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爵少的复仇女神作者:Miss7
人气(0)评论(0)字数(2.5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她和他原本,郎有情妾有意,怎奈太过稚嫩,输给豪门阴谋算计。她以为,他选择了家族放弃了他。他以为,她败给了金钱出卖了爱情。实际是,她被人陷害关进精神病医院,做活体实验。实际是,他投身商场,做最讨厌的事,只为了再见她。五年后,她九死一生,从阎王手里夺了性命,只为毁他全家。五年后,他恨她恼她放不下她,由着她。---------------------------------------------------------------------------------嗯,第一次写文,希望多多鼓励,万一未来的大作家让你的恶毒语言扼杀在摇篮里呢?

最新章节

第10章 他的回忆(2020-02-23 13:04:55)

同类热门
  • 情网撒捕:可爱小老婆情网撒捕:可爱小老婆栈盏|现言此文将会重新修改请期待新坑“岑相思,我有了你的孩子。”“打掉。”“岑相思,我要结婚了。”“岑相思,我但愿此生不再与你相见。”————+++三年后,他找到了她,还附送了一个小版的她!她们两人十句不离岑相思。“岑相思,岑相思,我要西街尚唐坊的黑糯糖水!”“岑、岑相思、呀!我、我要吃岑、岑相思、你的、咪、咪!”名唤岑相思的男人勾起一抹邪魅,艳绝天下的笑容直盯盯的看着眼前两个大小活宝。。。。。
  • 凡尘爱恋凡尘爱恋星茉叶|现言爱情就像是沙滩上的贝壳,不要拣最大的,也不要拣最漂亮的,要拣自己最喜欢的,拣到了就永远不要再去海滩了,因为你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贝壳
  • 呆萌女友:男神不好惹呆萌女友:男神不好惹抵万金|现言上帝和人类定下契约每200年就会有天使下凡来帮助人类实现一个愿望。莫小寒就是这次的幸运儿,她的愿望很奇葩,搞得天使很头痛。天使是第一次接受任务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上手,而莫小寒又是一个很大条很二的女孩,两人在实现愿望的旅途中有过不和,有过争吵,有过分离,但还是帮助了很多人实现了愿望。时间快到了莫小寒才发现自己的愿望没有实现。两人会怎么做呢?
  • 苏樱苏樱周小恬|现言你在等什么,等七月天的飞雪,等驶入机场的渔船,等长在地里的苹果,等鸡蛋里孵出的袋鼠,等眼泪变成甜的,别等了,他不爱你。
  • 恐龙大作战恐龙大作战半步路|现言胸无大志恐龙女修炼记
  • 而立之年,情柔似水而立之年,情柔似水阮晓菀|现言26岁依旧单身的萧然,自始至终爱着她的初恋夏梓珩。本以为两人终能修成正果,未曾想,大学毕业后夏梓珩凭空消失,萧然为此苦等七年。身为密友的孟琳琳对于萧然的感情生活知根知底,令萧然想不到的是,这位密友竟成了他人生大转折的“幕后黑手”。相亲男邱孟楚是一位多金帅气的“霸道总裁”,对萧然死心塌地,确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的男人。萧然说他是一个恶魔,活生生的将她置身于水火之中。到底是这样一个男人,最终成就了两个家庭。萧然手机里的特定铃声——黄晓霞的《Ibelieve》在七年后再次响起,夏梓珩的再次出现,带来了许多意外,所有的一切都似乎由他掌握,孟琳琳怀孕了,四个人该何去何从……
  • 契约情人:总裁老公请接招契约情人:总裁老公请接招测测是王|现言“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你不喜欢我这一点,能改?”“……”“我想吃炸鸡和啤酒。”“不许喝酒!”“我想吃炸鸡和啤酒。”“……不准喝酒!”“我想吃炸鸡和啤酒。”“……不如你来吃我?”于是,长夜漫漫。
  • 电影之留白年少电影之留白年少海棠酒满|现言从对立,合作,不欢而散,散伙,拆分再到合并,并肩,一同成长,一同进步樱若,星映,千年雪吟@,都已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成长和历程或许很多年后,我们已是厮老垂暮之时突然指着荧幕上的他,书页里的他都会恍然一笑———原来是他原来是他,原来是他们这样,便也已足以.湘话系列一《电影之留白年少》又名《吻画》剧透式简介:在这场有关历史的史歌里,江城输得一败涂地。声明:此作品原在红袖添香网上传过,当时笔名填写错误又不能更改笔名,便将此作品发表至起点,如在红袖添香看到此文,不要惊讶也不要说本人抄袭,本人即红袖添香作者语酿花也是起点作者海棠酒满。
  • 我爱语晨一万年我爱语晨一万年竹思弦|现言陈语晨说:“哥哥,你不要考的太好,这样我们可以同一所上大学”“哥哥,我要看星星。”陈蒙城说:“好。好。。好。。”陈蒙城说:“语晨,答应哥哥,不要和他在一起好吗“语晨,我爱你,你嫁给我好吗?”陈语晨睁大眼睛说:“哥,你没事吧,我们可是亲兄妹呀”陈语晨最后如何决择。。。
  • 曦微柔梢曦微柔梢沐轻浅|现言『曦微柔梢』--日光微明,温柔了谁的眉梢——人生若只如初见:天空的云,总是很白、很干净,停留在淡蓝色的天际;纯真的笑颜,似乎伸手便可触及。夜空的星,总是很亮、很炫目,点缀着深邃的夜幕;灵动的双眸,是不可触及的遥远。孤雁南飞,厌倦了朔方的寒冷;落木纷飞,正追寻灵魂的寄托。奏一曲孤笛,醉流年斑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