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被网贷困住的90后:人均负债12万,“富二代”沦为“负二代”

新浪科技综合2021-01-11 20:18:260阅

待业一年中所有的租房、看病、医药等开销都来源于网贷平台,24岁的女孩宁愿向平台借钱,由于和家人、朋友的关系处于冰冻期,也不想回家与母亲和解。

他借钱的初衷不是为了满足物欲,也不是因为赌博或被诈骗,光宇站在负债者联盟小组的B面,而是为了致富。

他都在心里对自己说,就像每次清空购物车、买游戏装备时一样,这是最后一次。

download 图7/8
图源/Pixabay

打开手机里一个又一个的银行App,在父母的逼迫下,记下贷款金额和逾期利息,并向父母一一交代,谈凯第一次敢在家里摊开纸笔,这一笔笔钱都花在了哪里。

等待“负翁”变“富翁”

但是,一场责备后,所有人都没想到,包括谈凯自己,父母在短短的几天内,这并不是最后一次。向亲戚朋友借来钱帮谈凯清空了所有债务。

那一刻,“无门槛、低息、秒贷”“只要会呼吸就能借网贷”,谈凯只感到无法呼吸,他甚至都无法告诉父母,网贷平台的广告语如此轻描淡写,这次把钱花到了哪里。它们从来不会发出警示:贷款有风险。

”如果没有父母的不断兜底,孙平的资金链早就断了不止一次,他把父母也拉入了这个深渊,“一开始升级游戏装备只有很小一部分来源网贷,让自己彻底从“富二代”沦为“负二代”。十几万都来自父母日积月累的资金支持。

download 图1/8
年轻人为了奢侈品而排队 图源/东方IC

”朋友什么也没说,发来一张聊天记录截图,一次他向朋友借钱时说:“兄弟,谈凯数了数,谈凯几乎向身边所有朋友借过钱,他一共向这位朋友借了十几次钱,从几百到上万,在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里,每次他都向对方保证是最后一次。再借我1万过渡下,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这是谈凯父母替他背下一百多万债务的理由,有父母兜底,“怕孩子想不开自杀”,是很多网贷并不惧怕借给征信小白的原因。

其中提到,全国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为906.63亿元,根据央行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这是10年前的10倍多,这些逾期借款人中,而负债者联盟也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90后几乎占了一半。

孙平发现当他想在电商平台拍下一件上千元的羽绒服时,花呗无孔不入地填充着支付场景,网贷的额度就会跟着调高,一下子扫清了孙平的后顾之忧,从只对几个旗舰店开放到侵入年轻人吃穿住行的各个领域,他不得不重新按下借款的按键。甚至连朋友圈的代购也能用花呗扫码支付。

download 图4/8
图源/包图网

”母亲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在朋友的规劝下,先是狂风暴雨地将她骂了一顿,她害怕会出现雪崩的一天。“担心有一天家里人会接到催收电话,再是不相信地询问晓晓是否骗人,最终母亲心软了,晓晓决定把借贷的事情告诉家里人,她开始琢磨着向亲戚开口借钱替女儿还清部分债务。还不如事先坦白。

当网贷广告开始将目标受众定为更下沉的市场时,一线城市的90后已经背上了如山的债务。一个惊人的事实浮出水面,“农民工心疼第一次坐飞机身体不适的母亲便要升舱”“出身贫困的农民娶到了貌美如花的空姐”。

宝马3系没有卖,“如果催收的人来泼油漆,他们没有再责备谈凯,打人,消息立马会传遍整个小城,母亲大哭了一场,我们一家就不用做人了。160多平方米的婚房没有卖,父亲一言不发,父母只是断了给夫妻俩的零花钱,为什么?为了面子,只是凑来钱帮他一点点清空网贷。”

download 图6/8
图源/包图网

孙平曾有过与网贷决裂的机会,高价卖出游戏账号的那段时间,孙平手头流动资金依然比同龄人要高出许多,回忆与网贷逐渐深入捆绑的日子,但又因为萌生的欲望再次卷入网贷中。

起初,开通“分期乐”不到半年,孙平并不担心使用分期乐带来的资金失控,先从几百元的坐骑和服装买起,在他踏入成人世界前,家里给了他一笔5万元的理财资金。“当时的想法是等定期理财收益到账后肯定能填补空缺。”事情没有沿着孙平的设想发展,大二学生孙平终于闯入了网贷这个未知的世界,他甚至将5万元的理财本金悉数投入到虚拟的游戏世界中。新的游戏设备让他产生了自己是全场焦点的错觉。

这是他给90后“负债人”的忠告,“买房时预留2年房贷的现金流,也是给自己的提醒:从“负翁”变身“富翁”谈何容易。积极找工作”。

他用一张额度只有5000元的信用卡付了各种生娃的开销,“我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光宇刚毕业来上海闯荡,在一线城市也只找到一个小县城出来的老婆,两个人白手起家,2016年,生娃、买房,3000元的月薪还没拿到手,家里老人给了2万元,要是没有消费贷等各种信贷,结果入职第二天宝宝出生了,我们靠自己的积累不可能过上幸福的生活”。

(应采访对象要求,以上皆为化名)

虽然背负着上海、重庆和山东三套房的房贷,他将金融杠杆用到了极致,他仍旧可以维持一家三口的正常生活。

等谈凯推开家门,看到催收的人坐在客厅,催收的人便找上门来,房间里传出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他整个人瘫软在地,在他准备抵押婚房的第二天,脑袋一片空白。只有老婆和1岁多的娃在家。

”与各大网贷平台斗争快5年的晓晓被逼着领悟了此番道理,“你不能停下工作来,“一旦欠网贷了,一旦资金链断了就是滚雪球一样的利息。你就不能出现什么突发问题。”

02

因为害怕上征信,回到正轨后,晓晓从不敢逾期,除了每个月1000元的房租外,而且她会尽量选择全额付款,“最低还款表面上看起来还款压力小了,晓晓在杭州从事电商客服岗位,其实利率是最高的。剩下的钱全用来还贷。”

在负债者联盟小组里,当纵欲成瘾走向债台高筑时,年纪轻轻背上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负债,在失业、失恋等人生变故累加之下,极端者有之,很多人都不堪重负患上了抑郁症。

每当你将奢侈品、大宗消费品放入购物车,犹豫要不要付款时,谈凯的钱花在了哪儿,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就会贴心地为你临时提额,而且几乎覆盖你衣食住行及社交的互联网巨头都配置了现金贷,至今,它们并不惧怕你拆东墙补西墙,点外卖可以用美团月付,至少在催收这一环,它们比银行更了解你的真实住址,仍是一笔烂在他肚子里的糊涂账。买买买可以用支付宝花呗、京东白条,甚至比你更清楚你家人的账户余额和消费水平。旅游可以用携程拿去花。

根据2019年的统计数据,中国90后平均负债12万。

回到家后,谈凯开着宝马3系等红灯时,谈凯从小学同学群里加上了这位被遗忘的“老朋友”,还没有寒暄,这次刹车是一位小学同学帮他踩下的。偶有一次,他便开口向对方借2000元。偶遇了骑着电瓶车的小学同学,对方喊了一声“谈凯”便擦身而过。

作者:孙妍 徐晓倩

房贷选择固定利率还,侃侃而谈间,到底不超过4.6%,家电贷款用苏宁消费分期半年免息,2.9%等额本息还款,车贷算成砍头息成本是1%,他借过利息最高的贷款是装修贷,通过保险借的境外资金成本也控制在2%以下,算下来总负债成本在4%,光宇算了一笔账,资产负债率在50%左右。实际年化用irr计算是6%。

download 图2/8
图源/Pixabay

得知那一刻,谈凯居然没有一丝丝恨意,最终,反倒感到一身轻松。那位擦肩而过的老朋友没有借给他2000元,但却把他借遍朋友圈的事实告知了谈凯的父母。

如果选择上夜班就能避免食物的诱惑,考虑到当前还贷压力紧张,只需要下午一顿饭的能量就能坚持到第二天中午。在晓晓的支出明细上,工作时间从下午4点一直到凌晨12点。按照普通人的生活习惯,每天的开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顿被应付的午餐是一碗寡淡的手工面条,晓晓自愿选择公司的夜班岗位,或是一张1块钱的饼。正常上班时间包括了一日三餐。

03

“就连我每次想要买一箱抽纸,习惯了购买上千元的潮鞋和名牌包包,搜索排名第一总是偏贵的。”孙平感觉自己很难跳脱出来。所有电商平台都把孙平刻画为一个95后富二代的肖像,在他的手机电商界面里永远滚动着个性、高端产品,这是一个欲望不断堆积的过程。

这次他薅完了一圈网贷平台,谈凯点开了一个博彩网站,欠下了100多万元的债务。想要逆风翻盘,却掉下了更深的深渊。

这是光宇在拿着近百万年薪时打的如意算盘,但在经济下行的趋势下,五年负债后就可以考虑买第二套。打工人基本可以在无抵押情况下贷到一两百万,失业的他现金流越来越紧张,不知不觉中,三年月供跟房租打平,焦虑已经渐渐成为常态。基本一两年就能还上。

父母在接到催收电话后不想收拾烂摊子,那段时间孙平经常从噩梦中惊醒,甚至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download 图8/8
图源/Pixabay

3张信用卡,等到下个月的还款日就从新的借款平台补上,单个平台最多欠8万,3个网贷平台,最少2万,欠朋友现金3万,让她没想到的是以贷养贷的连锁效应已经超出她的承受范围,20万元的还债总额是她身体好转后收到的第一大噩耗。

大势不可逆,最容易改变的是自己,经济下滑是全球大势,不论是为了满足物欲而借钱,还是为了致富而借钱,后疫情时代,管理好负债已经成为90后人生里最重要的一环。消费金融依然是拉动经济的主力。

有豆瓣网友做过统计,在这个3万多负债人加入的群组里,还债史6年,公开分享的债务累计达到了1.7亿。在豆瓣负债者联盟小组里,欠债20万,晓晓的额度属于正常水平。

01

“违背父母的意愿和男朋友去到陌生的城市,当时把难听的话都说遍了,相恋多年的初恋男友选择出轨,感觉自己抵上了全部,2017年,很难释怀。”晓晓提起这段往事时,仍然有些情绪激动,晓晓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她还加入了豆瓣的失恋开导小组。并在三甲医院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

在孙平的还款计划中,在这之前他完全没有考虑过借贷平台的年利率,最煎熬的一个月内要还6个网贷平台接近8000元的贷款,超过孙平工资的一半以上。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的话,孙平复盘了在各个平台欠下3万多元的账单,孙平的最后一笔贷款会在今年10月终结。“年利率10%~36%,最夸张的借贷平台几乎触碰年利率的红线”。

他动了卖房的念头,但是如今变现已经没有当初想象中那么容易,非一线城市房产有价无市,最近,合伙买的房也不是一个人能做主的。

“刺激经济主要靠量化宽松,借来的钱只要够便宜,存起来的钱都是别人的钱。”长期负债的良好心态,通货膨胀会帮你还贷款。善用金融工具的老练手段,“只有借来的钱才是自己的钱,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位工作四五年却背着几百万贷款的负债人。”

来源:IT时报

download 图3/8
图源/《2020年第三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

“富二代”沦为“负二代”

赚钱的艰难远远超出他想象,直到2020年11月才拉下了减速挡,而且常常要经历997的拷打,尤其是办公室的大多同事都穿着企业文化服穿梭在工位上时,孙平不断在网贷深渊里下沉,穿上重金买下的名牌衣服显得格格不入。成功进入北京互联网公司IT部门后,扣除五险一金他每个月能拿到一万元左右的薪资。

每次谈凯因为债务问题与父亲激烈争执后,“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母亲都会在深夜多次推开谈凯的房门,装着给他盖被子,我对不起你们”,其实只是为了听听他还有没有呼吸的声音。

他也是各大网贷平台正在寻找的优质目标客户,生活在三四线城市,拿着微薄的工资,谈凯只是被平均的那一个,却过着体面的生活。

他从没有计算过,自己竟然已经欠了40多万元卡债,靠每个月三四千元的工资,在此之前,不知要还到猴年马月。

工具是无罪的,但它不是没有缺陷的,如果没有遭遇过极端的催收,毕竟它放大了欲望。被消费贷、现金贷拉入深渊的90后并不怪罪于平台,只怪自己没有自制力。

被出轨、抑郁症、20万负债

以4.5万元的高价卖出游戏账号后,分期贷的资金空缺也全部补上了。当放弃游戏中的高额设备时,孙平又通过买名牌衣服和鞋子来实现生活的满足感。比如原来可能只想买下一款鞋,不过,现在要把这一款鞋的所有配色全部买齐。第一回合孙平并没有与借贷平台纠缠太久。

在家待业让他失去了每个月稳定的生活费,而孙平的快递包裹却没有中断过,孙平只能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清部分贷款,债务的压力在孙平毕业后的暑假达到了顶峰,美团生活费、蚂蚁花呗、安逸花、58好借等多个借贷平台就成了资金周转站。

女生花几万元为爱豆打call、涂着贵妇面霜熬夜,男生花几万元买游戏皮肤、打赏主播,当人们在用物质表达“自我”的时候,但这种物质带来的愉悦感转瞬即逝。却创造出了一个心理“黑洞”。

因为车贷有厂家补贴,失业一年多,没有利息,光宇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再买一辆车,只要付2000多元金融服务费,最终银行放出的车贷比他实际支付还多一些,眼看房贷快还不上了,他便又有现金流还房贷了。

不过,晓晓已经找到了对待高额贷款的保守措施:逐个还清小额贷款平台,好不容易找回人生意义时,只留下一个利率最低的正规平台再慢慢还钱。“留一个平台的贷款总比多个平台要好,就算走到催收的地步,晓晓感觉自己的遭遇像《警察与赞美诗》的主人公,一个平台也比七八个平台要温和一些吧。”晓晓说道。眼下又是一个深渊。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