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祸国毒妃:权倾天下

作者:月落黎明
人气(0)评论(0)字数(1.00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祸乱天下,那又如何。血染江山,一剑挽月尽破空。醉月迷花,风云朝踏碎这一场,卷昔霜前。终于为那一身江南烟雨覆了天下,容华谢后,不过一场,一身武术更是无人能及。纵傲视群雄?山河永寂。踏碎这一场,她,残忍嚣张,天性残暴,盛世烟花

最新章节

第7章 家族齐聚(2)(2020-02-22 23:09:33)

同类热门
  • 细雨轻坠细雨轻坠春枝花语|古言她只是坠落人间的天使,他是她暖心的青梅竹马,而他是她所爱的天神。命运转轮已然开始转动,无尽的等待,绝望的宿命……多年后,,一切是否如初?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祸国毒妃祸国毒妃苦口毒药|古言一朝穿越,她用催眠术蛊惑人心,奈何只有那个冷面王爷不买账?王府斗智,唇枪舌战,谁敢犯我?且看21世纪资深催眠师在古代斗智斗勇,为他拿下富丽江山!【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闻香识玉人闻香识玉人陌上人如玉|古言醒来所见的第一眼,便是装殓自己的棺椁。身为吏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却自幼被人视为疯癫之女,送至三叔家寄养。这一去,便是十年。旧衣粗食,无人问津。以前的她,浑不自知自己拥有着奇异的阴阳双目,可窥天道先机。自棺椁中醒来后,她的脑海中却无故的多了那恼人的记忆,与制香之法。奇珍异香,信手调来,高门府邸竞相追捧。是谁曾在她耳边轻言低语,言离殇永不弃?又是谁在烈火中傲然一笑,袍衣翻飞间,伴她一同灰飞烟灭?她还记得,他对她说过的最让人心动的话:“桐桐,你的眼睛真美。”可是在梦的最后,他却剜去了她的双目。她也记得那烈火中某人傲然的狂笑。
  • 穿之玩转江湖穿之玩转江湖cy云少|古言帅哥,我是女的,你们找错人了!最衰的人莫过于她了,无缘无故被阴间鬼差黑白无常抓到地府,偏说她是那男的。我靠,你们看清楚好不?虽然她帅的没天理,但是,也不能否认她是女的,可恶。不让走?可以,等她泡尽地府的美女们,再去调戏阎罗夫人,看你放不放她回人间。“小样的,敢调戏我老婆,我把你踢回远古去。”阎王帅哥优雅地一脚把她踹进轮回池去。区清风醒来后才发现,自己悲剧地变成小盆友,还只有三岁。她风中凌乱了,人家那个主角穿越不是到美女身上就是整个人穿过去的,为毛她就往小屁孩身上穿呢?都是阎王的错!真应了那句话,既来之,则安之。她一小屁孩也能活得精彩,看吧,人家小小年纪就获得天才这个封号,多爽啊!哇咔咔~~~皇上赐婚?我勒个去,谁要当皇上儿媳妇,她可是个追求自由生活的现代人,才不要困在宫中,她要去玩转江湖,看她在江湖怎么个翻天覆地吧!!
  • 邪王的绝色宠妃邪王的绝色宠妃湘岚潇依|古言她本是华夏国最年轻的上校,却因能力太高被国家害死。她,是宰相府远在边塞的嫡女。本是草包的她,却一直在韬光养晦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然是一个霸气,直爽的宰相千金。皇宫里的阴谋阳谋,战场上的重重惊险,江湖又是一番血雨腥风,这还怎么让她睡觉。她,风轻云淡,清冷腹黑,想着笑看风云乱,谁知进了风云中。迷雾笼罩的双眼,轻轻勾起的嘴角,看似亲和温煦,实则拒人千里,秉承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生活着,导致更多的人来犯,她可不好欺负,既然来了就虐吧。
  • 穿越成弃妃:皇上乖乖跟我走穿越成弃妃:皇上乖乖跟我走轉裑の淚傾城|古言【此作品已与别处网站签约发表,因此被作者删除】
  • 小女隐于宅小女隐于宅清水娆|古言她认贼作父,为他铺就帝王之路。一纸诏书,沦为阶下囚,断手砍脚。他说:“一个弑兄杀父的恶毒女人,怎么配做我的皇后?”两行血泪化作今世梦魇,雪夜重生,稚女归来,却逃不过深宅府邸。庭院深深,看似太平,实则暗潮汹涌。家主利欲熏心,视她为棋,几度试探。主母口蜜腹剑,只为博一个贤惠的好名声。嫡姐心机歹毒,屡次置她于险境,不仁不义。更有姐姐妹妹明争暗斗,欲将她推向万劫不复。可直到苏家家破人亡,才发现这个女子原来不是那么简单…这一世,她非鱼肉,又岂能任人宰割?
  • 和亲王妃和亲王妃薰儿|古言和亲,向来都是国家用来停止战事的最好的方法,而被用来和亲的女子往往都是选自王公大臣之家,在冠以公主的封号遣送入别国。这些女子的命运最后会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或许她们会在战事再起时被当作替死鬼先杀之而后快,或许她们会被送入军营成为军妓,和亲女子的命运向来都是悲惨的。
  • 相思谋:妃常难娶相思谋:妃常难娶畅然|古言某日某王府张灯结彩,婚礼进行时,突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个小孩,对着新郎道:“爹爹,今天您的大婚之喜,娘亲让我来还一样东西。”说完提着手中的玉佩在新郎面前晃悠。此话一出,一府宾客哗然,然当大家看清这小孩与新郎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面容时,顿时石化。此时某屋顶,一个绝色女子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儿子,事情办完了我们走,别在那磨矶,耽误时间。”新郎一看屋顶上的女子,当下怒火攻心,扔下新娘就往女子所在的方向扑去,吼道:“女人,你给本王站住。”一场爱与被爱的追逐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