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连亏六年、高层大换血 迅雷还有戏吗?

第一财经2020-10-15 10:11:010阅

除了一次未涉及重点争议的采访,陈磊未对媒体有过新的回应。几天前,陈磊在一个据称是他与迅雷前高级副总裁董鳕设立的公众号中公开表示,近期不适合分享经历。

这次对陈磊的控告,也使迅雷成为了业内舆论的聚焦点。历经日活过亿、上市失败、流血再上市、职业经理人接手、股票暴涨、股票暴跌、职业经理人出局、离职老员工回归……迅雷一路风雨飘摇。

陈磊在位期间,all in云计算和区块链同时压制了部分会员订阅发展的空间。李金波执掌后,下载和会员订阅被重新更新。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关于会员订阅部分,迅雷新版本时隔4年重回iOS端。这一版本不仅仅提供单纯手机下载服务,还多了迅雷云盘的功能。

迅雷信息透露,自4月底陈磊已经与董鳕离境至今。北京嘉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孙红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陈磊作为犯罪嫌疑人,如果他一直没有归国到岸,法院是不能对其进行审判和定罪的,因为从刑事诉讼程序来看,任何人都有辩护权及其他的相关权利。

但从迅雷二季度的财报上看,迅雷账面上的资金却是一直在减少。杨柳表示,“钱越赚越少,就证明这个业务是在收缩的。迅雷一直想寻找一个新的增长点,比如发展出来另外一项业务,但这其实很难。毕竟内部这个盘子太大了,想要拉动下一轮的增长并不容易”。

玩客云被迅雷称为“畅快下载的私人云盘”,是应用于云计算领域的区块链应用。除了私人云盘的功能之外,更重要的是用户可以通过玩客云贡献自身的宽带与储存空间,来获取迅雷发放的链克(玩客币),换取迅雷会员、爱奇艺会员、京东E卡等200多种商品。

导读:历经日活过亿、上市失败、流血再上市、职业经理人接手、离职老员工回归……迅雷一路风雨飘摇。

其中在存储空间中,超级会员支持6T存储空间,非会员为2T。速度方面不限速,并支持视频边下载边播放,可下载的文件除了常规的HTTP和HTTPS,也包括BT、磁力、电驴等。

以下载著名但错失了移动互联网船票的迅雷曾一度迷失方向,曾经推出的迅雷金融、迅雷快盘、迅雷端游等系列产品均无疾而终。

彼时,链克据称最高时达到9元1枚,而玩客云亦水涨船高,最高时卖到数千元一台,仅仅在10天之内总众筹金额达到1088万元,超过原先目标100倍。迅雷股价一度窜升至27美元。

一则迅雷控告前任CEO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的立案公告,以及后续多项陈磊相关“罪证”的消息爆出,都使得迅雷及陈磊处于舆论风暴中心。

试图改进的迅雷

随着玩客云“变相ICO”的警告以及政策监管,一番波折之后,迅雷玩客云的热潮退去,迅雷与迅雷大数据内讧风波又起,迅雷股价连续下挫跌回3美元每股。链克后来转移至海南链享云,上了许多小型的币圈交易所。这也是迅雷高层换血之后,陈磊被迅雷追责“炒币”的原因。

据了解,李金波作为迅雷创始期元老,主导过多轮技术与产品创新,之后经历过多年连续创业,被业内称为最适合接管迅雷的人。李金波的Itui国际,与迅雷股东换股。而小米创投、金山创投、晨兴中国等均将所持迅雷股份转换为Itui股份,意味着李金波本人作为董事长与CEO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的强化。

然而,在2019年年报中,迅雷链的收入并未计入到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里,而其研发费用为6857万美元,占营收比例为37.8%。

一个月前,迅雷的安卓新版本紧随上线。另从官网公布来看,六年前深圳市政府批给迅雷的地皮用于建造迅雷总部基地,亦于2020年6月18日上午封顶。

通过收集用户闲置的资源,迅雷以星域云的形式整合起来卖给爱奇艺、小米、快手、360等B端客户,成为其高效的共享云计算服务(迅雷也称分布式CDN业务)。此时玩客云和星域云产品分别对接C端和B端,迅雷赚取“剪刀差”利润。

杨柳回忆道,今年4月的一个公司开放日中,新任CEO李金波第一次上台讲话时,并未提及任何战略上改变的问题。

净亏损进一步扩大的同时,营收却进一步萎缩。云计算、会员订阅、广告收入占据了迅雷营收的三大部分。其中,云计算和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的收入为8410万美元,同比下降31.3%;订阅服务收入为8150万美元,同比减少0.4%;在线广告收入为1560万美元,同比下降达到43.7%。

但迅雷今年二季度财报营收依旧在减少,总收入为4430万美元,环比下降8.3%。云计算及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2100万美元,环比下降0.9%。订阅收入为2070万美元,环比下降11.4%。在线广告收入为270万美元,环比下降30.4%。

作者 | 第一财经?易柏伶

连续六年亏损、高层大换血之后,迅雷在做些什么?公司业务重心、战略方向、商业模式有哪些变化?这些既是外界对迅雷疑惑之处,也是摆在迅雷面前的发展难题。

与此同时,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有所降低。研发为145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32.8%,而一季度为168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34.8%。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4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9.9%,而一季度为670万美元,占总收入的13.9%。财报称,费用减少主要由于该季度组织结构的持续优化,以及该季度进行的营销和促销活动减少导致。

几位密码学专家随之离职或者被“优化”。杨柳称,原本一批陈磊从腾讯云带过来的技术人员又回到腾讯云工作了,比如原迅雷链总工程师来鑫。“原来迅雷链项目100多位员工,现在应该只剩十几个人了”。

今年3月12日,迅雷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显示,迅雷2019年总营收约1.81亿美元,同比减少21.9%;净亏损为5316.9万美元,比2018年的净亏损3927.8万美元进一步扩大。

杨柳(化名)是迅雷旗下全资公司网心科技的前员工,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李金波上台之后,迅雷及网心科技目前的主营业务方向没有变。“共享云计算是盈利的,所以被保留下来,亏钱的是区块链。”

杨柳称,网心科技员工自5月份开始就一直在优化,从原先的400多人减到200多人,进一步降低开支,但留下的员工依旧能够按照每年一次调薪的机会提升了10%至25%不等比例的薪资。“迅雷的现金流还是挺稳的”。

迅雷曾经在给员工发送的一封内部信中强调要“迅速稳定业务”、克服诸多困难,把握时代机遇。这也是李金波上任后大战略方向没有改变的原因,而从产品的更迭亦看出迅雷内部在尝试优化。

李金波上台后,杨柳明显感觉到,整个迅雷链项目的人后期越来越闲。迅雷链有保留项目的就继续做,没有项目的就几乎停掉了,对于官网上依旧挂着更新的迅雷链业务,她表示,“应该是针对保留项目的”。

杨柳称,原本使用玩客云的用户越多,迅雷获得闲置资源的成本就会越低,其生意链条是有可能实现闭环的,但玩客云本质上并没有解决用户的痛点,没有了币的吸引,用户的投入得不到回报,对有的用户来说就成了没用的机器。

杨柳坦言:“陈磊确实是花着迅雷的钱养了自己的一批团队。我不太清楚他是否从中间牟取私利,但他的做法确实会伤及迅雷根本。”

本文字数:3063,阅读时长大约5分钟

惊人的研发费用

此外,孙红霞表示,需要知道犯罪嫌疑人出境的国家是否与中国有司法协助协议、引渡条款等,如果有引渡协议就可以引渡进行,如果没有就只能对其进行规劝或者等待。据悉,陈磊与董鳕出境时绕道香港去了美国。

杨柳透露,网心科技的研发成本一直以来都占据了80%的总成本,并聘请到数位顶级密码学专家。“网心科技的薪资以前对标腾讯,我们基础员工的薪资水平都是业内top5了,想来专家薪资水平的肯定也达到top5级别”。据称,这几名顶级密码学专家还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过文章,其中一篇还有陈磊作为作者署名。

随后,迅雷在区块链技术方面可谓孤注一掷。据了解,迅雷链陆续推出包括金融、民生、司法、医疗、政务、工业等六大核心领域的产品解决方案。其官网显示,迅雷称其在版权保护、溯源、公益、基因、供应链、新零售等十几个领域已经有实际落地方案。

陈磊在位期间,云计算和区块链成为了迅雷业务方向的救命稻草,作为其业务增长的发力点,其中云计算服务包括玩客云、迅雷链、星域云。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