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芝心死了

然后他颤抖着笔尖,在她眉间点了一个红点,就像那观音菩萨座下的童子一般,亲切可人。

晴天霹雳!

霜降扶着柯若雪颠簸着进了门,她面色很难看,看来柯若雪在路上没少折腾她。

“难受……”

霜降揉了揉肩膀,听他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分内之事,正君不必客气。”只是今日柯若雪确实太能折腾了,她都想吐血了,还从没见一个人酒品如此差的。

“奴已经无大碍,正君不必担心。”书越在热水里搓洗了毛巾,然后递给顾殿,淡笑着说道:“再说了,小姐都回来了,奴怎么能不起来呢?”芝心的事还等着小姐告诉他,即便是再撑不住,也是要起来的。

“死了?”怎么会死了呢?

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都是这个表情?

书越却像是要发疯一样,再也顾忌不得柯若雪还抓着他的手,声音都有些歇斯底里,“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芝心出事了?她怎么了?你告诉我,她到底怎么了?”其他的没什么事情是对不起他,需要祈求他的原谅的?只有一个人,只有关于她的事情,才会找他道歉。

那日,他本打算在睡着的柯若雪脸上画一个大乌龟,让她不好好陪他就知道睡觉,可是看着她熟睡的容颜,微嘟的唇角以及那微颤的睫毛,他的心忽然就变得很软,忽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之后就拉着她一块去喝酒了,喝得又哭又笑,一直耍酒疯。

忽然书越开始用手捶打着自己的心口,那么用力,那么不要命的打着,顾殿都跟着哭了起来,书越在他面前除了今天下午一直都是那么地坚强,如今他竟是还要见一次眼前之人那般脆弱,那般绝望吗?

“公子,小姐回来了。”突然小黎推开了门,看向坐在床边刺绣的顾殿,面上焦急不已,“小姐喝醉了,公子快过来帮把手。”说起来还没从没有见小姐喝过这么多酒呢,什么样的大客人需要这么死命的灌酒?

“是,小姐,我是书越。”看了一眼旁边刚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的顾殿,书越柔声应道。

豆大的泪珠滑落,书越颤抖着唇,一股刺痛从心口开始蔓延开来,全身的感官开始变得敏锐,他突然觉得很冷,还很痛,身体都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面色一瞬间变得跟纸一样苍白。

书越呢喃着胡言乱语,一会哭一会笑,看得顾殿一阵揪心。

书越看了一眼面色很痛苦的柯若雪,有些失落,但很快打起精神,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明日再问也是一样的。”人总不会跑掉,今日问明日问都是一样的,好消息便是好消息,坏消息的话,不会是坏消息的。

他知道了,他知道了,柯若雪很害怕,声音都颤抖着,最后他逼问得太狠,她抱住头痛哭出声,“芝心,芝心死了,她死了。”为了救她,芝心死了。

好像说芝心死了。

顾殿点了点头,微微含笑拿着毛巾帮柯若雪擦着手心手背,迎面的酒气让他有些反胃,面色有些苍白。

柯若雪握住书越要收回去的毛巾,连带着他的手,温热的肌肤让书越不自觉地颤了颤,看了一眼好像还在喝水的顾殿,心里一下子很是恐慌。

“书越,你别难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也是差点失去过爱人的人,他知道那种感受,那种恨不得跟着去的感受。

微凉的手掌贴着她滚烫的额头与脸颊,顾殿实在有些心疼,轻声呢喃,“发生什么事情了,要喝这么多酒?”他也知道现在的她应该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他也只是念叨一下而已。

其实顾殿一直打心里认为,芝心没事,根本不需要担心。所以书越乍一说起,他还有些微愣,随即抿了抿唇,有些抱歉,“书越,雪姐姐喝醉了,今晚怕是……”可能没办法回答他的问题了,只能明日再问了。

想收回手,却不敢大动作,而柯若雪的手劲又大,一时之间竟是没有挣脱,“书越,我做错事了,你知道吗?”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他说,柯若雪笑容很是苍白。

顾殿连忙上前一块扶住柯若雪,三人好弄歹弄总算是把柯若雪搬到了床上,顾殿给她盖上被子,然后看着霜降,淡笑着说道:“霜降,真是辛苦你了。”难得她没有甩手走人。

“书越,你别这样,书越,求求你了,别这样。”天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见是他,顾殿有些不高兴了,让他好好休息,怎么又起来了,身子骨不要了么?

“难过?”书越双眸黑白分明,里面却没有一点光亮,看着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难过?我没有难过,我怎么会难过呢?”他为什么要难过?是啊,他居然在难过,可是为什么呢?那个人死了,他为什么要难过呢?

小姐刚说谁死了?

“正君,水来了。”不一会儿,书越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他面色依然很苍白,但是比之下午已经好了许多。

书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好像已经碎成一瓣一瓣了,是了,因为喜欢,所以难过。

“你怎么起来了?如今可好了一些?”

“正君别担心,小姐也不是不知分寸之人,”霜降知道眼前之人很担心,但是很遗憾她也不知晓到底为什么,所以只能抱歉,“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我还不知晓,可能还要劳烦小姐告诉正君了。”她只知道今日从万毒楼回来后,路上忽然冲出一个小孩,说是有一封信给她,柯若雪虽然疑惑,但还是打开,看完之后脸色又青又白,复杂莫测。

泪水夺眶而出,柯若雪抓住书越的手用劲更大了,声音都带着绝望和悲伤,“书越,如果你知道真相了,肯定不会再原谅我了?”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她不过是想活而已,只不过是想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而已,为什么会伤害别人?

柯若雪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睛,拉住他要离开的手继续贴着脑袋,然后又闭上眼睛。只是眉头依然皱得很紧。

书越忽的抬头瞪着顾殿,眼睛里一瞬间蹦出的怨恨让顾殿心里一凉,“顾殿,你不懂。她都是为了救柯若雪,都是为了救你妻主才会死的,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假好心,恶心透了?”为什么,为什么救回柯若雪就必须牺牲芝心,为什么要这样?

顾殿顺了顺胸口,也不逞强,挪开位子让给书越,“嗯,我去旁边喝些水。”酒味太刺鼻,他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有她,有他,也有孩子。

柯若雪黑眸瞪得大大的,泪水控制不住地流下,沾湿枕巾,“我是不是就不该活过来?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该死。”芝心,芝心不在了,书越该怎么办?

“我就说嘛,原来是死了啊!”如果还在的话,肯定会联系他的。

芝心,死了。

顾殿缓步走上前来,看着柯若雪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唇色有些发白。

“这样啊……”顾殿微蹙眉头,有些苦恼,发现实在想不出什么来,又看见霜降面露疲色,“那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我就不耽误你了。”然后朝小黎示意了一下眼色,让他送霜降出去。

芝心,是芝心,芝心怎么了?

“什么、意思?”书越挣脱的动作一顿,面色一白,心里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竟然死了?”呵呵,呵呵!

晚间到底是比白日里要冷一些,四角都烧上了银碳,屋子里只着简单的衣衫却也可以。只是肚子里到底是还有一个,顾殿在腿上披了一件毛毯,手上拿着一个米色的荷包,正在聚精会神地绣着兰花。

书越傻傻地看了一眼流泪的柯若雪,再看一眼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顾殿,面色很是茫然。

“那就不打扰了,告辞。”霜降虽说跟着云烟一块来了柯府,但是到底还是江湖人,并不像旁的下人那般懂得谦卑礼数,但那也不是需要去计较的点。

“正君,还是让我来吧。”书越上前,抚了抚他的背脊,低声说道:“您还怀着小小姐,身子重要。”小姐也是的,如今正君身子重,不能折腾,怎么喝这么多酒呢?

书越再搓洗了一下毛巾,继续帮柯若雪擦脸,这时她却睁开了眼睛,毛巾还冒着热气,朦朦胧胧的,她舔了舔干涩的唇,沙哑着声音开口,“书越。是你吗?”

所以如今让他来安慰书越,他难免词穷了。

“小姐……”快放开他,快放开他呀,正君就在旁边看着呢!书越吓得心都在抖了。

顾殿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呼吸都不自觉地急促了许多。

原来,他真的喜欢她呀,可是她会知道吗?

对眼前之人,他总归是冷淡不起来。温温柔柔,细润如水。

顾殿喝水的动作一顿,随即若无其事地继续轻啜几口。

“来人啊,去打点水来。”

“只是不知,今日妻主为何会喝这么多酒?”是好事还是坏事?是哪里喝的?这些事情他还想知道一些。虽说霜降看起来很累了,但是这些事情要是想现在知道还是得从她这里得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福妻驾到福妻驾到方乐远|古言现代饭店彪悍老板娘魂穿古代。不分是非的极品婆婆?三年未归生死不明的丈夫?心狠手辣的阴毒亲戚?贪婪而好色的地主老财?吃上顿没下顿的贫困宭境?不怕不怕,神仙相助,一技在手,天下我有!且看现代张悦娘,如何身带福气玩转古代,开面馆、收小弟、左纳财富,右傍美男,共绘幸福生活大好蓝图!!!!快本新书《天媒地聘》已经上架开始销售,只要3.99元即可将整本书抱回家,你还等什么哪,赶紧点击下面的直通车,享受乐乐精心为您准备的美食盛宴吧!)
  • 一骑红尘妃子笑霸道王爷别嚣张一骑红尘妃子笑霸道王爷别嚣张彼岸蝶姬殇|古言如果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你是要杀净天下负心汉,还是要在负心汉的怀里缠绵?死在梦里,还是要浴火重生?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许天下人负我,如果有人欺骗了你的感情,你应该做出什么决定?一切即将揭晓!
  • 妖孽弃妃妖孽弃妃吃猫的虾|古言一杯毒酒,被打入冷宫,一场大火,结束她本不该寻求的繁华。结拜的姐妹,对她痛下杀手,那一场颠鸾倒凤的邂逅,又何尝不是一种束缚?姐妹如何?皇帝又如何?如果无情,如果不爱,照样反出宫墙,断情绝爱,另嫁他人!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骄女重生骄女雨雪其霏|古言重生前的宋南卿骄横恣肆,心思狠毒,在恶毒女配的道路上奔的远远的,最终失去一切,背了一世骂名,重生之后,她决定离那对佳偶远远的,改写上一世不幸结局,虐一虐挡在前面碍眼的渣渣,顺便觅一只良婿。某人挑眉阴恻恻一笑:怎么,你还想找人。
  • 恶魔总裁腹黑妻恶魔总裁腹黑妻十二斓|古言白天,她是他睿智干练的贴身助理。晚上,她是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契约小情人。两个身份她玩的游刃有余,这是一场小绵羊对抗灰太狼的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
  • 卿需怜我我怜卿卿需怜我我怜卿浅吟成兮|古言‘倾我一生一世念’你,还记否?‘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还念否?当一切美好化作一缕孤烟,你,还在否?,是非对错,竟是我伤的体无完肤,你,还怜否?
  • 姑娘阁下缺爱姑娘阁下缺爱笑颜迷晨|古言一个回眸一个转身一个愕然一个迷茫。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没有晚一点只有恨不得早一点。他浅笑“姑娘你长得真爷们。”“谢谢夸奖,好过你长得像娘们。”…她说“走,陪我表白去”他点点头满眼戏谑“好。”…他带着微微的苦笑,满眼都是悲伤“姑娘你为何不能喜欢我?”他总是佯装出一副我是读书人的模样,私底下却是一个爱玩爱闹爱捣蛋的坏小子。他说我喜欢你,她说喜欢你妹啊喜欢,走,逛窑子去!她的没心没肺是否真的没心没肺。
  • 王爷别惹我王爷别惹我许紫琴|古言呃……怎么那么疼?不是在做梦吗?欧阳飞雪艰难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在不知名的地方,一个美得让男人嫉妒、女人为之疯狂的俊美男人正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她。看什么看,小心姑奶奶我把你吃干抹净了,然后再一脚把你踹掉,哼。呃,她不是最讨厌这个男人吗?怎么竟和他……算了,本姑奶奶就当是做了场梦,没这回事。
  • 相思谋:妃常难娶相思谋:妃常难娶畅然|古言某日某王府张灯结彩,婚礼进行时,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孩,对着新郎道:“爹爹,今天您的大婚之喜,娘亲让我来还一样东西。”说完提着手中的玉佩在新郎面前晃悠。此话一出,一府宾客哗然,然当大家看清这小孩与新郎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面容时,顿时石化。此时某屋顶,一个绝色女子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儿子,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别在那磨矶,耽误时间。”新郎一看屋顶上的女子,当下怒火攻心,扔下新娘就往女子所在的方向扑去,吼道:“女人,你给本王站住。”一场爱与被爱的追逐正式开始、、、、、、、
  • 穿越之潇潇与清虞穿越之潇潇与清虞潇潇清虞|古言某片段:美人来给爷笑一个,在给爷唱个小曲;等爷高兴了,就把你娶回家做九姨太。美人怎么你不愿意做九姨太啊,还想做大的吗?这可不行哦,大房已经有人了,反正不是你潇潇公主。某只妖孽却只淡淡的说道:“清虞宝贝,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算算帐了。”夏清虞只觉得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