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繁华退却遗空城

震颤过后,青月才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不再是废墟残垣,不再是一片狼藉,而是土房环立,草木参差,有市集,有商铺,有茶寮,有旅店。而他们正头顶蓝天,置身这座只在历史中完整的土地上,窥探过去的神秘容颜。

“我的天哪,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木东惊叹,“这是古楼兰出现在了现代,还是我们四人穿越到了古代?”

“应该是‘我不就山山就我’了。”刘水难得咬文嚼字起来,“远处戈壁沙漠完全没有变化,应该只是这片废墟突然还原了。”他沉默着看了四周一眼,又道,“只是城池重现了,城民却没影儿。”

“只怕平静的背后是惊涛骇浪了。”木东有预感,这个城池埋葬着一个别样的故事,又道,“只是我现下只关心我们能不能找到地方先休息一阵。”明明是大晚上的这里却是白昼,看这劲头,能不能迎来夜晚都不一定哪。

“我去找找看有没有人,实在不行就随便找间房子凑合一晚上——”刘水抬头看了看天空,又觉得“一晚上”有些用词不当,但又实在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形容,后头便干巴巴地继续跟了句,“再说。”

刘水四处晃悠去了,留下古明三人在原地休息着。

“古明,你身上的伤不碍事么?”青月记得先头跟巨虫和不死沙民搏斗时古明是挂了彩的,现在虽没事人一样,却还是有些担心。

“恩,皮糙肉厚的好得很哪。”古明挥了挥手,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

“嘿,他这是美女相伴,甘之如饴了。”木东闲着无聊,又开始了说媒拉纤。

“我说木头东,你小子每天闲的蛋疼的就来上这么一句,八婆的跟个什么似的,找揍吧?”

“我就看你们挺登对的,想着拉上一把呗。”木东笑得十分意味深长,“青月可是为了‘救命之恩’抛弃了所有只身跟你来到这儿了,可贵的是还一点也不娇气,一路上可一句怨言也没有啊——”

“你得了!”古明急忙打断了木东的话,喊了声“青月,别听他咋呼呼的”,可转过头去,却发现福青月不在原位了。

“噗嗤”木东笑道,“人从我开始说媒之时就去找刘水了。不是耳听八方吗,怎么就没听到了?是淘宝买家秀了还是紧张不察了?”木东一副看热闹不嫌多的样子。

“你得了,别开玩笑了。”古明无奈,第一次在言语上落了下风。

木东收敛了笑容,认真道,“其实我也不开玩笑。你要走的路坎坷重重,灵异鬼怪完全颠覆我们的认识,可就算这样人一个姑娘家家的二话不说跟了过来,你以为图的什么?”还真是知恩图报这么简单?

古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似有若无地说了句,“路太难走了,拿什么好好对她?”

声音太轻,仿佛要随风而去般,可木东还是听到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又觉得无话可说了。

在木东看来,古明是个要回异能界、有宏图壮志的人,儿女情长一事既然给不出回应就不应该随便允诺。可他又不明白,既然如此又何必把人姑娘家家的牵扯到这么危险的境地中去呢?而且如果福青月愿意陪着他回到异能界去一起面对腥风血雨呢?他有很多想问的,但木东毕竟不至于八卦到这程度,有些话该见好就收才是。

两人沉默了会儿,刘水和青月便回来了。

刘水看着二人略有些沉重的氛围,笑道,“怎么了?”

“没。就聊木东过去的一个青梅。”

“诶,我说咱两个大老爷们能不说这么娘儿们的话吗?”木东红着脸抢过话头,忿忿于自己再一次慢了半拍。

“怎么样?”古明终于把话题给扯了回来,“你们四处转悠的结果是什么?”

刘水眉角笑意顿收,慢慢地抛出了一句话,“空城!”

空城……这个透过历史缝隙,穿过千年岁月,谜一样地呈现在四人眼前的城池却是空无一人的?

传说中的楼兰国,是丝绸之路的枢纽,输出丝绸茶叶,输入葡萄珠宝,交易往来不绝如缕,来往客商不绝如云。交通上的便利繁华了这儿,扈从如云,锦衣华服,商贸往来层出不穷,这个曾经繁华富庶的城市却为何神秘地消失了,仅留下一片废墟静立沙漠引人唏嘘?而如今,过往岁月已如轻鸢剪影般掠过后,又为何豁然出现,且人烟全无?

历史上,究竟是什么荒芜了这片繁华?现如今,又为何重现了这片孤寂的繁华?

“空城么?”木东喃喃道,“不管为了什么,我们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恩。”刘水收拾了下行李,道,“刚刚跟青月找过了,前方有座房子,正好四间房,挨得比较近点,晚间有什么突发情况也方便照应,我们现在的处境着实不适合单独行动,毕竟谁也不知道会突然出现些什么。”

“好,那就带我们去看看吧。”

四人便朝着刘水口中的落脚处出发。

“其实住的地方倒还好,食物才是当务之急。”青月最担心的反而是食物问题。古明把空间袋落下了,现在又突然来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身上的食物所剩无几,他们不想饿死就只能在这儿找些干粮,可是——“我刚刚大概找了下,这边确实还种了些瓜果蔬菜什么的,但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放心这些食物。”

这毕竟是座隔着千年时光突然出现的城池,这个城池没有人烟,古老而陈旧的一切无一不昭示着历史曾经封存了它们,而现下,那些蔬菜粮食,谁又知道它们究竟存在了多久?是跟这城池消失时段一般久远的生存期吗?青月一想到这些瓜果蔬菜很可能活了几千年,便觉得寒气突生,浑身不自在。

木东一脸惊悚,“所以如果我们不能尽早离开这儿,很可能就不得不以这些‘老古董’为食了?天,它们不会都成精了吧?上天有好生之德啊!”

“……”青月被木东这么一说,更没有吃这些东西的勇气了。

“好了,先好好休息下再说吧。”刘水在一座房子前停了下来,阻止木东的杞人忧天。

倒是古明有些忍俊不禁,道,“你们两个还真是想多了。这空城突然出现,再真实也只是一座虚城罢了,它本就处于历史之中,便永远只能在历史中真实存在着。之于我们这些真正活着的人而言,这儿的食物碰得到摸得着,偏偏不可能果腹,毕竟它们真正生长存在的地方是永远消失了的历史古城。”

这便是历史和现实的矛盾冲突,如同两条平行线,尽管有很多的联系传承,但毕竟处在不同的时间点,永远交织不到一起。古旧的尘封的老去的东西,曾经再是显赫一时、光辉灿烂,也抵不过岁月流逝而成为过去,然后便有了新生的开放的鲜活的东西出现,这是历史必有的新陈代谢,无法阻挡的行驶流灭!

同类热门
  • 傲世刀魔傲世刀魔桃念佛|玄幻“我只是个普通的猎人,原本只是梦想做个御剑杀魔,以一敌万的修士,是你!让我一步一步走到了这个高度!”
  • 道域纪道域纪天诸.CS|玄幻在一场灭国之战中,依靠神秘道人的符隶逃过一死,机缘巧合这下踏上修炼道路,于是有了一个逆天强者崛起,踏天,诸神,弑仙,纵横三千道域.......
  • 荒古次元荒古次元欲梦晨风|玄幻青烟袅袅离别处,烽火狼烟伴我行。若问我到何处去,不知去处只为迷。我自心中所无道,奈何本心不屈服。只为遨游天地间,踏破苍穹终成魔。
  • 极品炼星师极品炼星师花落流年.CS|玄幻秦越是一个炼星士,也是唯一的一个。别人修真,秦越修星。修真得道成仙,修星得道成何?秦越,一位传奇的炼星师,炼九天星辰之力,谱写万古不灭的神话。
  • 血欲龙腾血欲龙腾公子靳|玄幻腾龙大陆上一个懵懂贪玩的孩童,身披荣誉世家的璀璨光环。却遭人一夜灭族。废人一个,看其如何立足于世。随着主角的成长,亲情、友情、爱情伴随着,隐形的仇人一层层的揭开。不再是单一的传统的武技魔法宠兽,新奇的事物层出不穷。令人心惊的场面跌宕起伏,大难之后的收获使之逐渐步入成熟。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一切皆在《血欲龙腾》。
  • 血色君王血色君王唐昼|玄幻一座属于少年的城市背叛了他,他一无所有,只能落寞地逃离。可是当他再次归来之时,他的背后站着一支军队,万旌旗动,挥斥方遒。曾经的敌人跪伏在他的面前哭泣,而背叛了他的城市,将被烙上他的名字!深渊里的恶魔被放出,一名东方的少年却站在了恶魔的最前面。他就是恶魔之主,他就是新的撒旦之子,他将要完成未竟的事业,他将成为楚国的王上,他将成为东方的王上,他将戴着黑色的王冠,成为整个世界的血色君王!风与火在战场上交相辉映,铁与血也在黑夜里互相狰狞。当血色的君王举起了他的巨剑,谁在和他并肩战斗?!
  • 仙袍仙袍夏云溪|玄幻弹指间日月寂灭,生死外岁月轮回,天地容山河,乾坤纳虚无!游尽人间多少客,赤血云霄有少年……
  • 阿拉德之战阿拉德之战黑枫大叔|玄幻长久以来,很多让世界陷入黑暗的事,还有那些看起来毫无关联的灾难前段,在谁都没有觉察的瞬间,以“命运”之名,自行联系起来。而那些被“命运”所指的人,可能会以为灾难是偶尔发生的悲剧。但,这其实是巨大的命运齿轮,按早已契合的轨道,开始慢慢旋转的信号。
  • 一世灵魔一世灵魔三两流沙|玄幻自上古以后,九天一界巨变。神已陨,灵魔并立,为争古神,乱战遂起。灵祭祀,天地间最为神秘的存在,以弑魔为任,册封万灵,统御万灵为己用。苏家被灭族,已经死亡的苏晓,却因为往生咒奇妙复活,怀揣着神秘母亲留给他的残破《奇物志》,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正统灵祭祀。为族报仇,建立帝国,驰骋天地,册封万灵!在这峥嵘混乱的大时代里,苏晓将掀起怎样的大手笔……一梦往生多少年,道自尽头沧桑变。红尘茫茫两无量,英雄一生何彷徨?这一世,我是灵?还是魔?我……还会是我么……
  • 异界逍遥王异界逍遥王DanDi|玄幻龙组外围成员寇解风,在一场针对邪教的行动中被炸到了异界的兽人国度。意外得到了火神祝融的离火玄功,又融合了龙族的黄金血脉,强大的力量给他带来了金钱、权势、美女,也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在众神的争斗的夹缝之中,看他如何利用自己的智慧与能力,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争霸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