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魂去东楼采薇女

半个小时之后,警笛响起。

东楼戒严。

“死者林采薇,女,江西省南昌市人,X大法学院大四学生。父亲早逝,和其母李爱丽相依为命,家中经济状况不是很好。李爱丽在南昌市居住,正在联系。”说话的是一30岁左右的男子,胡子拉碴,眼神锐利,右脸一块碗大的刀疤横亘,平添了几分英气。此人名唤刘水,F市警署分管清水区的警官,单身糙老爷们儿一个。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刘水抬眼看向从东楼正门走出来的名叫木东的青年。

“没有打斗挣扎痕迹,没有露天天台;六楼处窗户打开,死者应该是从那儿摔下的。窗户位置偏高,不可能是失足坠落,窗户下是一把椅子,应该是特地从教室里面搬出来的,上面有鞋印,经过比对确认是死者林采薇的,”木东双手一摆,道,“初步判定是自杀!……唉,年轻轻的。”

“行了,让兄弟几个把相关证据样本采集好,安抚好目击学生,等法医结果出来再下结论。”刘水揉了揉眉头,无奈地瞥了一眼木东,后者却是一派吊儿郎当的做派。

木东其人,年纪轻、阅历浅,好像什么都不走心的样子,可刘水知道,刚进警署两年却能薄有名气甚至有“警署智囊”称号的人,绝对不简单。头疼的是,这家伙有时候做事确实太随性,太不上心,空有好脑子,总有一天要毁在他“懒得干嘛干嘛”的腔调上!

刘水不知道的是,在日后经历了许许多多后,昔日年轻气盛的木东终将敛了一世浮躁,沉淀风华!成长总会在不经意之间发生。当然,这是后话了。

刘水瞄了木东一眼,吩咐道,“待会儿你跟我一起去法学院学生办公室一趟,问问林采薇的具体情况。”

“哦……咦,刘水,那边那男的……好像认识你?”木东眼神示意着前方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

刘水转身,一愣,“……古明?”他招呼了戒严同事,示意放人,向木东解释道,“我邻居古明。”

“邻居?也是警察?”

“不,我是根正苗红的农民工,工地的干活哈。”古明已经到了跟前,嘻嘻哈哈地笑着。

刘水叼着根烟,看向古明,道,“你怎么会在这儿?这个案子……你有想法?”刘水的语气里头分明带了点敬意,虽不露痕迹,木东却还是知道,古明这人只怕不简单。

“没没没,我一混饭吃的,哪有什么想法啊……啊,那边那女孩,就那个绑着马尾辫的,是这人,就这什么采薇的室友……嘿嘿,姑娘同学,过来过来。”古明向福青月招了招手,又转头对刘水说道,“水水啊,你是打算去法学院学生办公室吧?啊,正好我肚子饿了,我们一起去,之后蹭你顿饭吃吃哈。”

能把蹭饭吃说的这么天经地义的,木东觉得其实这也是需要造诣的。

法学院学办楼门口——

一行四人在跟辅导员打了半个小时哈哈后,无功而返。

“啧啧,这名校老师说起话来可真是一套一套的,生怕这学生自杀最后会怪责于自己管理不当,一个劲地强调自己体察民情,结果含金量的话说不出一句来。”木东说道。

“人辅导员手底下几百号的学生,现在大学生一个劲要求独立自主的,不清楚林采薇的事儿也是常理之中。”刘水一脸正经地解释着。

“这倒也是,”木东蔫蔫的,瞅了古明一眼,“瞎忙活倒还好,就是还贴了个虎视眈眈要蹭饭的拖油瓶。”这话说得也很是理直气壮的。

“啊,什么,听不见,木头东,大点儿声。”

“叫谁木头东呢,叫谁呢啊。”

“行了木东,涵养呢,哪儿去了……“刘水完全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皱着眉头瞪着木东。

”……“这不是完全只许古明放火,不许我点灯嘛!!

刘水估计被木东怨念的眼神看的有些没有底气,忙转移话题,”……老师不清楚,同学总该了解一些吧。”他又看向青月,道“额,靑月同学,是吧?”

“恩,福青月。”

“你和死者林采薇是室友?”

“对。”

“那她最近有什么反常之处吗?交友啊,学业啊,家庭啊,个人情绪上之类的。”

“我们是室友,六个人一起住的,但跟采薇其实不算是很熟络。她两个月前才转到我们寝室来,好像是跟原先室友处的不是很好,想换个环境估计……平常没看到她有什么玩得很好的朋友……不过,说到反常,最近几天人倒是有些状态不大对。”

“怎么说?”三个男都看了过来。

“恩,就是整个人很……死气沉沉的,以前虽然不大搭理我们,但至少不会动不动发呆,双眼无神,经常自说自话,突然就笑了……”

“说些什么?”刘水问说。

“听不很清楚,但是像在跟人聊天,什么得到啊失去啊之类的。”

“跟人聊天,你怎么知道她在跟人聊天而不是自言自语?”一直沉默着的古明开了腔。

不过显然,古明纨绔子弟、胡乱搭讪妹子的形象深入人心,福青月同学自动忽略,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对了,其实采薇最近倒是碰到了些事。……大概半个月前,她妈妈生了一场大病,好像救不活了……采薇在那一阵子整个状态,额……”

“怎么?”木东来了兴致,插了话进来,“很着急很担心很难受?正常,相依为命嘛毕竟。”

“难受,恩,是难受,可是与其说是难受,不如说是一切我都猜到了的难受。就是,她妈妈生了病,但是她好像不着急不担心,不赶着回家去看看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像她妈怎么样了她都猜得到的样子……”

“会不会是她没有钱,她家境不好,担心母亲,又离不开。”

“没钱?我本来也这么以为,但是前一阵子,穿金戴银,名牌衣服鞋子、手机、iPad各种花销,专车接送,就好像……就好像一夜暴富了。”

福青月顿了顿,又说,“半个月前,她妈病的厉害,她没有回去;明明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子,我以前见他妈妈来过一趟,看得出来采薇应该很孝顺才对……可是她却不回家去,甚至根本不联系家里,净顾着跟男朋友一起了。后来突然有一天,一周之前吧,好像才意识过来她妈妈快要没了,突然间就很难过很难过,在寝室里面翘了两天的课,没日没夜的流着泪,哭的都没声音了。”

这一席话自然少不了因为福青月的敏感而无意识润色的成分,但三人还是感觉到了其中的诡异气息。

同类热门
  • 奕游梦录奕游梦录一亩草|玄幻这个世界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在深夜,它会悄然出现!梦,谁能无?游梦,谁可去?游梦者,谁人当?游盗梦者,谁来诛?带你走向一个不同寻常的世界!体验一次梦幻之旅。
  • 山海经图卷之玄珠山海经图卷之玄珠江户川雨1|玄幻人心难测,神亦然。人情难解,神亦然。相思桥边,多少情劫难度。冰心壶中,几片真心为侬……中国的神话故事有很多,可是现阶段所有的神话题材小说都被一些写手人弄成了魔幻玄幻类型,通篇已经看不清中国传统元素的影子;还有,现阶段的读者已经被无聊的快餐小说惯出了不好的习气,真正有诚意的小说起承转合语法结构都是有一定讲究的,可惜一些所谓的“小说鉴定者”对待一部作品通常只看开头然后就妄下定论。本书无意矫正谁的读书习惯与风气,只是想诚心诚意为大家讲一个你们没有听过的我自己心中的山海经世界。
  • 踏道寻仙踏道寻仙孤清寂|玄幻一柄不知品阶的剑,一个小世界的山野少年。这里有浩瀚三千大世界,亿万小世界;有飞天遁地的仙人,有展翅百万里的大妖;蛮荒的世界,弱肉强食,最终谁能打破生死,渡劫成仙?练笔作……暂时停更
  • 神州飞仙神州飞仙一生爱|玄幻纵不成强者,亦不为蝼蚁,宁死而已。吾之过往,满目疮痍,飘摇一生,何所寄?以血为祭,唯爱而依。刍狗不仁以万物为天地。
  • 帝子独尊帝子独尊小亚云|玄幻盖亚封帝后,由于触发天劫。被困在了某个地方。万般无奈之下,将五个子女交给五个徒弟去培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救出自己。但将五个子女送下凡界时引发另外一个天劫,使五个徒弟肉身毁灭,不知被分别送到了什么地方。
  • 寻戒寻戒素面红唇|玄幻祥和三界,邪恶侵入,纷争四起,人心惶惶,谁能挽救?生生世世,寻寻觅觅,邪恶之源到底来自于哪里?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地球来客之炼神伐天地球来客之炼神伐天叮咚山泉|玄幻混沌开,道则现,宇宙衍。好一个宇宙乾坤,天地玄黄!神、佛、仙、魔的博弈,星域星海的战争,神灵开辟的古路……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地球很渺小,但是却充当了一个神秘的角色,萧潜就是从这里而来,却是误入掌控者们的琪局,面临不可撬动的天,他要如何反抗?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闯古路,踏歌行,剑碎星河。战群英,屠鬼雄,谁与争锋?星断处,遇佳人,梦魂牵绕……一曲箫声去,问君何时还?吾欲踏破天阙,寻觅自在乾坤!
  • 不朽苍穹道不朽苍穹道蓝天七少|玄幻绝世强者陨落之前封印记忆于神器之内,他希望转世之后的自己重新找到神器,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
  • 逆天废柴:魔君无限宠妻逆天废柴:魔君无限宠妻裸奔的蛋蛋|玄幻二十一世纪顶级杀手执行任务中被自己最信任的人一刀捅在心脏。她心痛,她悔恨,她不甘心。一朝醒来,她穿越到未知时空,成了四大家族慕容家的废物、耻辱。天生废柴,灵脉尽损,亲爹不疼,后母不爱,人尽皆知的花痴、傻子。呵呵,瞧不起她?一会亮瞎你们的狗眼。灵丹妙药她当糖豆吃,万兽之王给她当坐骑,上古神兽、神器都在手,美男都往身边涌。“滚”某女暴怒。“床单吗?”某男邪恶的说。某女“...”
  • 美食大冒险美食大冒险暮雨苍茫|玄幻我的食物只有一种,除了两条腿站着的人。其余的一切皆可食用,至于如何问过我手中的刀再说。美食之道,心在前味在后。新书如美食,望君细细品尝!求收藏~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