良莠,好坏相混。好也罢,坏也罢,故人不语,往事不语。许多人,许多事,任由评。
  • 红楼之蝶玉雍祥红楼之蝶玉雍祥纳兰蝶儿|古言她,为情所困,跳下星河,只为了忘却前尘往事,做个凡人;谁料想,几个男人跟下凡尘,誓言要与她生死与共,福祸相依!前世种种,今生一样面对,她该如何抉择?呃?九龙夺嫡?!天地会?!九天玄女也插了一脚?好吧,无论如何,这是一趟精彩的人间之旅。
  • 妆舞霓裳之第一千金妆舞霓裳之第一千金惜希|古言她是沐雪沐家唯一的大小姐,豪门第一千金,惊才绝艳,眉目肆意,却被自己唯一的弟弟所害崖,似乎再也看不到了尽头,下坠的那一刻,记忆浮现的是他温润而清冷的侧脸和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笑意,想到过往她涩然的笑了,阿夜,你再等等好不好,很快,阿雪,就会来陪你了,阿夜,阿雪好累,真的好累……夜熙,夜氏家族唯一的大小姐,身份尊贵却自幼痴傻天真,当她变成了她,又会在异世掀起怎样的狂澜?当她遇上腹黑清冷却却在她面前装萌拌可怜的他,一直以师父身份陪在她身边的他和前世深爱的他,以及冷酷霸道却为她一人倾尽所有的他,还有从小到大一直宠着她的大哥,还有他,他,他,异世之中,她又会如何抉择?携谁之手,白头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